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齐家贞:墨尔本奋战《洪湖赤卫队》(图)

2018年11月14日

中共以文化艺术交流之名对西方行意识形态渗透侵略之实,澳洲首当其冲受害最深。

2016年9月,中共决定在悉尼、墨尔本举办音乐会纪念杀人魔王毛泽东逝世四十周年,澳洲价值联盟(Australian Values Alliance—AVA)应运而生,团结澳洲华人强烈抗议多方阻止,演唱会胎死腹中。

2017年2月,维多利亚州长丹尼·安德鲁(Daniel Andrews)邀请中国芭蕾舞剧团到墨尔本演出宣扬杀人放火的《红色娘子军》,AVA立即展开网上提案签名,并于演出当日组织了抵制法西斯芭蕾的抗议集会,悉尼朋友一行14人驾车一千公里前来,布里斯本、阿德莱德均有成员到墨市声援。我们的决心和口号是:“守护澳洲价值,保卫澳洲家园”!

hellen_1.jpg

2018年,中共决定11月4日和7、8日先后在悉尼与墨尔本上演鼓吹暴力歌颂“两把菜刀闹革命”的土匪杀人犯贺龙的《洪湖赤卫队》,AVA设立的网上签名抗议,有二千九百五十个名字。


洪湖赤卫队剧照

“经典”歌剧《洪湖赤卫队》由湖北省演艺集团主办,澳丰文化承办,湖北省歌剧舞剧院推出,到悉尼、墨尔本“全球巡演”。

《洪湖赤卫队》的英文是《Red Guards on the Honghu Lake》,后来他们把“Red Guards”“赤卫队”三字取消,变成“洪湖”《Honghu Lake》——向“天鹅湖”靠近,做贼心虚欲盖弥彰。他们宣传该歌剧的主题是“为自由而战、为希望而战(Fighting for freedom、Fighting for hope)”,使西方人联想起美好的绿林英雄如英国罗宾汉(Robin Hood)等,他们把行侠仗义劫富济贫惩治坏人的个人英雄行为与共产党有组织有纲领的暴力集团行为相提并论,假借罗宾汉们的“孔雀毛”装扮《洪湖赤卫队》的乌鸦,以售其奸达到洗脑西方的目的。

《洪湖赤卫队》应该战斗在没有自由、没有希望的中国大陆。中国大陆,谁“为自由而战,为希望而战”,谁就被关押被肝癌被脑癌被肉体消灭;中国大陆,2020年全面完成管制监视每一个中国人的Digital Watching System(数码监控系统);中国大陆,正在不停地朝着黑暗后退越来越没有自由没有希望。中国大陆,最需要《洪湖赤卫队》去为自由而战,为希望而战!

享有完全自由、生活在希望阳光下的澳洲人问,你《洪湖赤卫队》跑来干什么?

AVA的签名提案指出:“这部歌剧是中共统战政策下对澳大利亚的无声入侵(Silent Invasion),其真实意图是输出中共意识”、“掩盖中共大外宣的真实用心”。

中共选择2018年11月7日这个日期,是何用意?

它在这一天隆重推出鼓吹暴力革命的《洪湖赤卫队》,是为了纪念俄国十月革命爆发100周年!

经典歌剧就经典在这里!

1917年11月7日,苏联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由马克思主义政党领导的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此暴力夺取政权的样板瘟疫般从苏联蔓延到亚洲、东欧和南美洲:中国、东德、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匈牙利、南斯拉夫、波兰、阿尔巴尼亚、北朝鲜、北越、柬埔寨、老挝、古巴等组成的“社会主义大家庭”,制造了二十世纪人类历史空前的浩劫,据不完全统计,共产主义极权国家被迫害致死的人数超过一亿五千万,共产铁蹄下的人间悲剧和猪狗不如“非正常活着”的人以数亿、十数亿计算。

灾难并未结束,它延续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包括十四亿人口的中国,北韩、古巴、洪都拉斯等,尽管为数不多,但祸害极大。中共就是ISIS,是21世纪的NAZI!

《洪湖赤卫队》邀请了澳洲指挥家Vanessa Scanmell客串指挥,那真是“将你的骨头熬你的油”,卑鄙啊,恶毒啊!

悉尼、墨尔本蒙羞;澳大利亚蒙羞!

11月7日星期三下午6:00—7:30Pm,AVA在Melbourne Recital Centre音乐厅举行抵制法西斯歌剧《洪湖赤卫队》的抗议集会。集会当天的中午前后,天色昏暗风急雨骤,大家很担心来人无几。可是,在“捍卫澳洲价值”理念的统领下,依然有华人、藏人、越南人背景的澳洲居民公民近九十人无惧风雨到场参加。抗议者们展示一米二高、三米五宽的八幅中英文横幅,上书:“中共希特勒歌剧《洪湖赤卫队》滚出澳洲”、“中共的红色歌剧是糖衣包裹的砒霜”、“澳洲人站起来,阻止中共的侵略”、“专制独裁的中共比ISIS更邪恶”(英文内容同此),并且印了一千张传单,800张英文,沿途散发,另有八面澳洲国旗,两幅藏旗,一幅台湾国旗,一路招展。

天公作美,抗议集会进行的时候天气放晴,抗议集会刚刚结束,黑云汇集雨滴洒落。


抗议的人们在墨尔本艺术中心集合,准备出发。

人们在墨尔本著名的艺术中心(Arts Centre)集合,穿上文化衫,依次排队,展开横幅,精神抖擞纪律严明整队出发,沿途发放传单,高呼口号,朝丽希桃音乐厅走去。

领呼口号的藏人年纪轻中气足,口号简短有力,男女老少响应者众。

过路人驻足观望,有的人拍照留念。


行进途中


抗议人群在墨尔本丽希桃(Recital)音乐厅前一字排开

悉尼蒋先生飞来墨尔本参加抗议。来墨市之前,他于11月4日在世界闻名的悉尼歌剧院打响了抗议《洪湖赤卫队》演出第一枪——在歌剧开场首幕进入高潮灯光转亮之时,他不失时机从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站起来,走过25个座位到了侧面人行通道,挥舞中华民国国旗并高喊“打倒共匪,还我中华儿女民主自由”——观众注意力被他吸引,场内轻起骚动,有人解释这是台独分子所干,蒋先生在保安的簇拥下走出剧场,门口的三个保安里,有人对他伸出大拇指。他带来的文化衫给墨尔本增添“弹药”,衣服前后两面分别用中英文写着“抵制共匪,保卫自由澳洲”(英文同)。之前,我们低估了参与人数,没想到45件根本不够,应该加倍。

七点钟左右,抗议者举起了三面旗帜,澳大利亚、台湾和藏人。AVA在今后组织的活动中,将联合更多过去“社会主义大家庭”里的“难兄难弟”,俄罗斯、乌克兰、东德、波兰等等,除了现在的藏人,还应该有新疆、蒙古等“同是天下沦落人”的少数民族参与,让更多的旗帜在澳大利亚蓝天自由飘扬。


澳洲、台湾、藏人国旗。

一位五十来岁的男士问,我有两幅自制的标语,可不可以参加进来?当然,欢迎欢迎。他把标语做成背心状,从头顶套下去,戴了个大口罩,把帽子压低。“背心”前面的中文:“不怕你录像。卑鄙并且残暴de中共=罪恶”,背后英文的前两句:“Don’t Video Me, Chinese Government. I’m Scared, and I’m Angry.(中国政府,你别录我的像。我惧怕,我愤怒。)他正对剧场大门站着,时不时调整前后的中英文标语交替面对人群。

观众们从抗议人群的“Cold Welcome”(冷欢迎)步入大厅里等候,透过玻璃门窗可以继续看到外面“中共希特勒歌剧《洪湖赤卫队》滚出澳洲”等横幅,可以继续听到外面“中共,可耻;中共,可耻”的吼声,也许有的人心难平静,不得不想想这一切是为什么了。


不得不想想这一切是为什么了


从里往外看,观众的心情再难平静。

有个中国女人对我说,你们疯了。我答,跑到澳洲拍中共的马屁,是你疯了还是我们疯了?

确实有个中国年轻男人疯了,进场前,他把一个燃着的烟头朝工作人员小罗掷去,骂了句下流话。说时迟那时快,几个抗议者包括一个老人即刻冲到门口抓住他评理,不准他进去。开初这个家伙很凶,一把推开老人几步之遥——我方有人拐他一脚,撑他一拳就在所难免了,其余几个围住他大声责问,旁边有个年轻人帮肇事者强词夺理,大家更加怒气难平,双方互不相让,“战争”一触即发。抗议者人多势众毫不示弱,两个家伙软了下来,在同伙的推搡帮助下躲了进去。

高大肥胖的门卫一直在忙,隔在两个青年与抗议者之间,两边劝说,还不断向我们道歉,要求平静:“Peace please, peace please. I’m sorry.”我说,你不需要道歉,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他回答,我知道,我知道。整个插曲发生得很快也结束得很快,相信正在现场采访的ABC电台记者和我们的人,都把这个风波录像下来。警察被越南团体的领导人招来,他们通过电话已知发生的冲突,相信警局已有记录。但愿朋友们作一下人肉搜索,让肇事者原形毕露。

这次抗议有个喜人的消息,过去不曾注意。几个人从St. Kilda 大路折进音乐厅Sturt路口时,远远望见抗议队伍:不看了,不看了,回去吧——可能是大量发出去的招待票,他们本来就不很情愿来捧场。还有两拨人,前后走过音乐厅右侧门——两个横幅迎候在此,手拿中英文传单的朋友上前发传单:“你们为什么看这种宣传共产暴力的歌剧啊?”答:“我们其实也不是很喜欢共产党。”“你来看戏就是对它的支持了。”“是吗,那我们怎么办呢?”“退票啊。”“好,我们退票去!”

抗议的人群里,有的年纪很大健康不是很好,其中一位女士,站立不住不得不坐着坚持。所有参与者无论男女老少,都全身心投入,全程参与,直到活动结束,有条不紊排队离去。

AVA感谢每个人的参与,感谢每个人的奉献,“红狼”胆敢再闯澳洲家园,我们下次再见。

行为艺术男士“背心”上最后那句英文:“You are Powerful and You Are Evil.”你霸道,你是恶魔。

霸道的恶魔天时地利人和已与它背向而行,在世界各地特别是美国,已成为挨打冠军,这次,他们来墨尔本也挨了打,“多行不义必自毙”,它正在自掘坟墓。

作者惠寄(2018-11-14)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8期,2018年11月9日—11月2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