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文贯中:我对中美关系未来走向的看法

2018年12月04日

1.为什么APEC变成了中美斗争的平台?这对APEC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这次APEC正好是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后召开的第一个亚太高峰会议。中美对涉及世界走向的一系列基本概念和原则有重大分歧,又分别为世界的老大和老二,有获取国际舞台的话语权和落实自己理念的强大经济实力。鉴于这种态势,美国两党已达共识,大幅修改对华政策,将中国视为争夺世界领导权的最大竞争对手。美国修改对华政策,针对的就是中国现有的以国家主导的贸易和经济体制,认为这种体制是造成美中贸易巨额逆差的根源。这次以APEC为舞台,中美斗智斗法是必然的,而且只是刚开一个头。今后,各种国际经济、政治的场合都会成为中美斗智斗法的场所。即使中美两国对一系列的经济-贸易分歧的解决之道达成妥协,休战也是暂时的。要指出的是,美国,欧盟,和日本早在半年前已形成共识,认为中国现行经济体制乃非市场属性,和美国一手缔造的基于市场经济原则的现行国际秩序在长期内是无法相容的。这种共识在美国对华政策作出重大修正后,今后只会加速发酵,使中国在国际市场上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自由驰骋,如入无人之境。

对此,中国千万不可再我行我素,熟视无睹,继续以各种理由拒不落实加入WTO时的开放承诺,以及18大,19大作出的改革承诺。所谓非市场经济体制,是指生产要素的配置主要不由市场起决定性的作用,而由政府主导决定。由于中国政府事实上可以动用国库和央行,资助国有企业做大做强,这种国策不但使中国国内得不到国家同等待遇的民营企业受到不公平竞争的压力,也使国际上无法亨受这种待遇的外国同行受到同样的压力。这种通过补贴,或通过关闭自己的国内市场向国企提供非关税保护,使国有企业能不惜代价做优做强的作法,也使外国同行怀疑中国的国企是否在国际市场上只是为了落实中国政府和党的政治目标而存在,并非为了实现商业利益,这显然不仅有违公平竞争的原则,也引起市场经济国家日益提高的警惕,并必然遭到市场经济领头羊的美国的强烈反对。在中美对很多问题存在深刻分歧的前提下,中国能在过去四十年间,在没有根本改革自己的国家主义的政-经体制的情况下,竟能迅速上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正在问鼎世界老大的宝座这一事实,反衬出现行国际秩序对中国这种有特色的体制的无能为力,因而美日欧正在寻找新的途径应对中国这种体制带来的严峻挑战。

由此可知,今后中美关系不会回到以前的状态中去,除非中国落实开放和改革的承诺,使自己的体制真正做到和基于市场原则的现行国际秩序相容,不然今后中国与美国及其盟国的各种摩擦必然有增无减。即使中美在G20出现某种妥协,美国多次声明,它只看重结果,所以随时可宣布休兵协议的失效。中国如果不改变说得多,说得好听,但做得少,做得慢的形象,今后与美国的摩擦无法减少。

2.如果中美在G20上继续斗,是否意味两国关系全面恶化?您怎么看待中美在G20上的妥协前景?

假设中美在G20上继续斗,两国关系必然全面恶化。当然,两国的许多企业和机构这么多年来已发展出高度依赖对方的关系。所以,在短期内要使两国经济全面脱钩,是不可能的。阶段性地休战,以缓冲这种切割带来的阵痛和痉挛是可能的。但除非中国彻底完成所承诺的政治和经济改革,这种切割在最要害的领域,例如高科技、军民两用产品的进出口,金融,投资,特殊人才的来往、交流等,会变得日益严峻。取决于中国改革,开放的幅度和速度,如果过慢,甚至倒退的话,不排除要求全面切割的强硬派在美国获得更大的话语权,中美关系全面恶化并不是不可想象。

3.彭斯副总统连续几次公开对华喊话警告意味非常明显,这是美中谈判策略而玩胆小鬼游戏,还是美国的国策已经决定,只能中国让步?

我无从猜测彭斯的内心活动。但从他的几次讲话来看,他对中国的批评比川普还要强硬和全面,已超越经贸范围,但与美国国防部的安全报告、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安全报告以及川普最近在联合国的发言精神是一脉相承的。不排除两人有默契以扮演不同角色的可能;也不排除他在为今后竞选总统奠基自己的民意基础。对中国的怨恨和不满在民间已十分普遍,民主和共和两党的精英已意识到这股强大民意,因为要当选任何政治职位,不能无视这股民意。

要避免中美对抗,中国必须和美国谈判,所以G20提供难得的机会。中国需要说清自己对未来世界的设想和蓝图究竟是什么;在哪些地方中国自己的设想和蓝图是和美国的设想和蓝图是相容的,那些地方是不相容的,理由是什么,如何和平解决这些根本的分歧。中国自己的宪法和党纲所体现的革命精神,对守成的世界现有老大美国来说,是十分咄咄逼人的。中国必须意识到这一问题。中美在世界观上的分歧实际上是当今世界面临的一个根本问题。对此的回答已被拖延几十年。中国上升到世界老二,不久的将来也许成为老大的这种前景下,中国究竟要将世界引领到何方,已是无法回避的问题。反过来,美国已经引导世界将近百年,大家对此已经习惯,没有悬念。这是由中国还是由美国来引领今后的世界,世界各国面临的最大的不同。美国既然成功引领世界近百年,自然会坚持自己的民主加市场这一套作法。中国将提出什么应对呢?说实在的,世界至今不清楚,因为中国自称一直在改革之中。

(作者文贯中,美国三一学院经济学教授。)
 

——转自大国策智库(2018-11-2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9期,2018年11月23日—1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