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施家润:警惕香港规划自主全面失守

2017年01月11日

施家润(《香港革新论》共同作者)

上星期,香港与深圳签署合作备忘录,在落马洲河套地区共同发展创新科技园。根据协议,落马洲河套地区的业权属于香港特区政府,可让特区政府全权发展河套地区(特区政府需要负责整个项目的基建开发费用),避免了在土地业权不清下,河套地区发展因两地同时宣称拥有土地业权而出现的法律风险。但软件上的政策安排,以致发展模式,皆是跟随回归以来中港融合的大主轴,冲击香港在《基本法》下的规划自主和城巿管理格局。

譬如说,政府提出将来的创新科技园内,会提供河套区出入境的便利安排,容许特区政府与深圳政府认可的人员,以类似APEC商务卡,令他们通关时更方便。这种行政便利的安排,须小心处理,否则既会影响本地人才就业,亦导致大量非本地人员从内地涌入,最终香港的创科人才变成最大输家。诚然,香港作为国际城市,原则上必须吸纳世界各地人才;但香港不同于伦敦、纽约等人口完全自由流动的大城巿,香港在《基本法》下拥有完整的出入境和居民户籍制度,因此在对外吸纳人才之余,必须同样照顾本地人员的就业机会,港深创新科技园能否做到这种平衡?

再者,创新科技园背后牵涉到香港与深圳的经济互动,特区政府已明言“落马洲河套地区邻近深圳,而深圳近年的创新科技发展出色,在此地发展创新科技,令两地有协同效应”。回归以来香港一直走在中港融合的道路上,不少的政策互动(如CEPA及自由行),带来中港两地更为频繁的经济活动,亦逐渐改变香港的城市发展和空间布局,假如创新科技是香港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那么河套地区发展创新科技园,正正代表整个香港经济进一步北移,只会令香港的经济自主全面失守。当香港经济全面向北望、而失去全球视野之时,我城的自治空间又会剩下多少?

最后,创新科技园项目的制订过程,充满各种疑团。河套区的发展在香港社会讨论已久,政府就此曾多次咨询公众。其中,2015年2月政府公布河套地区公众咨询最终结果时,曾计划把整个河套区87公顷土地,22公顷划作高等教育用地,高新科技园区只占8公顷。但现时政府突然将河套地区变成占地87公顷的港深创新科技园,霎时间就把历时数年的公众咨询结果一笔勾销,当中政府基于什么理据,自行改变公众咨询结果?

主权移交以来,粤港、深港、泛珠三角区域、沪港合作、京港经贸等区域平台,在没有港人的监察下,到底改变了多少香港原来的发展计划?特区政府的规划自主还剩下多少?香港需要面向中国,但更需要走向世界。如果香港不能自主规划城巿发展,即使有天民主普选实现了,香港人也不可能真正自治。

——转自2017年1月10日《苹果日报》网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0期,2017年1月6日—2017年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