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南风:对当今中国大陆毛左现象的思考(图)

2019年03月01日


毛左旅游(网络图片)

今年9月9日,是毛泽东死去42周年,中共官方倒显得很低调,笔者当天晚上看《新闻联播》也没提毛的事。然而,民间社会倒闹得蛮欢。有些省市搞起了纪念活动,除湖南韶山,多数在北方,特别是河南省闹得最起劲,而河南又是在毛时代的重灾区,人民公社就是在河南发起的,三年大饥荒饿死人最多之地(四川第一),光信阳地区就饿死100多万,而人相食也多发生在这个地区。但毛粉最多的也是河南,这到底是个什么现象?很值得剖析一下。

一,中国大陆怀念毛泽东仍是一个“愚民现象”。

中国大陆民众怀念毛泽东,从根本上来说,是个“愚民现象”。一个国家的愚昧民众一旦占绝大多数时,对于推动民主进程是个很大障碍。中国是个悠久传统文化的古国,中华民族本是一个优秀民族,为何到今天成了一个愚民充斥的国家,优秀的人才越来越少,而愚蠢的民众越来越多呢?这个原因要从1949年说起……。

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后,毛泽东对中国的知识精英采取大肆地血腥屠杀,上世纪50年代初叶,土改、镇反、三反五反这几个大的政治运动将中国的知识精英从农村到城市几乎杀光。农村土改运动杀地主300万,代表中国的乡绅文化基本上消灭;城市镇反运动,将前国民党遗留人员(包括技术人员、医士、教员等)杀得所剩无几。余下的在后来历次政治运动中不断地从肉体消灭,直到文革,所剩下的一点文化精英,几乎剿灭干净。同时这些精英的后代越来越少,近乎绝种,如农村地富子弟因成份问题不能结婚,百分之九十打光棍,中共就是要他们断子绝孙。城市亦是如此,精英层的传统基因全部打乱,具有贵族血统的子女为了保命,要改变自己所谓家庭成份不得已与贫民通婚,中华民族优等种类质量整体下降。与此同时,中共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学苏联做“光荣妈妈”,号召所谓工人阶级、贫下中农拼命地生孩子,中国人口猛增,已达到六亿以上,几乎都是所谓工人阶级、贫下中农的后代。这批人因文化水平不高,甚至多数是文盲,最容易受中共哄骗。中共长期政治宣传,给他们“画饼充饥”,他们自认为是翻身得解放,当家作了主人。他们诚心拥护党和毛泽东,这种家庭的子女必然跟他们父辈一样,都成了中共的基本队伍。特别在毛时代的造神运动及不间歇地洗脑,加上中共极力打造“斯德哥尔摩现象”斯德哥尔摩现象在毛左队伍普遍存在。斯德哥尔摩现象是发源于瑞典,意思是“受虐狂”,指人一旦受到恐惧虐待后,其心理发生扭曲和变化,适应了这种虐待,不但不反抗,争取自己的民主权利,反而维护“虐待者”。你要去解救他,他们反而认为你多事,并且将“解救者”当成敌人。这种人在中国普通民众中不占少数,他们在毛泽东的长期高压下,已经成为习惯,现在不受点压反而不舒服。在他们心目中,民主、自由、人权这些都不存在,他们只崇拜权威,谁厉害我就崇拜谁。笔者对此现象作过观察,曾亲自接触过这种“受虐狂”者,这是一种贱民心理。这些人已经成为愚不可及的庞大队伍,他们对毛的崇拜已到了迷信地步。现在想改变他们的思想观念几乎很难很难。大陆学者周孝正教授曾提到“三个不可低估”,其中之一就有千万不可低估人民愚昧程度。

二,将国民整体变为愚民是共产极权国家的政治需要。

本来,一个国家要想进步,要想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必须提高这个民族的整体素质,特别是要保护好那些精英分子,并且要让这些精英得到传承,这也是《生理学》所说的优生优育。现在一些民主国家将那些优秀人才,(如科学家、发明家、高级知识分子)设立“精子库”,都是为了让自己国家多生出一些优秀人才。但极权专制国家恰恰相反,他们就是要将这些优秀人才从肉体上消灭,留下那些低素质的人群。为什么呢?简单一句话:为了好统治。因为他们知道,越是有头脑的人越难管理;越是愚氓越好统治,当年郭沫若拍毛的马屁诗“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孽必成灾。”便是此意。苏共垮台后被解密的“卡廷惨案”更说明问题,“卡廷惨案”是苏联内务部在斯大林批准下,于1940年4月至5月间对被俘的波兰知识分子有组织的大屠杀。1940年春,大约2.2万名在押波兰军人、知识分子、政界人士和公职人员遭到苏联军队杀害,这些尸骨后被发现。斯大林真实面目是,屠杀这些波兰人,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些医生、律师、大学讲师,是波兰的知识精英。杀了他们,就可长驱直入地占领波兰,再不会有人反对苏联。笔者曾经说过,专制集团为了他们的政权是不顾一切和不择手段的,他们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巩固他们的统治,为了权利他们不会考虑民族利益和国家长远的利益的,这是专制国家和民主国家的最大差异。毛泽东提出的以工人阶级为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就是以多数蒙昧无知的民众来压制知识精英从而达到统治的目的。这是一群目光短浅又穷凶极恶的卑鄙小人,为了他们的那个权位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毛泽东就是典型。毛发动文革就是为了那把交椅而置国家和民族利益而不顾,导致十年大动乱,给中华民族造成极大灾难性和倒退。毛之所以能发动文革,就是由于他执政以来,营造了一个庞大的愚民队伍,有了这个愚民队伍,就像当年慈禧太后玩弄“义和团”的拳民一样。今天这些毛左们仍然是中共当局的基本队伍,当局尽量给这些毛左一些空间,让他们仍存在幻想,如北京《纪念堂》那块“僵尸”至今停在那里,让那些毛粉去瞻仰;同时惩治几个对毛不恭的人以博得他们的欢心(如对毕福剑、邓相超的处理);总之,只要今天还是极权专制国家,他们一定要打压知识精英,扶持愚昧无知民众,习上台后,与毛氏路线基本无二样。

三,今天习当局秉承毛之衣钵依然大搞愚民教育。

要想让这个国家民众整体素质搞高,摆脱愚昧盲从必须提倡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只有这样才能让民众摆脱奴性,而达到这一点必须从教育上着眼。但专制国家最害怕的就是这一点。毛时代在青年学子灌输什么“驯服工具论”“螺丝钉论”论,今天习仍然继承毛的衣钵大搞愚民运动。

9月12日习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主题是谈党对教育的领导,要坚持党对教育事业的全面领导,突出强调党对于做好教育工作的极端重要性,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学校教育管理全过程,使教育领域成为坚持党的领导的坚强阵地。必须把培养一代又一代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作为根本的任务。坚定不移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自觉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等等。习搞的这套把戏并非是新鲜东西,毛早就玩过了。他只不过是将人们对毛的崇拜转移到对他的崇拜而已。只要这种愚民教育依然进行,人民永远摆脱不了愚昧,“毛左”将换成“习左”。在西方民主国家,搞个人崇拜是要受法律追究的,因为个人崇拜只会培养奴才,而这些“崇拜者”随时可能成为“独裁者”、“暴君”杀人的工具。德国纳粹党对希特勒的狂热崇拜导致二战发生;前苏俄对斯大林的崇拜导致了“大清洗运动”,几百万将士死于无辜;中国对毛泽东的崇拜,让中华民族遭受的灾难空前绝后,这些惨痛的教训如果再不吸取,悲剧随时可以重现。今天,习又重蹈覆辙,妄图学毛泽东,搞愚民中国,肆意推翻前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历史若干问题的决议》中对毛发动文革的结论,今年年初,将中学历史教科书有关文革十年改为“艰辛探索”;9月9日在毛42年忌日又公然将中国八年级历史教科书第八册涉及毛泽东错误发动文革修改为一个没有错误的“伟大领袖”来迷糊青年学生。习这样搞的目的就是想愚昧下一代,让中国再度成为一个愚氓之国,他可再作一次习泽东,民主派人士若不揭穿他的伎俩毛时代的悲剧很有可能会重演。

不过我们应当乐观的预计,中共当局的企图不会得逞,今天已非毛时代,今日已是高科技时代,互联网的出现已经彻底打破往昔的封闭局面,专制再想玩毛那一手已经不灵了,加上世界民主潮流已成大趋势,已经不可逆转,中国民众觉醒的程度加大,毛左现象只是一种回光返照,成不了正能量,迟早会作鸟散,愚民现象不会长久的。

 

——转自民主中国(2019-02-12)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6期,2019年3月1日—2019年3月14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