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彭小明:为杨舒平的真情实话大声叫好

2017年05月25日

美国马里兰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杨舒平(Shuping Yang)在毕业典礼上的讲话引起了接连不断的掌声和欢呼,也让主席台上的校长先生热泪涟涟。可是这样动人心扉的毕业讲话竟在国内外引起了所谓的爱国网友的大声叫骂。

就因为杨舒平说到了在中国出门总是要戴口罩,而当她刚一踏上美国的土地,就感到空气的清新和甜美。

这样感情真挚的发言为什么不可以?中国的许多城市都被雾霾所困扰,无数母亲们为孩子的呼吸徒唤奈何。难道杨舒平不可以把这样的真实感觉说出来吗?爱国就需要虚矫和伪饰才能符合爱国的标准吗?

更何况杨舒平要说的还不只是感觉上的空气的清新和甜美,她更要表达的是思想和言论的自由。她由衷地爱上了美国的自由空气,不仅仅是不用口罩的清新空气,而且是每个人都可以自由表达意见和意愿的自由空气。每个人,我和你,我们所有的人,都可以参与讨论,都可以推动社会的需求和公平。这才是杨舒平讲话的重点。从她的讲演中,可以感受到她的英语很少国人的口音,可以感受到她已经深得美国学界自由的精神。她毫无顾忌地直抒胸臆,没有瞻前顾后地考虑什么感谢党、感谢祖国、感谢什么领导人,她说出了自己心头想说的、最有感触、最有心得的心声。让一位刚刚毕业的女孩子保持她自然天成的想法吧!难道中国社会真的需要那些从小就善于窥测领导意愿的政治世故型毕业生吗?

杨舒平的讲话并没有直接抨击中国的现实政治。可是每一个独立思考的人都不难想象,在中国很多问题都是不可以讨论的。中国的人大代表代表人民吗?党代会选出的领导人是人民选举出来的吗?党委的纪委和党纪可以凌驾于宪法和刑法之上吗?……

零八奥运期间,一位留美女同学王千源说了一句让西藏问题的争议双方展开对话的建议,竟遭到大量留学生的围攻、谩骂和人肉搜索,她在国内的父母之家竟遭泼粪和死亡威胁。今天的杨舒平同学刚刚毕业,如果她选择回国发展,希望中国当局拿出宽容的度量,给予切实的保护,不要再让义和团式的社会面貌再次暴露在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面前。

大量的中国异议人士就是因为发表过这样那样的批评中国党政事务的言论,于是就失去了返回家园的权利。报国无门,有家难回。中国政府采取的手段是吊销护照,这种方式是希特勒发明的,首批使用就用以对付当时流亡北欧的勃兰特等人。这位勃兰特就是后来在波兰死难者纪念碑前下跪并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德国总理。

每一个中国人都知道中国有不少美国朋友。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埃德加∙斯诺和李敦白是其中最为著名的,前两位堪称是家喻户晓。安娜的丈夫是苏联共产党员,她本人也是共产主义者;斯诺不是共产党员,但他是持续介绍和宣传中国共产党人的左派记者;李敦白则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共产党员。历届美国政府都是反对共产主义的。但是没有一届政府组织对他们的围攻和谩骂,更没有吊销他们的国籍和护照。

斯诺在欧美出入境自由,李敦白文革后携带妻儿一同返回美国定居安享晚年。中国党政当局能不能学一学美国政府的作为,以行政垂范来抑止一下愤青们的过激言行?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0期,2017年5月26日—6月8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