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丹:委内瑞拉的启示:人民上街是改变政权的唯一方法

2019年01月29日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1月23日,成千上万的抗议者走上委内瑞拉首都的街头,表达对执政党和现任总统马杜罗的抗议。在如林一般举起来的支持者的手臂面前,35岁的反对派领袖自行宣布担任“临时总统”,并立刻得到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拉美邻国的承认。委内瑞拉当局的统治面临严峻的挑战,政权轮替将很有可能和平成功。委内瑞拉发生的事情,再次告诉我们一件事,那就是:只有人民上街,才是改变政权的唯一办法。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不仅在类似中国和北韩这样的专制独裁国家,人民没有办法通过选举等体制内手段改变政权;就是在民主国家,人民上街也是最有效,最直接的政权轮替方式。委内瑞拉并不是完全的专制国家,它早就具备了完整的宪政民主制度。但是民主制度并不能保证一个腐败了的政权,可以自行修正自己的错误。在查韦斯四任总统任期和他的接班人马杜罗的任内,反对派不是没有试图通过选举的方法推翻他们的统治,但是都无法撼动对方,这里有委内瑞拉选民非理性选择的原因,也有反对派不能团结一致推出共同领导人的因素。

接下来,委内瑞拉反对党继续探索体制内解决问题的方式,并得到了大部分民意的支持。2015年12月举行的国会大选,反对派在167席中一举获得112席,控制了国会。外界以为这样,就可以有效遏止现任政府的反民主行为。但是2017年8月18日,马杜罗也是利用体制内手段,宣布成立制宪大会。这个制宪大会,拥有直接立法权,等于剥夺了国会的主要权力,使得民意无法通过体制表达出来。而在政府的操作下,另一种体制内的手段—司法也没有能够发挥作用,最高法院反对国会行使推动政权轮替的权力。就是在这样的穷尽一切体制内手段,仍然无法迫使已经失去民心的政权下台的情况下,人民采取了行动。在反对党的号召下,成千上万的民众走上街头,这才有了全世界都看到的令人感动的一幕:年轻的反对派领袖自行宣布接掌政权。

目前,委内瑞拉的政权轮替是否能够顺利实现,还是未定之数。除了军方的支持现任政府的立场是否会改变这个关键因素之外,美国和拉美邻国的态度,例如是否会出兵干预,其影响也至关重要。但是不管怎么说,长期困扰委内瑞拉的政治僵局,目前看已经有了解开的希望。失去国际主流社会的承认,面对大规模的街头抗议,现任总统马杜罗的未来前景不妙。纵使他能够勉强维持着自己的职位,但是他的统治也已经不可能顺利进行下去了。而这一切,都是在人民大规模上街,和平展示民意的前提下发生的。

常常有人说,人民上街是激进的抗议方式,容易引起大规模暴力冲突,破坏民主进程。但是其实,古往今来,绝大多数的政权轮替都是在人民上街的情况下发生的。没有人民上街这样的压力,很少有统治者会主动下台。同时我们也看到,体制内手段在没有街头示威的支持下,也很容易被各种政治操纵所击败。人民上街固然可能导致大规模暴力冲突,但和平游行迫使政权和平轮替的例子也所在多有,而体制外的街头抗争,会为体制内的反对派提供机会,只有这样的机会才可能导致体制内的反对得到成功。这,就是为什么人民上街才是改变政权的唯一方法的根本原因,而委内瑞拉发生的事情,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1-2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3期,2019年1月18日—2019年1月31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