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德邦:深切缅怀北师大绝食志士曹守礼先生(图)

2018年10月24日


1989年北师大哲八五级毕业照部分师生

1989年中国涌现众多爱国反腐的民主志士,他们为民请命,舍命一搏,有多少人因此陨命,有多少人留下残疾或落下病根,但他们却默默无闻,然他们的高贵品德,堆砌着一个时代的精神高度,最值得后人特别记取。前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89届学生曹守礼先生当入此列。

倘若曹守礼先生不那么为民请命而决绝一搏,应不至英年早逝。

初识守礼是1986年9月北京师范大学秋季入学时,其1.80米的魁梧身材与浓眉大眼是山东汉子的标配,让人过目不忘。

守礼原本是师大哲学系84级学生,大一时因患肝炎而休学一年,复学加入我等85级大二同学。他虽后到,实为学长,又加年龄稍大(出生于1963年),稳重持平,于是许多同学欲选他出任班干。他却坚辞不就,直陈自已身体欠佳,力所难及,恐负众望,但同时表示会尽已所能,协助班干做好工作。后来几年事实证明他践履诺言,为班中张罗各种事务,不逊于班干劳碌。

守礼身体欠佳,但学习不怠,涉猎知识面广,遇事勤于思考,对事物见解多有独到,故每每于学习讨论或班级活动时发惊人之语,有发聩振聋之效。也因此,他有时言词剥到同学甚至老师颜面。但他一心求真,襟怀坦荡,自信无私,对于他人看法概不为意。记得一次上认识论课,他竟与名师袁贵仁先生当堂辩驳,以致面红声高,场面激烈。过后有人劝他,他以“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应之。

由于当年师大哲学主要就是灌输马列一套,对此守礼极为郁闷,认为老马连抄袭老黑、老康等前贤理论尚缺系统,多断章取义,无据发挥,演绎不严,归纳不周,难以服人,其中一些论断,遗害有目共睹,然师大一些博学之士,竟愿充任传声,而学生为应考试,也多不辨真伪,致使谬误流播,互害相残。为此他一度想罢考以抗,但后又想那太消极,应借答论解题,坦承己见,驳斥陈论,以正视听,结果招致老师约谈,但最终他居然还得以过关。这在今日大学实难想像。

守礼大学五年,始终未向组织递交申请,这在学马列哲学的学生中实属异象。期间虽多次有人奉命找其谈话,言明是否申请是态度,是否批准是考验,有态度则示力争进步,可入档案,供将来分工或晋级参考,但守礼全然不为所动。直到大学毕业,70多名同学就只有我俩始终没有递交过申请,因此被视为不给组织面子。

忧国忧民的士子情怀使守礼常切齿于世间不平事,磨损着胸中万古刀。

1986年底,南国多地学子为民请命,振臂于街,要民主,争人权,求自由,促改革,致朝野震惊。消息传感至京,同舍诸公为此事争论不休,褒贬不一。守礼拍案而起,慨言人生于世当效范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岂可计较于个人得失而忘天下大义?经他一吼,争论顿休。

1987年元旦前夜,京城狂风暴雪,师大一批学子午夜踏雪而行,去人大,上北大,进清华,呼号心声,助推文明,步行50余里。

当晚,守礼拖着病弱之躯,于风雪中前后奔走,照应同学,鼓舞士气,全然不知疲惫,不惧遭人摄像,不虑秋后算帐。随后被约谈时,他据理力争,拒不屈服。

当年学子一呼,胡公因此下野,后赵公秉承宽容,对参与学生免于追究。守礼方得脱身。

疾恶如仇而宽厚善良的曹守礼,在现实生活中屡屡遭逢挫伤。

87年春的一天中午,他满面铺血被人驾出餐厅,送往校医院。原因是他看到一体育系男生将刚打好的饭菜倒扣在餐厅窗台上,对这浪费钱粮又影响卫生的行为,守礼上前质问“怎么能这样?”,结果招致那人猛力一击,将眉心打裂,鲜血直流。

如此流血事件,自然惊动了学校。学校马上成立调查处理小组,追查事件原委,最后结论是责任全在体育系那学生。守礼受伤后面临破相,自然内心气愤、难过,也曾希望学校能依规惩处行凶者。然而,当那行凶学生跑来道谦,乞求谅解后,守礼居然跟前来征求他意见的老师求情,让学校本着治病救人精神从轻处理那学生。

守礼儿童时代曾因家庭经济困难而投奔远在黑龙江的伯父,在那上两年小学中结识一个对他有过关心帮助的女同学。在阔别近10年,守礼考入师大后,他费尽周折联系上那高考落榜已待业在家一年的同学,鼓励劝劬她继续求学,为她搜集邮寄各种资料,后双双坠入爱河。大二暑假,守礼千里迢迢赶去黑龙江相见。大四时,那最终放弃高考而在当地就业的同学竟忽然嫁给了一个商人,使守礼倍感受伤,但很快他就以“爱就是为她幸福”并在床头大书“罢了”二字,以促自己放下这段尘缘。

1989年大学毕业前夕,中国发生深远影响世界的八九反腐爱国民主运动,守礼为促成高校对话代表团与中央的对话,于5月13日首批加入了绝食。一周后,他是被人用三轮车拖到师大西南楼下,又由人搀扶着回到227宿舍,其形容消瘦,让同学不敢相认。

但守礼仅卧床几日,稍作调理,就又强撑身躯前往天安门照应外地学生。

5月底,守礼肝病复发,不得不回校治疗。我前去探望,他说自己因蕨食身遭重创,或许不久将远行,但绝无后悔,人生于世,为义而亡,死得其所。我劝其安心静养,直言国难当头,轻言生死,有卸责之嫌?他深以为然,决志与病一战,力争他日有为。后守礼转回老家调理,得以避过北京六四大屠杀一劫。若他留在京城,以其性情,定然不得幸存。

6月下旬,学校进入紧张的毕业分配阶段。我原本定下前往一军队学院任教,但因事件遭遇毁约。正在我不知何往之际,守礼几番劝我奔鲁,最后他以“你我相近,将来或有可为之时”使我下定前往山东决心。

到山东枣庄单位报名第三天,我就见守礼从淄博赶来,两人在铁道游击队陵园中徘徊畅谈,展望家国愿景,虽心中压抑悲愤,但仍涌动豪情。于是彼此相约重点研读一批名著,思考一些问题,随时交流心得,共探时困出路。

果然,守礼离开枣庄一周,便寄来洋洋洒洒十页长信,纵论天下,指斥权贵。随后每周他必有来函。

几月后,他来信说自己在学院讲课颇受欢迎,(守礼分到齐鲁石化管理学院,事实就是齐鲁石化专门培训企业干部的党校),已经赢得一批企业中层干部的认可,大家正不定期组织些读书交流与问题研讨活动,照此发展下去,三年五载后就可初成气候,凝聚起齐鲁石化中一批正直热心、有责任担当的年青有为干部,为社会进步做些事。随后,他隔三差五就有这样那样的一些喜讯传来,使我在孤寂痛苦中倍受鼓舞。

我几番信中问及他身体情况,但均被他忽略。直到1992年春节,我前往淄博为他几个月前的结婚送上迟到的祝福时,才听他太太说,守礼经常忙得不顾三餐,没有日夜,已经出现过咯血情况,亲戚朋友怎么劝他都听不进去。

我后来私下追问守礼,自那场劫难后,身体究竟如何?他坦承身体没有恢复,现在只是用生命与时间赛跑,侥幸或于有生之年得见理想初成。可见他正以命相搏。

1993年,守礼喜得千金,从此常以“革命后继有人”自慰,但工作学习上更加玩命,理由是要给孩子朗朗乾坤。

1993年5月,我因那场劫难而被剥夺上人大研究生资格后,愤而南下海南。临行前匆匆去信守礼简告情况。到海南几月后再电话联系守礼时,他说当日得我信后,就立刻打电话找我,但一直无法联系上,于是他连夜写了30多页的长信,用快递送往枣庄,以期劝阻我南行,然而,那信到时,我早已离开。既然一切已成定局,他唯告我,无论碰到什么困难,随时可北上淄博,断不至挨饿受冻。

1995年我遵父命回乡成亲。守礼闻讯设法汇来半年工资,并来信陈述自己得评中级职称,工资有提高,家中装了电话,生活大有改善,嘱我有什么困难尽管告知,同时不忘劝勉我别放弃思考与学习,或许将来有用时。

1998年元月,我因经年压抑,气结于胸,致肺破裂大出血住院抢救,忽一日接到守礼电话,他说自己正在济南医院住院,从我妻子处知道情况,相约通个电话。于是两个病榻上的难友,用极其吃力的话语交流着,鼓励着,未了,守礼说或许这次命运跑不过时间了,但不管如何,一息尚存,就决不言放弃。此言既是自勉也是勉我,但谁想这竟成守礼在世给我的最后遗言。

一个月后,接到守礼太太电话,泣告守礼已离开人世。我因病体未愈,又因债台高筑,身体与经济都无力支撑我前往山东祭送,唯有面北焚香洒酒痛哭为祭。

倏忽二十载,我颠沛江湖,疲于奔命,搬家无数,也遭几度抄没,竟再找不到守礼亲人们的联系方式,心中悲苦,常于午夜梦回,辗转难眠。特为此文,以祭故人。

2018年10月
 

——转自民主中国(2018-10-2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6期,2018年10月12日—10月25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