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荣剑:我们还将在“二手时间”里生活多久?

2018年07月12日

6月29日下午,朱学勤教授在天则所做了题为“四十年和二手时间”的学术讲座,他提供了关于时间政治学的一个独特分析框架,将二手时间定位于新的统治者只能在前任统治者的时间里运行,不敢或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手时间。以时间政治学的标准来判断,邓的改革开创了属于他自己的一手时间,但改革在1989年便已终止,以后在改革名义下所发生的种种变化都不能称之为改革。江的三个代表原来有可能开创一个新的时间,但迫于“理论政变”自己怯而止步,而其继任者更是不敢越雷池于一步,江湖时代只能算是邓时代的二手时间。至于当下,那是毛的二手时间。讲座叙述新颖,引发热烈讨论。我对朱学勤教授的演讲作了如下评议:

学勤兄的讲座,讲得非常精彩,我还是第一次听,在40分钟里提供了这么大的信息量,而且“二手时间”的概念非常好。你说了,这样一个观察的视角,你找了10多年,这本书(《二手时间》,[白俄]S.A.阿列克谢耶维奇著)突然给你一个重大启发,启发你形成一个有关历史和当下的系统性思考。

时间的概念,也是我一直在考虑的问题。秦晖那本书《帝制的终结》出来以后,开了一个研讨会,请了我们几个人去做点评。我对秦晖的书总结了三个概念,一个是逻辑性,金观涛曾对我说过,他对历史了如指掌,但是对近40年来的改革逻辑始终没有搞清楚,究竟是什么样的逻辑在支配中国的制度演进、变化和发展,最终导致目前的这么一个结局?这个困惑有普遍性,我相信目前这个结局在五六年以前大家谁都没有想到,可能只有少数先知想到了。

第二概念就是时间性,我在2012年写了一篇文章叫“80年代的出场与返场”,其中我提出一个概念,2012年的时候我对未来5年、10年是有一个预期的,这个预期从2012年开始算,把未来10年看作是80年代延长的10年。因为对新的领导人的出现还是抱有一个比较高的期待。认为他们都是来自于80年代的改革氛围,积累和承载着与80年代相关的一些记忆,他们是不是有可能把80年代已经中断的改革继续延续下去?这是关于未来10年的概念。

2012年,我在哥伦比亚大学和黎安友有过一次对话,这个对话在《领导者》杂志上发表了,当时在讨论的时候,确定想做一个研讨会,主题就叫“only ten years,只有十年”。那天一个朋友也在场,我说他也只有10年,在这10年里如果不能完成新的制度转型,那就让下一代人按照他们的方式去推动中国制度的变化。章立凡在2012年的时候有一个预判,所谓“5年看改、10年看埋”。我在和黎安友的对话中也谈到了这个问题,未来10年里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关于时间性的一个基本判断。第三个概念就是偶然性,历史的突变是由偶然性决定的。我认为这三个概念,在研究历史时,构成了一个基本的史观,比较重要。

从上述史观来看,我同意学勤兄的基本判断:中国改革在1989年已经终结了。去年还是前年,蔡霞老师在深圳创新研究院做一个课题,每年出一个改革报告,2016年的改革报告和2017年的改革报告,蔡老师写的是党建部分,写得非常好。我和蔡老师私下讨论时,我不建议在目前的环境下继续讲2016年还有什么改革、2017年还有什么改革,因为改革已经没有了,在改革名义下所发生的所有事情,实际上都是反改革的,或者说是不改革。

比如说在十八大之后,三中全会和四中全会提出了两份关于改革的纲领性文件,三中全会提出了60项改革,四中全会提出了以法治建设为主导的改革方案,如果按照这两个改革的纲领性文件推进改革,我们现在当然还可以说中国还在改革,或者说80年代延长的10年开始了。但是,实际上这两个文件已经被束之高阁了,已经基本上被废弃掉了。因此,我们面临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把它明确地讲出来,中国的改革在1989年是否已经终结?至于后来所发生的这些事件怎么来判断?是不是可以称之为后改革?或者给出一个其他的名称。

关于改革的“二手时间”,涉及到一个时间改变的问题,的确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大问题,涉及到一个新的统治体系形成的合法性。朱老师刚才提到,新常态后来不说了,现在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时间概念,这就是所谓的新时代。我认为他想创造一个属于他的时代,以区别于以前的旧时间。

这个新时代肯定是反复琢磨出来的,思想入宪了,思想前面有一大串定语,定语中最重要的词就是新时代,核心就是新时代。新时代元年不是在2012年而是在2018年。新时代是不是二手时间?还是说创造了新的一手时间?这是需要深入探讨的。1989年以后的20年时间里,经历了江的时期和胡的时期,这20年仍然是在邓的框架里运行,他们没有突破这个框架。按照我的说法,这是一个权威不断递减的权威主义,邓、江、胡有一个延续性。但是,2012年以后,或者从2018年开始,这个时间段怎么定位?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个新时代究竟是新极权还是新权威?有不同的说法,比如新极权、超极权、后极权或者后威权,诸如此类的概念都提出来了。这些不同的概念至少表达出一个共同的看法,现在我们所面临的这种制度安排,可能是一个新的东西。

还有更极端的说法,比如说红色帝国,我们在海外看到诸如此类的说法。参照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这些制度现象,来勘察中国现在的制度安排,这些不同说法是可以做一些参考,但究竟怎么定位中国新时代的新的制度现象,还需要政治学家、历史学家共同进行深入研究。

大概是在去年还是在前年,马国川一本书出来后也搞了一个研讨会,提出了一个问题:计划经济不过存在20年的时间,中国居然花40年的时间还在改。这就提出了一个改革的悖论。在这个研讨会上,我提出这么一个看法,改革已经终结了,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现在面临着从改革到转型的这么一个过程,就是说我们现在是一个转型的时代,而不是一个改革的时代。转型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在所有旧体制向新体制转变的过程中,社会的转型包括制度的转型是世界第三波民主的大趋势,中国在这么一个过程中。

对社会转型怎么看?仍然涉及到时间性。我们刚才所说的时间概念是一个比较短的时间,就是说我们在10年内观察,按照朱老师说的,世界上平均的改革时间只有7—8年的时间,如果不能在10年内解决问题,改革要么就是失败、要么就是成功。但是不管是改革成功也好、失败也好,社会转型的时间恐怕要大大超过改革的时间,这是一个长时段的概念。历史上中国经历了两次大的社会转型,一个是殷周之变,建立了西周封建制,还有一个是周秦之变,从春秋以来一直到秦帝国的建立,然后是汉承秦制,建立和完善了帝制,一个帝国制度。

第一次社会转型即殷周之变,究竟延续多长时间?我们现在不好说,现在可以判断的是,周秦之变持续了大概将近500年,从春秋开始一直到汉帝国。第三次社会转型,从晚清开始,是现代之变,要从帝制转型为现代国家,这个转型的时间恐怕大概需要300年时间。如果从1840年的洋务运动开始到现在,中国社会转型只是走了半程,走了150年的时间,后面是不是还要走150年?这听起来很悲观,我们有生之年看不到中国现代转型的完成。但是,有一个很乐观的技术条件出现了,这就是互联网,互联网这么一个技术条件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它使得整个制度的转型时间有可能会大大缩短。

讲到这里,我还是要回应朱老师关于“二手时间”的观察,中国的确到了这么一个关键的时刻,很多朋友也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都对当下面临的这些情况感到不可思议,感觉到变化的临界点已经越来越近了。按照任何的分析工具去分析当下的状况,你都会觉得这种状况是无法正常维持下去的。如果说这种状况能够正常维持下去,还能延续30年——就像沈大伟宣布中国即将崩溃的时候,最后还是说了一句话,说这个变化可能还需要30年——那就不是崩溃的问题,而是一个缓慢变化过程。如果说在社会转型已经具备了所有的条件时,中国还是无法完成转型,那就要回到李楯老师提出的问题,可能就是一个人种的问题了。中国的国民性经历了两次大的灾难性的炼狱,第一次当然是文革,第二次是在这种没有制度约束、法律约束和道德约束的市场化进程中下所形成的国民性扭曲。这是中国无法正常完成制度转型的一个人种的原因。在所有已经完成转型的国家,比如韩国、日本、土耳其、西班牙的转型,包括南美军政府国家的转型,他们都能够通过差不多20多年的时间完成这个使命,但为什么中国就是转不过来?中国何时能够完成现代转型,现在仍然没有答案。中国是不是还要长久地生活在二手时间里?
 

——转自三民主义交流网(2018-07-1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9期,2018年7月6日—7月1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