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聂作平:天朝底裤记

2018年09月18日

1、

一般而言,一个人穿没穿底裤,旁人不大看得出。即便春光易泄的炎夏,只要人家夹得紧遮得牢,哪怕没穿底裤,也宛如底裤在身一样肃然。

底裤嘛,圣人说得好:君子坦蛋蛋,小人藏鸡鸡。

不过,骗得了别个,骗不了自己。到底穿没穿,最清楚的是你自己。

我老家形容这种情况,有句很粗俗的话:屁眼儿夹屎心明白。

话丑理端。

2、

人如此,王朝也一样。

贴身那块布,对人而言,是底裤;对王朝而言,是根本,是里面,是底子,也是最后的遮羞物。

一个人无论多么西装革履,若没穿底裤,不仅不适,而且荒诞;同理,一个王朝无论外表多么光鲜多么绚烂,内里却连遮羞布也不要,这样的王朝,离寿终正寝就不远了。

3、

十九世纪以降,西人挟坚船利炮踏浪而来,其时,中国正处于一个以天朝自诩的时代:大清。

那时,大清刚刚结束了长达数十年的康乾盛世,从皇帝到官员,再到普通民众,大多还沉浸在天朝上国的迷梦中。

就好比底裤已烂成丝丝缕缕,却还努力炫耀不合时宜且沾满秽物的外套。

阿Q先生说:我们先前比你阔多啦,你算是什么东西。

4、

天朝的尴尬,最明白的却不是本该最明白的顶层,而是一些打酱油的人。比如龚自珍和赵烈文。这里拿老赵作例子。

常州人赵烈文,是著名的曾文正公的幕僚,两人关系介于宾主和朋友之间。

1867年,两人有一次关于天朝命运的谈话。

曾说,朋友从京城来信,说气象甚恶,明火执仗的案件时有发生,街上乞丐成群,甚至于一些穷人家的女人裤子也穿不起,总之民穷财尽,你怎么看?

聪慧如曾文正,也不过把这些异象当作孤立的治安事件和社会问题。

赵烈文却不这么看。

赵烈文竟认为,种种迹象表明,在“主威素重,风气未开”的前提下,只要抽心一烂,最多五十年,天朝就会土崩瓦解。

老曾不同意。

老曾当然有理由不同意。其时,太平天国已被剿灭,天朝与西洋搭成妥协,洋务正在兴起,整个国家呈现出蒸蒸日上的气象。这就是后人所说的同治中兴。

既然是中兴,是盛世,哪里会瓦解?

既然满身朱紫,上下名牌,哪里会没穿底裤?

老赵你瞎鸡巴扯。

老赵却固执已见。

后来的结果是,不到五十年,大清真他妈亡了。

5、

李鸿章是曾文正的学生,一辈子以老师为榜样。

不幸的是,他的时代稍晚,捉襟见肘,不得不沦为民众斥骂的汉奸。

对天朝已失去底裤的真相,他比老师看得更准。

公正地说,李鸿章在洋务运动上比他老师走得要远,他不仅搞洋务运动,甚至还一度派幼童留洋,西风东渐,风气非几十年前可比。

然而,出人意表的是,晚年的李鸿章却沉痛地总结说:

“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如一间破屋,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一净室……即有小小风雨,打成几个窟窿,随时补葺,亦可支吾应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预备何种修葺材料,何种改造方式,自然真相破露,不可收拾……”

6、

不妙的是,就像曾文正不同意赵烈文的危言耸听一样,当抽心一烂早已发生,另一个比曾文正还要大权在握的大人物,同样不相信危机迫在眉睫。

——没穿底裤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儿,能不承认就不承认吧。

天朝倒台前两年,张之洞劝监国的摄政王载沣重视舆情,尊重民意。

载沣满不在乎地回答:有兵在。

张之洞退而长叹:不意闻此亡国之言。

张之洞去世前,载沣去探病。他前脚走,陈宝琛后脚进,问张:监国之意如何?

张之洞沉默半天,长叹一声,说了四个字:

国运尽矣。

7、

关于天朝的底裤,赵烈文、李鸿章和张之洞都看得很准,也希望引起决策者的重视;至于比他们位更高权更重的曾文正和摄政王,他们到底是清楚天朝的底裤已然不存却不愿承认,还是压根儿就不明白呢?

曾文正大概是前者,清楚,但不愿承认;载沣大概是后者,压根儿就不明白他们的天朝正坐在火山口上,天朝的底裤早就荡然不存了,仅凭一身缀满补丁的袍子勉强遮羞,却自以为浑身上下都是熠熠生辉的名牌呢。

套用张爱玲的话说,没了底裤之后,天朝就是一袭华丽的袍,爬满了虱子。

很快,没了底裤的天朝就坠入深渊。

先秦时的曹先生曾经断言:肉食者鄙。以载沣视之,诚不我欺。

原创:聂作平 聂作平的黑纸白字

——转自赵群的博客(2018-08-0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4期,2018年9月14日—9月27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