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魏京生:罢工是权利也是需要(图)

2018年06月25日


中国货卡车司机,为争取生存权开始举行全国大罢工。6月10日大罢工仍在持续。(维权网)

最近大家的眼球可能更多地被川金会和上合组织峰会所吸引,没有注意到国内的重大事务。跨省卡车司机罢工,和富士康公司剥削摧残工人被国际机构揭发,对中国人来说,更加关系到切身利害。

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持右派观点的舆论,都反对或者丑化罢工的工人,认为他们破坏了经济增长,是社会的病态。中国有句俗话,叫做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当你自己没日没夜的工作还不足以养家糊口时,你肯定会同情罢工的工人。这就是阶级差别。

西方的资本家为什么那么喜欢共产党的暴政?包括一些第三世界的暴君,都会得到西方资本家的支持和帮助。就是因为只有在这些暴政之下,才能够提供最低的工资和最温顺的工人。有了这个在西方不可能的条件,资本才能获得最大的利润。

那为什么西方人不在自己国家搞一个专制暴政呢?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犹太人有着最惨痛的教训。超额的利润导致贫富差距加大,社会阶级分化加剧。或者像两次世界大战那样,将社会矛盾转移成对外战争;或者像中国古代那样暴动蜂起,天下大乱,改朝换代。

二次大战后,各民主国家改变了政策,放宽了对工人运动的限制。这使得劳动者可以聚集起来争取更高的工资,充分分享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的成果。表面上的理论和说法各式各样,其实质就是实行了程度不等的社会主义。这限制了贫富差距的扩大,缩小以至于消灭了阶级分化,社会变得更加和谐,并且促使社会各方面稳定发展。

结果是不仅限制了贫富差距的扩大,而且和经济发展同步稳定地扩大了国内市场。这对于正常健康地发展经济,是非常重要的条件。只有一些小国,例如瑞士,可以依靠出口和金融业发展经济。对于像中国美国这样的大国,必须依靠强大的国内市场,才能有稳定可靠的经济发展。

美国人天真地设想:也许把自由贸易扩展到更多国家,形成国际上的资源和优势的分工,效率会更高。这就是贸易自由主义的由来。在实践中,二战后也确实帮助一些盟国迅速恢复了经济,在大家都遵守法制的前提下,没有发生什么大问题。

在大的不遵守法制的国家,例如中国加入进来之后,自由贸易产生了本质上的变化,并且产生了严重的后果。这些国家在利用自由贸易法则倾销廉价商品的同时,不遵守自由贸易的法则地实行保护主义。也就是利用别人的市场发展经济的同时,不给别人同样的机会利用自己的市场。用类似于偷盗的方式进行不公平的贸易发展经济,结果就是钱挣得多了,技术和管理水平并没有同步发展,贫富差距反而快速发展,社会动荡加剧。

受损失的西方国家不可能永远容忍这种掠夺式的不公平贸易;中国的社会也无法永远容忍这种对劳动者的掠夺式的发展。要取得平衡的、稳定的发展,首先要建立公平的社会财富分配。罢工和工会运动,是可以借鉴的成功的方式。

自私是人的本性,希望资本家主动提高工资放弃超额的利润,是不可能的。政府也只能在大致上调节各阶级的收入,不可能也没必要管到劳资间的所有细节。在劳资关系上,也应该引入市场规律,由劳资双方自动调节。这其中工会组织和罢工等等一系列手段,就成为维系社会公平和政治稳定的重要工具。所以说罢工即是权利也是需要。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8-06-22)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8期,2018年6月22日—7月5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