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魏京生:纪念1989年的牺牲者们

New!
2019年05月31日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太清楚1989年的那场民主运动。轰轰烈烈的场面和血腥屠杀的场面,是中老年以上的那几代人难以忘却的记忆。全国各大城市上百万的人,学生、市民、知识分子和党政机关的干部,在街道上形成了声势浩大的自发的游行抗议。这给共产党造成了极大的震撼,也给全世界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随后在六月四号的凌晨,枪声响起。广场上,街道上一片血肉狼藉,成千上万的学生和市民倒在了机枪坦克的铁蹄之下。为了民主自由的理想,为了这一代人和后代更幸福的生活,无数勇敢的人们用血肉之躯和武装的军队对抗,付出了牺牲。

在这场屠杀中,有些军人表现出了作为人的良心,他们的代表人物是三十八军的徐勤先军长。他因为拒绝执行屠杀人民的命令,而被送上了军事法庭。也有很多军人抬高了枪口,避免伤害父老乡亲。但也有很多虎狼一般没有人性的军人,用机枪坦克无差别地屠杀人民,连十几岁的中学生也不放过。

三十年来,中共害怕谈论这场毫无人性的屠杀,导致很多年轻人似乎忘记了自己先辈的历史。但是也有很多人没有忘记自己亲人的牺牲,他们在纪念,在抗争,在寻求政府的平反和赔偿。也有很多人,以海外民主运动为首,每年公开纪念这些英雄和牺牲者。更多的在国内的人,迫于共产党的压制和迫害,只能在内心里和私下的场合纪念他们。

共产党和他们豢养的五毛也不是不谈论民主运动,他们的一个论调就是:三十年了你们还没有成功。并且集中攻击海外民运说:三十年了你们都干了什么?借此挑拨人们对民主运动的不满。

人类四分之一的民主和自由,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得到的吗?建国时只有几百万人口的美国,也是在先贤们奋斗努力了二百多年才成功。为什么中国人就必须在三十年内成功呢?我觉得我们这几代人就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给后几代人的成功打基础。

在自己无所得的前提下默默奉献,出钱出力牵连亲属,而能坚持为他人做嫁衣裳三十年甚至四十年,这些人才是民族的精英。国内的同道们更可敬,他们还要时不时地去监狱里报到,甚至被疾病死。除了为了五毛钱就能吃掉良心的人,有人会对他们苛责吗?没拿钱就跟着特务瞎起哄的人,更是蠢得忘了自己是谁。

从网络上看,人们普遍有一种梦想心态,以为天上终究会掉下馅饼来。中共的文化特务也在极力推动这种心态的发展。所以什么和平理性非暴力,什么和解智库,什么党主立宪之类的大忽悠,便风行一时。这些都是利用人们善良的梦想设计的,其前提就是天上可以掉馅饼。

和平演变,当然是我们的最高理想。但是没有暴力斗争的严重后果作对照,人家凭什么让你把他们的特权演变掉呢?没有以命相搏的决心,流氓暴徒们会向人民让步吗?和平演变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没有不付出代价的和平演变。

甚至民主之后,每一个好的结果,也都是人们通过斗争并且付出代价得到的。民主、法制,只是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斗争环境,不必经常进行流血的斗争。专制暴政提供给人们的,除了压迫和剥削,就是不讲理的暴力政治斗争。不但对老百姓,对当官的也是一种残忍的政治。天上掉馅饼,永远只是一个不可能出现的梦想。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5-2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2期,2019年5月24日—2019年6月6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