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叶鸣:中共向“网络视听服务”亮剑——大陆互联网进入“封建时代”

2017年06月29日

6月22日,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官网发布通知称:“针对‘新浪微博’、‘ACFUN’、‘凤凰网’等网站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并且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于近日发函责成属地管理部门,按照《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广电总局、信息产业部第56号令)的有关规定,采取有效措施关停上述网站上的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为广大网民营造一个更加晴朗的网络空间。”

中共此次网络“亮剑”导致新浪微博在纽约股市立即下挫6.1%,新浪股指也下滑了4%。网民对整改三家视听服务反应也相当强烈,官媒《人民日报》微博相关报道下,短短几十分钟内就有两千多条负面留言。其实在这次新浪微博、ACFUN和凤凰网遭到点名批评之前,广电总局早在5月25日就发布公告称,腾讯公司违反国家规定“传播自采自制的时政社会类视听节目、直播新闻节目、大量播放低俗节目”,因此受到总局四次约谈,并受到整改和处罚。此外,凤凰网也不是第一次受到当局惩处;今年3月,北京市网信办就曾严厉批评凤凰网犯下“严重违法违规行为”。6月22日中共向“网络视听服务”亮剑,是中国政府进一步加强舆论管控的又一举措,标志着中共十九大前网络世界进入冰冻时期。

近年来,为了加强网络管控,中共政府不惜雇用成千上万的人,在国家、省和地方各级实施电子通信监控。政府重点监管社交网络、微博、视频分享网站等工具。互联网公司也雇用成千上万的检查员执行中宣部指令。据悉有超过14个政府部委参与到这些活动中,导致成千上万国内外的网站、博客、手机短信、社交网络服务、网上聊天室、网络游戏、电子邮件被审查,无法访问的网站变得越来越多。这是以国家主席习近平为首的政府要让收紧网络自由的紧箍咒变得更紧的又一努力。为此,网上舆论大呼中国互联网进入“封建时代”。

近日,富豪郭文贵在美国频频透过媒体放话、爆料,不管真假,却广为流传,自然也成了中国当局防堵的重点,也被普遍认为是中共此次亮剑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共宣传部门历来最重视的是广播电视媒体,对视频的控制尤其严格。但在网络视频,特别是自媒体日益普及的今天,由于网络技术的发展,网络视频的传输速度大大提高,拥有一部智能手机便可随时观看,因此网络视频用户迅速增加,而且与文字内容相比,网络视频不能被“敏感词”自动过滤,因此监管较难,自媒体网络直播更是如此。这令中宣部大为紧张。

中共十九大前,国内经济社会形势日趋严峻,为了预防可能出现的社会动乱,当局正不断加强社会控制,包括对国内虚拟专用网络(VPN)服务商的强化监管、封杀翻墙。这与近年来对网站、平面媒体、博客的强化监管是一脉相承的。

记得中共十八大三中全会前,网络上曾热传一份新当家人的“8∙19讲话”内部版文稿。此讲话稿称,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主战场,是中共面临的“最大变量”,他呼吁全党“敢于亮剑,抢夺阵地”。当时中南海喉舌、中共重要思想理论阵地《求是》杂志官方网站发表署名为“石平”(“时评”谐音)的文章称,“我们不会坐视敌对势力利用互联网‘扳倒中国’”,为此要“治理网络乱象、抑制网络负能量”。

2014年5月18日,《人民日报》刊发《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的文章,其中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王秀军称“政治安全是根本”,还说,国家网络是由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亲自抓的“一把手工程”。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用户群体,但同时也拥有世界上最严酷的网络审查制度。他们太惧怕网上负面舆论的冲击了。对此,新加坡《联合早报》曾发表佛学院助理教授纪赟题《中国政治前途面临艰难抉择》一文:“看看网络上的言论,无论是各大门户网站、论坛、博客或者微博,任何只要与政府、官员、富人、权势这几个关键词相关的新闻之下,都会是海水一样泛滥的愤怒留言。如果这些汹涌澎湃的留言代表民意的话,那无疑中国就像一座等待喷发的火山口。”当政者正是看到了这一危机。

目前,中国大陆已有6.7亿网民、413万多家网站,充满网民智慧的“赵家人”、“你国”等网络热词不断应运而生,网络舆论不断挑战“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的审查制度”与官方强制灌输的“核心价值观”,力证了网络民意冲击波频频来袭。

今天,中国民间网络舆论嬉笑怒骂,“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正在挑战当局的网络审查制度及其所谓的“核心价值观”,这力证了中国的民意犹如决堤的洪水——这也是中共向“网络视听服务”亮剑的根本原因。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12期,2017年6月23日—7月6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