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德邦:中国绕得开“六四”这道坎吗

2016年05月31日

一、中共当局对“六四”问题的“拖”字诀

曾有国保在与我谈及八九“六四”那场屠杀时当面直言:“再熬过十几年,你们都六十多岁了,到时就不会再有这番热血了。”

这是句很普通的话,在某种程度甚至可以说是国保出自人性的一句话,是一种人之常情的陈述,但是,恰恰是这句平常不过的话,却泄露出中共当局长期以来的决策天机,那就是对待“六四”问题所采取的驼鸟政策——拖!拖到当年的这批学生老去,拖到当年这些热血青年血冷,拖到时代遗忘了那场血难,拖到民族麻木了那份伤痛。

应该承认,中共当局这“拖”字诀政策是成功的——转眼就拖过了27年。27年啊,对个体人生已经耗尽了最宝贵的年华,将当年那些风华正茂的大学生已经熬成了斑斑白发的半百老人。而更惊心的是,通过这拖过的27年,已经将当年那些热血青年中的绝大多数熬去了锋芒,熬掉了锐气,熬成了麻木与冷血。而今他们大多数已在与社会一同竞争着堕落,比拼着冷漠。这在某种程度上佐证了当局“六四”拖策的英明,更坚定了当局继续拖的决心。

然而,中国真能将“六四”问题最终拖过去吗?真能最终将“六四”如同尘埃淹没于历史长河吗?真能无声无息地绕开“六四”这道坎吗?

二、没有一个民族与国家可以长久绕开历史正义的审判

从人类历史来看,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与任何一个民族能够绕开自己历史的罪错而若无其事地永远前行,即人类历史从来没有能长久绕开过正义的审判。没有一个!在此远者不说,就是当代世界走向民主化过程中的如下几起民众要求民主而遭当局镇压的事件,无不最终都是该国(地区)客观面对,给予平反昭雪后,才使该民族得以重生而实现民主转型。

布拉格之春:1968年1月开始的捷克斯洛伐克国内的一场政治民主化运动,后遭到苏联及华约成员国武装入侵告终。21年后的1989年柏林墙倒塌,苏军撤出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之春”案得到平反,捷克才实现民主转型。

台湾的美丽岛事件:1979年12月10日的国际人权日,在台湾高雄市以《美丽岛》杂志社成员为核心的党外运动人士,组织群众进行游行及演讲,诉求民主与自由,终结党禁和戒严,结果遭到台湾国民党当局的镇压,大批党外人士被逮捕,并被进行军事审判。到10年后的1990年5月20日,李登辉就职中华民国第八任总统,同日签署美丽岛事件的特赦令,美丽岛政治犯重获自由,从此台湾走上民主之路。

韩国光州事件:1980年5月17日,升为中将的全斗焕宣布全国扩大戒严,逮捕要求民主选举的反对党政治人物金泳三、金大中等人,要求大学停课,派军队以暴力镇压光州的游行示威者,造成数百人死亡,几千人受伤。7年后的1987年,新任总统卢泰愚致公开信给受害者家属,认同“光州事件应被视为民主化过程的一部分”,从此韩国步入民主时代。

可见,无论东欧还是韩国或台湾,在实现民主转型中都走过由当局镇压到后来平反昭雪的过程。这个过程说明民主潮流的不可阻挡,民主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符合广大民众的利益,符合人类文明演进轨道,是正义的。民主转型的国家不管经历多少曲折,拖延多少岁月,仍必须回到追求民主的原点,直面历史问题,正视民众诉求,还民众以正义,才能开启一个和解文明希望的新时代。

三、“八九运动”的正义

1989年春夏,中国出现以青年学生为主体、全国各行各业人士参与的、自发的、因纪念胡耀邦而掀起的爱国民主运动。这场持续五十天的运动,从诉求来看,集中于“反腐败,争民主,要人权”,无疑是中华民族走向现代文明的呼声,是反映了中华民族历史发展的需要,符合中华民族长远而广大的利益,是正义的;从采取的方式来看,学生与市民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主要通过向中央上书、上街游行、静坐绝食、要求对话等形式,来推进中国民主改革。应该说这一切都是在宪法赋予的权利范围内行动,不存在对国家政权、社会秩序和人民工作生活造成直接威胁,是完全可以通过和平协商与对话的方式予以解决的。

然而如此诉求正义与方式合宪的爱国民主运动,最后居然遭到了中共当局出动野战部队的残酷镇压,导致成千上万无辜者的伤亡,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六四惨案”。

四、27年来中华民族的灾难

1989年“六四屠杀”至今已经过去27年。27年来,中共当局在“发展是硬道理”的口号下,规避政治改革,实行畸形的权贵主导的掠夺性经济路线,虽然表面在GDP上获得了一定增长,但那种竭泽而渔、杀鸡取卵、牺牲环境与资源、颠覆人伦道德与是非准则的短视病态式发展,给这个民族积下了深重灾难。至今无论是环境恶化、道德沦丧、伪劣泛滥、是非颠倒、官僚腐化、贫富两极、社会不公、冤民遍野,还是冲突四起、暴戾横溢、公民生命财产毫无安全保障等等触目惊心的灾难,均已至旷古未闻、举世无双的境地。

中共当局自以为通过高速GDP,达成了对自身合法性问题的掩盖,而结果却是这种畸形的表面化的GDP已经给民族带来难以自拔的深重灾难。今天中国社会普遍弥漫开来的平民的绝望,与权贵近似疯狂的逃离,就力证着这片土地已经不宜人居。在这种现实面前,那些GDP数字备显苍白,而中国崛起与中国模式更形同梦呓。

可以肯定地说,中国今天在各种问题的交互袭击下,就是GDP的高速增长也无法保持了,更有全局性、系统性、根本性的灾难正徐徐降临。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与社会,均已病入膏肓,而导致今天如此危境的根由,正是“六四”那场违天背理、丧尽天良的屠杀。

五、“六四”拖延越久,灾难越深

“八九爱国民主运动”是中国向现代文明转型的预报,是中国告别专制走向民主的路标,是中国融入人类普世文明正轨的界碑。中国应何去何从,在这里已经昭示清楚,中国惟有落实人权,推行民主,才能遏制腐败,迎来清正廉洁、高效公正的政府,社会才能形成风清气正、遵纪守法、团结友善、激浊扬清的良好风尚,经济才能聚力创新、持续平稳健康发展,文化思想才能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地繁荣。

然而,中国当局面对这个历史性抉择,断然作出了拒斥文明的回应,并且顽固坚持罪错,拒不悔过自新,对“六四屠杀”采取驼鸟方针,企图通过时间来消解掩盖。但历史从来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果报应,秋毫不爽。中国今日灾难深陷,百病缠身,正是屠杀的直接后遗症。而中国要想走出这种困境,惟有解开“六四”症结,平反八九运动,开启民主改革,从落实人权、推进民主上来根除体制性腐败。那种指望绕开和拖延“六四”问题的想法与做法,是对历史的无知,对民族的犯罪,只能延误民族复兴,扼杀民族重生希望,陷民族于万劫不复之中。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84期  2016年5月27日—6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