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欧阳经华:恐怖的南京行——此文谨献给来南京关注王健案的朋友们

2016年12月08日

一、去南京

计划去南京参加南京公民王健的开庭申请旁听,顺便去上海、杭州、乌镇等地旅游。陪我同行的是湖北朋友孙德胜。2016年11月15日,从长沙黄花机场出发,中午约12:40,飞机在南京禄口机场降落,一路顺风。

我们哪里知道啊,在机场的出口处,有十来个警察,特警、和便衣国保(即中国的克格勃)虎视眈眈的在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不需要任何理由,我们2个在出口就被抓捕了,2辆车(其中一辆警车)把我们2个分开,拉到了禄口派出所,分开询问,做笔录。

这时候,我才明白抓我们的理由,原来是要阻挡我们参加公民王健的开庭旁听。国保田大队长明确的告诉我:“你们必须离开南京,你们要去哪里?我们可以给你们买票,送到哪里。”

“如果不离开,明天你们当地的国保来南京把你们带回去,你们是不受欢迎的人,几天以后,你们可以来南京旅游没有办法。”我和孙德胜商量了一下,取得共识:先去上海。

南京的3个国保把我们2人送到高铁站,给我们买了去上海的一等座票,送我们到车上,列车开动以后,他们才离开。

再见了,南京,我们还会回来的!

二、去上海

抵达上海是晚上七八点了。

联系的朋友不在上海,他去了乌镇,在那里被抓捕了,听说乌镇来了大人物。安检把他留下了,回不来,另外一个上海朋友接待了我们,在灯火阑珊处的一个酒店,她热情洋溢,把我们当亲人,她知道我们今天的遭遇以后,非常的气愤,为我们抱不平;晚上在一个宾馆的6楼休息了,我们已经非常的疲惫,可是,晚上怎么也不能入睡,多少往事涌上心头:南京,长江下游的古老城市,曾经是中华民国的首都,49年4月沦陷。

2008年,第一次来南京,瞻仰了中山陵、参观了总统府、中华门,夫子庙……

2014年的苏州4∙29大追捕以后,来到了南京,又是5∙1前夕,旅店爆满,南京公民王健给我们解决了燃眉之急,我和四川、广西的朋友们都还记忆犹新,在一起,还常常谈起此事,那一年,王健陪同大家一起游览,我帽子上的国民党国徽,就是在中山陵买的,我身体不好,年老体衰,王健一直零距离的陪伴、照顾着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他何罪之有?

我们没有忘记,那年秋天,参加一个浙江朋友的婚礼以后,来自全国各地的许多朋友,取道南京去上海,又是受到王健和南京朋友们热情洋溢的接待,之后,就没有见过王健,他被捕了,但是他积极主张的公平正义,他的坦荡胸怀,在建三江,在声援范木根的过程中,充分看出王健的睿智、和大无畏的气魄,我们都望尘莫及,他是我们的良师益友。

今年6月3日(六四的前夕)要开庭,我提前出发,没有想到,被放了鸽子,9月27日又要开庭,准备出发南京,又说证据不足,补充侦查,11月16日开庭,15日坐飞机来南京,一出机场,就没有自由,被驱逐南京,……越想越生气,一晚没有睡觉,我和孙德胜决定,重返南京。

二、返回南京

抵达南京是16日下午了,途中获悉,许多来南京江宁法院参加旁听的朋友都被抓捕了,请南京法院的法官告诉我:法院开庭参加旁听是罪吗?是哪一部法的第几条,第几款?庭审在继续,我们坐地铁、出租车,终于赶到了南京江宁人民法院。法院面前许多警察、武警、便衣国保,我还没打开车门,十来个穿黑制服的特勤围上来了,我和孙德胜第二次被抓捕,几个人对付一个,扭住我们的胳膊,往前推搡,孙德胜个子小,在我的前面,好像老鹰抓鸡一样,我风烛残年,没有力气,同样推搡。在南京法院前面的公路边,我大声呼喊:“反对暴力”,“文明执法”,你们听到了吗?

我们上车被押送到了东山派出所,押送我们的全是临时工,没有一个警察,临时工协警是没有资格执法的,南京的公检法,你们不懂?还是明知故犯?

在东山派出所里,我们看到了已经关在里面的12个来自山东、福建、江西、江苏、北京、浙江的外地朋友,还有从内蒙古赶来参加旁听的女同胞。监控这些公民的10多个人,全是临时工协警,没有一个正式警察,看来,南京的公检法全是法盲。协警是不能单独执法的,你们本身就在违法。

在这里,我告诉你们公检法,政法委:专制独裁的墙,倒塌的那一天,老百姓是要罚你们抄写宪法的哦。我可以告诉你们,来这里参加旁听、围观的,他们都是关心国家前途、命运、要求依法治国、要求自由民主、宪政、人权,要求政治体制改革的中国公民、是有独立思想的社会精英,

四、东山派出所

在东山派出所,被抓捕来的每个人都穿着仿制的假军大衣。疑似要搞军训了,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亲眼所见,原来是:被抓捕来的人,都要脱掉衣服进行检查,衣服脱光,一丝不挂,裤头脱到膝盖以下,检查以后才可以把裤头拉上来,衣服裤子放在一边,天气冷,发给你一件军大衣保温,女同胞也要经过这样的检查过程,不同的是:检查的是女的。派出所的女协警,要对内蒙古来的湖南女子玫红实施这样的检查,遭到了抵制,不予配合,也没有办法,女协警扬言威胁,你不服从,就喊男警察来实施,玫红坚决不从,最后不了了之。

我要忠告你们这些基层的公安干警,协警,你们不要助纣为虐,要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做人,不要做奴隶,不要做鹰犬。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我也要忠告政法委,公检法的官员们,你们是多大的官?比王立军的官大吗?周永康,周本顺,你们曾经的上级不都是阶下囚了吗?应该是前车之鉴,要善待老百姓,你们的任务就是保护人民,不要趾高气扬,不要欺压百姓,不要以为你们穿上制服了不起,人民为大,要知道,你们脱下制服就是一个老百姓,不要吃人民的饭,砸人民的锅,是人民养着你们,你们看着办。他们下台、被打倒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性不足,党性有余

五、离开南京

16日下午下班的时候吧,在国保田大队长指挥下,我们14个人,就要释放我们、离开东山派出所了,分期分批的,一个一个的送出派出所,征求你的意见,去哪里?送到火车站,或者地铁站、汽车站,然后自行自费买票,离开南京,我和玫红不一样,国保给我们2个买了去长沙的高铁票,南京采取了双重标准,是离间我们?相互猜测?还是人性发现,照顾老人,弱女子?不得而知。晚上,相互联系转告,南京的朋友,请大家吃饭,20来个朋友,欢聚一堂,有说有笑,郁闷、气愤、恐怖的气氛一扫而光。美酒、欢笑,握手,拥抱,……好像过圣诞节一样。感谢来自各地的朋友们,感谢南京的东道主,为远道而来的客人热情款待,直到深夜。有些朋友坐晚上的火车,离开了南京,我和玫红是第2天17号,把去长沙的票退了,去了杭州。18日游览西湖,19日去了乌镇,晚上10:30坐火车卧铺,20日早上8:00抵达长沙,前后六天,孙德胜去了江苏昆山,我们分开了,玫红和我在一起,直到长沙,她给我背包,一路同行,各方面照顾我,在此,感谢玫红。

我知道,我写了上面这些文字,有人不高兴,不是老百姓,是共产党的官员,特别是政法委系统的,要报复我请便,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做好了准备,我已经和邵阳绥宁的国保大队长说了,“我的余生准备在监狱里度过”。

2016年11月23日

——转自玫瑰中国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7期  2016年11月25日—12月8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