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吴祚来:《反间谍法》:又一个口袋像天网一样张开

2014年11月05日

一个“口袋法”是刑法里的“寻衅滋事”,这本是针对街道或村庄里流氓无赖而设立的刑事罪,但现在这个罪名却多指向律师与维权者,还有学者、艺术人、媒体人。在网上讨论一个敏感问题,在家里与朋友纪念一个历史事件,以艺术方式表达对香港争普选的支持,都可能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予以拘捕。

另一个“口袋罪”又张开了大口——《反间谍法》11月1日已由全国人大通过,并由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实施。这个法案取代了此前的《国家安全法》,表面看来,新公布的反间谍法更为具体而目标专一,而分析其内容可见,它仍然是以国家安全名义,张开的一个巨大口袋,更多的领域、更多的人,都可能被装入这个口袋。

《反间谍法》条款从《国家安全法》的34条增加到40条,特别是首次明确了五类间谍行为:一、间谍组织及其代理人,实施或者资助境内外机构、个人,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二、参加间谍组织或者接受间谍组织及其代理人的任务;三、境内外勾结窃取、刺探、收买或者非法提供国家秘密和情报,或者策动、引诱、收买国家工作人员叛变的活动;四、为敌人指示攻击目标的;五、进行其他间谍活动的。

尽管前四类都非常具体,但第五类,却是一个模糊而巨大无比的口袋,可以把他们想装进去的人,都可有罪化装入。当然,前四类也有实质性的问题,即信息、活动与危害国家安全的关系,如一位网友通过网络透露某地突发事件,而这一事件官方最后认定为政治事件或军事安全事故,那么该网友的行为是不是影响了国家安全?中央向院校、媒体发出的所谓“七不许”的内部通知,要求不得讲民主宪政、普世价值、军队国家化等等话题(这本身就是违宪的通知或文件),如果通过网络公开讨论,是不是涉嫌泄密,并被以间谍罪治罪?

今年4月,中共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首次会议上,提出了“总体国家安全观”,涵盖了政治、国土、军事、经济、文化、社会、科技、信息、生态、资源等11项新国家安全范畴,这样的新国家安全观与反间谍法比照起来看,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在上述各个领域中,都可能出现危害国家安全的间谍。而据2012年的数据显示,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罪”逮捕的人数就超过1000人,比2011年增加了近20%。文化与生态领域怎么也会出现危害国家安全的问题呢?利用行为艺术参与茉莉花运动,或参与支持香港争普选运动,可以装入“口袋”吗?生态领域里,与国际组织合作,提供某一区域土地或水系污染的信息数据,算是间谍行为吗?

任何与国际组织或国外机构合作的学者教授、公益机构、维权机构人士,将来都面临极其严峻的“间谍”问题,因为所有的合作,都会有信息或相关内容交流涉及,只要合作者被有关方面认为这些信息或内容涉及到国家安全,就会被装进“口袋”治罪。

即便在没有《反间谍法》之前,已有案例发生,一些网站编辑将宣传部门要求的删帖令公开或寄给海外媒体,也被定性为泄密,予以开除与拘审,像著名记者高瑜这样的写作者,其文章内容多涉及高层斗争内幕,也极有可能被装进危害国家安全罪“口袋”,而不是先前所定的寻衅滋事罪。

政府与党的宣传部门向市场化的网站发布这些禁令,本来就是非法行为,但每天发布删帖通知、宣传通知,却均以密令的方式下达,非法的行为却成为媒体人违法的陷阱。如此这般,将来接受境外媒体采访,也极有可能被定性为间谍罪。

我们看一则近日发生在香港的新闻,可以见出非常不好的苗头。媒体报道,香港警方使用定义模糊的《电脑罪行条例》拘审网民——10月18日,一名23岁姓谭的男子在其位于天水围的家中被警方拘捕,涉嫌“有犯罪或不诚实意图而取用电脑”和“非法集会”的罪行;10月19日,警方在其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此次拘捕,指该名男子“鼓吹市民到旺角参与非法集会、冲击警方及瘫痪铁路”。

香港警方使用的是电脑罪行条例中的模糊内容,同理,这样的事态如果发生在大陆,警方完全可以用反间谍法中的模糊条例,对号召参加示威的网友进行拘捕与打击。

警方的问题出在哪里?在网络上号召公民示威,与现实中的组织公民示威,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如果警方能够用数据说明,某网友在网络媒体上的号召,直接导致多少人非法聚集,那么他可能涉嫌犯罪;即便如此,他仍然有申诉的空间,因为示威聚集的人是成年人,完全应该有自己的理性判断,即参与聚集与示威的人,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不应该由言论者负责,这是言论自由的本质。

旅居德国的大陆媒体评论员长平说:这个法立法背景就是中共一直在强调外国敌对势力,以勾结境外势力打击异议人士,甚至都算不上异议人士的一些只是对政策有意见的一些公民,如伊力哈木被判了无期徒刑。现在呢,出台一个反间谍法,其实等于把这一方面进一步地加强。中共把很多问题,比如香港的问题,都推到外国敌对势力作梗。

美国之音援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身份的法律专家表示,此次出台的反间谍法,对间谍行为的规定模糊、宽泛和笼统,这实际上赋予国家安全机关更大的权力,在反间谍的名义下,让国家安全机关更容易打击中国国内的异议人士以及民间组织。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3期  2014年10月31日—11月13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