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孙文广:透视胡石根,要把一生献给中国的民主转型——论709大抓捕(图)

2016年09月01日

我的好友胡石根,在709大抓捕中入狱,判刑最重。2010年初遇老胡,后多次相聚,我每进京必定见他,他经过山东会到我家住宿,对他逐步有了些深层的认识。

胡石根简历

1979年他以高分考进北大中文系,七年后,硕士毕业。1986年到北京语言学院(现改大学)任讲师。1992年因纪念六四和组织社团被捕,判刑20年,罪名是“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坐牢十六年, 2008年减刑释放。2015年709被捕,2016判刑7年半。

2010年。老胡和赵昕等一些朋友,在济南为我组织庆生聚会,我们初次相识。一般人长期坐牢,会思想呆滞,行动迟缓,但老胡精神状态极好,反应敏捷,谈吐中显出睿智。

关于纪念六四

2011年我陪家人去北京看病,再与老胡相聚,并和他俩人去天安门广场散步,这次谈得比较多。主要谈纪念六四。这也是以后见面的重要话题。他向我介绍90年代初,曾设计用直升机撒传单,纪念六四,后来这成了判刑20年的“罪证”。但是纪念六四在全国薪火相传,至今没有中断。以后俩人的共识是,当前纪念六四应采取分散小型的方式,也可以每年六四时节,分散去天安门广场。开始不要太张扬,只要人到心到相聚就好。看来他考虑目前的条件,已经放弃了1992年纪念六四求大、求轰动的想法。

2012年北京聚会

2012年我陪老伴去北京找名医会诊,请老胡代办挂号。当时我已被严密监控,有人建议绕开国保,夜里买票去北京。我打电话和老胡商量,他的意见是:直接告知国保,看他们怎么说,结果国保同意我们去北京,但要派俩人“护送”。我告诉老胡,请在旅馆订两个房间,一个我们住,另一间住国保。当时预约北京名医很难,要到黑市上买票,这些事情,老胡都做得很漂亮。我们到北京,他同徐文海(医科大学毕业,因为参与民运,被判刑开除公职),俩人一起接站,送到旅馆。几天看病都是他们陪同,犹如自己的家人。随去的国保都对他赞叹不已。

次日晚间,老胡组织了一次欢迎聚会,要我告诉国保。国保同意聚会,但是要派人参加,我们表示欢迎。聚会参加者有多位律师朋友,还有民运人士欧阳小戎、李海、刘荻等,尽管警方有人在座,大家还是各自作了介绍交流了看法。在当时的条件下胡石根能够组织这样的聚会是很难得的。后来我才知道,胡石根在北京组织,策划了很多种聚会,有的定期,有的随机。外地异见朋友到北京也经常去找他,他像一块吸铁石,吸引了各地的“访客”,有人没钱住旅馆,就在他家打地铺。

胡石根善于包容

在我们的朋友中,有人反对上访,对访民不尊重,说他们只追求个人利益,不愿与他们合作,胡石根的看法不是这样。他认为访民房子被强拆,土地被强征,奋起反对暴政,我们应该支持,访民在打压中提高了觉悟,成了大变革的推动力量,我们应该团结他们,我和胡石根的意见是一致的。

关于宗教问题,从交谈中我发现胡石根尊重不同信仰。他是基督教家庭教会的长老,但是他很尊重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大家聚会的时候,从没听到他有传教的讲话。他尊重不同信仰的人,也尊重没有宗教信仰的人。

2014年济南聚会

2014年老胡等人来济南,参加我的庆生聚会,朋友80人聚集一堂。当时北京气氛已很紧张,老胡摆脱监控,上午乘高铁来济南。整个宴会都受到国保密切监视,我们在楼上,席开9桌,楼下国保摆了两桌,晚上九点我把老胡送到西站返北京,后面警车紧紧跟随。宴会中胡石根第一个发言(有视频),在众多国保的关注下,他的讲话冷静、沉着,寓意深刻,对大家都起到鼓舞作用。也让国保挑不出任何毛病,真是很难得。

透视胡石根

通过几次交往,我感到胡石根是在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锻炼出来的一个很见地的,很有才华的代表人物,正像二十二年前判决书所说的,他是个“组织领导”者。他在1994年被判刑20年,长期的监狱生活,使他有时间冷静思考很多问题,也使他更加成熟,善于和各种人物相处共事。

2008年出狱后重回北京,在他的周围聚集了一批民运人士、人权律师、访民和宗教界人士,他们经常相聚,交流信息,抱团取暖,激发思路,坚定信仰。胡石根不但有思想而且有组织能力。处事非常圆融,灵活机动,能够团结很多人,善于通过协商解决问题。

采取“认罪”策略,无可厚非

他第一次判刑20年,减刑4年提前出狱。我也坐过8年牢,对监狱生态有所了解,如果在狱中,坚持不“认罪”,减刑根本是不可能的。

老胡坐牢从92年开始,那段时间社会上的信息来源已经多元化了,他争取早日出狱,可以接收更多信息,可以保持与社会的接触,他当时采取灵活的“认罪”方式是可以理解的。

这次老胡被捕,面临判处重刑,他再次采取些灵活方式,不上诉,承认自己“抹黑公安,抹黑政府,抹黑司法”的“罪行”。这些策略,使他判了7年半徒刑,如果形势有了重大变化,或者他在狱中再灵活一次,很可能获得保外就医或提前释放,老胡的“认罪”,应该无可厚非。

坐牢后,各人情况不同,采取策略,因人而异,因为反极权坐牢,是光荣的事,判决书也是个毕业证。

应该抛弃中共的“坐牢文化”

多年来在中国形成了一种“坐牢文化”:坐牢要表现出英雄气概,视死如归,要向江青主编的样板戏中的李玉和学习,坐牢就要把牢底坐穿。在文革中不少人受到这种文化影响而葬送了生命,我们现在应该反思这种坐牢文化。

这种文化影响了很多人,很多先知先觉者惨遭杀害,有些人在被枪决之前,还切断喉咙,防止她走向刑场呼喊“反动”口号。

王酉申是华师大物理系学生,他在毛泽东死后的1977年4月被枪决:判决书上的罪名竟是,“恶毒攻击伟大领袖”,“吹捧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恶毒攻击‘反右派斗争’‘文化大革命’、‘批邓斗争’”。他死后四年,1981年被平反昭雪。枪决时不满32岁。他是很早醒悟的一个青年,如果当时,他讲些假话,表示“悔罪”,很可能保住性命。当时上层就有对他判死缓和死刑的争议。

中共的“坐牢文化”由来已久,1936年,共产党有61个高级干部包括薄一波,被抓进监狱,为了让他们出狱,中共高层决定他们可以,写悔过书,发表“反共启事”出狱。但毛泽东在“文革”中翻脸,说他们是叛徒,把这些人又关进监狱,在全国开展大批判,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的罪名就是“叛徒、内奸、工贼”。

中共的战场文化,战死不投降

在朝鲜战场上,中国志愿军有二万一千人,成了联合国军的俘虏,停战之后,征求这些人的意见,是去台湾还是回大陆?结果有多数人,愿去台湾,到了台湾受到热烈欢迎,没有任何歧视。而回大陆的少数人则一律开除军籍、党籍,按内定反革命处理,每有运动,都要批斗一通。后来去台湾的俘虏回大陆,衣锦还乡,老战友相遇,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形成奇观。

根据中共的战场文化,战士在战场上只能拼命,宁当烈士不投降。但是,根据普世价值观,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战士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投降。美国的军队就有规定,战士如果弹粮绝尽,或者与上级失去了联络,是可以投降的,战争结束,俘虏依然可以荣归故里,受到欢迎,这是一种人性化的制度。中共在战场上的拼命文化和日本军国主义的武士道精神有类似。

提出国家转型三大因素意义重大

胡石根提出“公民力量壮大、统治集团内部分裂、国际社会介入”系国家转型的三大因素。(摘自709案判决书)

这些内容胡石根当做“罪行”承认下来。认真分析,这不是“罪行”,而是对转型博弈的战略分析。

现在中国存在两股势力。一是维持现有体制(一党专政)的体制派,另一派要求变革现有体制,这是推进民主转型的反体制派,或叫变革派。两派相争,决定胜负的就是胡石根提出的国家转型的三大因素。

公民力量的壮大主要变现在民间的觉醒和民间的聚集,这是推进民主化转型的基础,脱离这个基础的速成论和悲观论都是不对的。

当局内部的分化(或叫分裂)会启发民众,这也是必然趋势,“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历来如此。中共1949年建立政权之后,有过几次大的分裂,五十年代毛泽东和国防部长彭德怀的分裂,彭等被打成反党集团。六十年代毛泽东和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分裂,刘等被打成反革命集团。七十年代初,毛泽东和二号人物林彪之间的分裂。

1976年又有打倒江青反党集团的分裂;这次分裂带来了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1989年又有了邓小平和赵紫阳、胡耀邦之间的分裂,赵紫阳的“罪名”之一就是“分裂党”,从历史上看赵紫阳是正确的,六四运动冲击了旧有体制。

中共历史上的分裂,使得民众逐步认识一党专政的祸害,削弱了统治者的权威,也分化出一部分积极力量。这都会推动社会转型。

国际社会介入 促进中国进步

二十世纪欧美民主国家,对中国的影响和介入更是具有积极的意义。二战打败日本军国主义,没有美国的介入,何来抗日胜利。

上世纪50年代,民国政府退守台湾金门马祖,中共要进攻进金门马祖,国军死守,共军企图在海上切断国军的供给。美军派军舰介入,为国军运输船护航,结果保住了金马,也保住了民国在台湾的统治,以后转型成为发达的民主社会。这是一次美国海军对中国内战的介入。发达民主国家对中国的介入必将成为中国转型的强大助力。

至于意识形态,科学技术方面的介入,意义更是不可低估。

从各方面来看老胡提出民主转型的三个因素,对推动中国的转型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可惜的是他只能用认罪的方式通过官方的媒介表达出来。

为了事业不愿成家

关于家庭问题我曾问他,快60岁了,是不是考虑成个家,还给他介绍了一位女士。但他一口回绝,根本没有意向。现在看来他的想法,也很现实。他知道自己从事的是个很有意义也很危险的事业,他不想给别人带来痛苦。他自己准备坐牢,如果有了家庭孩子,那么受到伤害的不是他一个人。所以他的选择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别人负责。

709大抓捕,很多人关了一年多,家人四处奔走打听,有的拖儿带女他们的痛苦可想而知,被关押者何尝不是压力山大。去年我与老胡失去联系,多方打探,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看来老胡对这种可能出现的状况已经早有预见。

胡石根是铁了心,要把一生献给中国的民主转型。

2016年8月31日于山东大学
电话:13655317356,0531-88365021

(国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1期    2016年9月3日—9月15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