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吴镇琦:公民社会新崛起——人权律师团与公民观察团参与追究薛家命案记

2014年02月13日

2014年1月29日,中国农历大年三十前一天,又发生一起因政治而死的特大命案。天倾八百池泪,洗不净人间血恨。

山东省曲阜薛家案大事记:

1月23日,孔子故里曲阜,薛明凯(24岁、最年轻的民主党人)的父亲薛福顺、母亲王书清被当地国家机构非法拘禁。

1月29日,薛父母逃离拘禁地进入曲阜市检察院。在四楼检察长办公室,王书清被“未表明身份者”带走并拘禁;后王书清被曲阜政府工作人员口头通知薛在检察院坠楼死亡。网民组成公民观察团,要求知情、参与调查、司法追凶。“曲阜后方支援团”成立。

1月30日,公民发起“强烈要求曲阜当局彻查此事,严惩责任人”的签名(6日超过600人)。

2月1日,西域武僧、王福磊、秀才江湖、翟岩民、孔广才、单利华、刘喜珍、黄敬怡、李麟等到达案发地。谢燕益律师拟出《山东司法当局依法回避薛福顺命案法律要求书》,李威达律师表示介入,杨子立引荐具法医学背景的张赞宁律师介入。张俊杰律师前往案发地。王书清被西域武僧等营救。南方群的贾榀、杨崇、王默、缘才、于新永到案发地的西关派出所。43名律师联合发出“关于山东曲阜公民薛明凯之父薛福顺被当地维稳机构非法拘禁而屈死一事的严正声明”。

2月2日,廖佳华、沈艳秋赶到。王书清住北京周莉家,周莉被北京、山东警察按倒在地,王被再次绑走至今下落不明。高飞去郑州与薛明凯、李娜、李宝霖、陈剑雄、钱进会合。

2月3日,民主党人谭凯、楼保生、来金彪到山东。李非、张激扬被遣送。兰占生、林秀丽被警察闯入房间殴打,抓进西关派出所,5日被押上火车。

2月4日,刘士辉律师拟出《薛福顺案件律师观察团成立声明》。“曲阜薛福顺非正常死亡公民观察团法律顾问团”成立,记有17名律师:陈建刚、葛文秀、胡贵云、江天勇、姬来松、蒋永继、蒋援民、蔺其磊、刘士辉、刘金湘、刘书庆、李和平、唐吉田、谢燕益、谢阳、张俊杰、张赞宁。葛文秀律师公布:首批代理律师有蔺其磊、刘金湘、张俊杰、江天勇、刘士辉、谢阳、谢燕益、张赞宁、陈以轩。

2月5日,张俊杰律师向曲阜市公安局控申。公民观察团16人被曲阜国保警察围困,应立钢、卫小兵、陈剑雄、谢文飞、高飞被抓打。马强、周莉被押回北京。

2月6日,薛明凯发出“寻人启事”寻母。“民间人权观察团”发出“悬赏公告”。薛明凯、李娜夫妇失踪。陈茂森、林秀丽、王喜春、占生、张红军被遣返。

2月7日,在江苏省徐州被曲阜警方抓住并带上高速公路每隔几公里丢下车的有:贾榀、李宝林、徐知汉、陈广瑞、陈剑雄、秀才江湖、杨崇、公民小彪等。单利华、刘喜珍、李向阳、雷建芬等被驱离。山东观察团成员葛志慧、杨自娥遭暴力殴打,刘国慧、卢秋梅、王汝兰、曹荣华、刘文美、杨玉香、郁纪英被关西关派出所。张激扬、王建、兰占生等到薛老家送花圈、烧纸钱。毛善春、尹旭安、赵末、龚新华、廖佳华汇集到曲阜周边。

2月8日,南方街头后援团李小玲、马胜芬、高飞、余建凤、黄敏鹏、张圣雨、郭建和、王海英、刘辉、冉崇碧等分别向山东省公安厅、省检察院、省政府揭发曲阜警方和检察院违法,要求公开死亡真相和失踪内幕。

2月9日,由39名律师组成的“薛福顺律师讨论组”成立。案发地的“薛福顺案维权律师团”律师如刘士辉、张赞宁、蔺其磊、张俊杰、谢阳一直在工作。10个公民到薛家祭拜,房继尧被警察、村委委员扭住、砸太阳穴与后脑勺50多次。

2月10日,李铮然、毕利雪到曲阜市公安局询问被控制。

本文谨以上述“大事记”为观察对象,按照“公民社会——国家机构”的分析框架来评价所涉的两个主体:

国家机构犯罪是命案的直接原因。曲阜市参与行动的国家工作人员构成非法拘禁罪。其对薛父母非法拘禁的时间远远超过12个小时,依据刑法和检察院办案规则等刑事法律,责任人已经构成刑法第238条的非法拘禁罪,而且根据第4款“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应从重处罚。曲阜市检察院关联人员构成共同犯罪或玩忽职守罪。第一、检察院作为唯一的专业法律监督机关有独立的法律主体,对办公区有独立管辖权,对其内的公民有保障生命、财产安全的法定义务和先行义务。大批“未表明身份者”进入办公区必然得到其允许,罪行发生时,检察官们即使未实施绑架,但放任该行为发生,放任命案发生,其犯意属于刑法第14条规定的“间接故意犯罪”,其行为构成刑法第25条的共同犯罪;第二、即使没有共犯故意和来不及阻止罪行发生或不知情,也构成刑法第397条的玩忽职守罪。

命案发生后,王书清在北京再遭绑架并失踪,在河南的薛明凯夫妇同时失踪……凸显国家机构完全抛弃法律、肆意囚禁和屠戮公民的残暴本质,洞见其党权高于人权、权力重于人命、刀把子重于司法的本性,再现其不顾一切打击政治异议人士、株连家人、经济归零亲情归零生命归零的一贯专制血腥作态。

相对于国家机构的死性不改,公民社会有了新形态的崛起。

普世法律和当下法律、法规为公民社会充分适用,是第一个新形态。这种适用,阻却了当局预备实施的非法行为;让当局罪行无所遁形,被迫采取更多非法遮掩手段;当局在公民社会的法治围剿下,可能采取更致命的多种黑手段来反动。

人权律师团的核心作用是第二个新形态。律师团共213名律师,本案一发生就被作为专案关注,即使在春节里的各个深夜,也有律师在网上轮守。对事件每一个阶段、每一个进入法律视角的行为或结果,都进行法律评价,签发针对性的声明。刘士辉律师作为首批出发的律师,孤身到案发地调查、取证、控告,“奉人权讨血债  行民主立宪政”,他又担任律师团队与公民观察团的联络人。王江松律师给曲阜观察行动做了精准评议:1、是新公民运动被打压后的一次强力反弹,是反专制力量的一次重新集结;2、它达到了扩散传播的目的;3、它探索了一种多中心分工合作的组织形式,基本完成了目标,且有较高效率;4、参与者初步表现出独立自主而又互助合作、追求道义而不是追求权力的民主文化和政治品格。

公民观察团的法治先锋作用是第三个新形态。本案是公民最先取证,营救王书清至为关键,因为王的证词是直接证据;更是经由她,公民才知道山东当局企图用一套房子和每月5000元的命价来封口,印证了根据常识常情常理和程序法推论薛父系被故意杀害。公民观察团的证据意识、证据保全行为和跃进千里营救行为,表现出脱离被动的惯性而生发出迈向成熟的主动性。

公民观察团成员在遭遇“不表明身份者”和警察的搜查、拘禁、殴打时,均要求对方出示工作证、开启出警记录仪和说明出警理由,打110备案,并坚持要求出具受案回执。在国保警察押解过程中,直接质问其职业的正当性、行为的合法性,警察往往沉默相对。在法律对决上已经取得均势甚至优势。

公民社会依据法治规则处理社会事务从而争取自由的新形态,切合自由主义大师哈耶克所说的——经由建构法治理论来阐析社会理论进而争取自由的路径,应得到海内外人士的祝福与关注。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24期    2014年2月7日—2月20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