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丹:金钱外交有用吗

2016年04月21日

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外交政策发生重大的变化,其基本特点,就是一改邓小平制定的“韬光养晦”的战略,转而走上扩张之路,四面树敌,到处出击,甚至整军备武,有逐渐走向用军事手段处理外交问题的趋势,因而习近平的时代,被成为“野心时代”。为了完成这样的扩张主义的外交政策,习近平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一招,就是大搞金钱外交,到处撒钱。

就以最近一年为例,我们就可以看到中国花在金钱外交上的金额是多么的庞大:习近平2015年9月访美和参加联合国会议的时候撒出大把钞票:承诺向非盟提供一亿美元无偿军事援助;向“中国联合国和平发展基金”提供10亿美元,为发展中国家加强妇女能力建设工程提供1000万美元,2030年前对最不发达国家投资120亿美元,成立“南南合作援助基金”,首期提供20亿美元;免除最不发达国家、内陆发展中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截至2015年底到期未还的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在非洲,仅以安哥拉一个国家为例,据估计中国自2003年以来约向其提供的石油支持贷款就达到200亿美元之高。在亚洲,仅以巴基斯坦一国为例,习近平就承诺给予400多亿美元的援助。中国方面对俄罗斯也非常慷慨:根据《詹氏防卫周刊》及俄国《莫斯科时报》的报道,中俄双方可能会完成四项顶级合作,包括现代化米-26直升机,它将是重型直升机的轻型版;以及中俄共建月球基地,中国希望在中国生产俄罗斯太空火箭;中俄将联合开发一款长途、宽体大型客机,可载客250-280人,更重要的是,俄国国防出口公司同意出售中国4-6套S-400型防空系统,该系统是目前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之一,可以在四百公里范围锁定多个空中目标。这些军事销售的金额虽然没有具体数字,但是其巨大是可以想象的。

对一个大国来说,金钱外交不能不说有的时候是非常管用的。中国对英国的投资,达成了把英国拉入亚投行、让美国失去一个盟友就是成功的例子。但是外交不仅不是经商,外交属于国际政治领域,换句话说,各国在外交上进行决策的基础,当然有金钱可以决定的成分,但是也有很多因素,是用金钱投资的方式无法掌控的。最近的一个例子是:据媒体报道,希腊领导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总理齐普拉斯去年7月同意,继续前任中间偏右政府开始的一系列基础设施私有化政策,以遵守和欧盟、国际货币基金(IMF)、欧洲央行等国际债权人达成的第三次纾困协议条款,即出售国营企业资产来取得资金。在这次出售潮中,中国当然也不会袖手旁观。中国国有企业中国远洋海运集团以3.685亿欧元拿下希腊最大港口彼里夫斯(Piraeus)港口管理局67%股权,4月8日正式签约。齐普拉斯、中国远洋海运集团董事长许立荣以及希腊私有化机构负责人,8日在雅典的总理办公室签约。根据协议,中国远洋将以2亿8050万欧元收购彼里夫斯港51%股权,再以5年时间以8800万欧元收购剩余16%股权,未来10年完成3.5亿欧元投资。齐普拉斯表示,这项协议将有助于缩短中国通往地中海和中欧的丝路距离,“希腊欢迎能带来发展的投资,只要他们尊重环境和劳动关系”。这项交易完成后,中国远洋将全面控制这个希腊通往亚洲、东欧和北非的门户,掌控彼里夫斯港的跨洲海运,以及往希腊各个岛屿的旅客轮渡业务。不过在签约那一天的会场外,却遭到数百位希腊码头工人激愤抗议,大呛“为什么要让中国成为彼里夫斯港的经营者,而不是希腊国家本身”、“这不是特许,这是直接贱卖属于希腊人民的资产”。担忧工作不保的情绪扩散,抗议者甚至和镇暴警察发生扭打,货柜码头区也因工人罢工而停摆。目前事态还在发展中,最终中国国企也许还是能拿下这笔交易,但是从这个例子我们已经可以看出,中国海外大笔撒钱,也许对对方的国家经济发展有利,但是却同时也可能影响到当地的社会公平正义。这是中国政府可以不顾的,但是西方国家却不能视若无睹。撒钱外交遇到的困窘,由此可见一斑。

此外,撒钱外交在中国国内产生的副作用也值得关注。对于中国经济下行,但是仍然在海外四处撒钱,以达到外交目的,中国国内民众当然会有怨言,毕竟中国自己还有很多需要钱的地方。无论是失业保障,还是医疗补助,无论是免费义务教育,还是贫困地区发展,都面临资金缺口的问题,但是官方媒体却宣传“要算政治账”:《环球时报》就把人民的怨言视为“民粹主义”的表现,认为“中国社会要迅速摆脱对外援助的那些钱能在国内做多少事的简单计算方式,决不可让民粹主义干扰国家的外援计划。如果舍不得外援,根本就没法在国际社会混……外援的好处很多时候是不能大张旗鼓宣扬的,那样做会导致严重负效果。中国舆论应配合官方的对外援助,不具体细究为什么,在一些敏感问题上不坚持刨根问底。”

这一段话真是可圈可点。且不说官方连人民问一个“为什么”的权利都公然否定了,这段话中有两条还提供了丰富的信息:第一,“如果舍不得外援,根本就没法在国际社会混”,这等于公开说,中国在国际社会只有靠撒钱才能存在感,什么大国地位,什么中华文明,只有人民币才能让中国在国际社会“混”下去。想一想也好笑,《环球时报》有的时候还真是诚实得可爱。第二,官方把中国人对撒钱外交的不满称为“民粹主义”,其实等于从另一方面承认了怨言是广泛存在于民间的,如果只是少数人抱怨,就不会是“民粹主义”了;这一点,很可能正是中国撒钱外交面临的最大隐患。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81期,2016年4月15日—4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