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徐彩虹:我在丰台看守所的那些“日子”(图)

2016年07月14日

 


徐彩虹

1、6.4前的抓捕

这是个一条罪名包罗万象的时代,不能说真话,不敢说真话,文字狱、各种奇葩的狱在这个时代应运而生,颠覆你的认知!一个手势,一段文字,一个图片,一切皆可“寻滋”,万事都能“颠覆”。手铐、牢门随时向你敞开着……

2016年5月31日,又是相同的地点,相同的时间段,多次重复的场景再次上演!彩虹家在凌晨1:40左右又被十多便衣团团围住,这是一帮特殊人群,他们凌驾于法律之上,不拿合法手续能来抓人,门敲不开就撬,只要想拿谁就没有拿不了的,本人早已领教过他们没底线的流氓手法。索性开门跟他们走,上了路边等待的警车,在车上警察拿走了我的手机(至今未还,扣押清单至今未给)。警车没有象先前他们说的到前门大栅栏派出所,而是悄悄的驶入了丰台的丰益派出所内,到达时间是凌晨2:14分,进所例行完所内程序,我被带进一条狭长的走廊,走廊的右手边是一间挨一间的询问室,我被带进中段的一间,双手双脚被铐在屋内对面的铁椅上,只能脚尖点地。坐在我对面的有三警一便衣,他们都不是本所的,警号都是040xxx,开始了他们的所谓询问笔录:他们满脸杀气满嘴脏话,“……你早被我们的人盯着在,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掌握在我们的手中……操、臭傻B、货色、绝后的、整死……”,贯穿着整个笔录过程,它们惯用的一吓二骗兼侮辱,必要时还动手,这几人相互配合穿插出招,合力协作尽情发挥,真可谓煞费苦心、用心良苦!便衣男粗暴的伸出他的贱手抓住我的手臂说:“就这货色……把你熬鹰整死在看守所里,大不了让你丈夫拿些赔偿……”。针对我开酒吧,他又威胁说会在我店内“查”出假酒!便衣男操着北京话,正常说话有点结巴,可骂人的时候,语速很快,好像说单口相声似的评说解读着我和李焕君的笑声……

言谈中多次强调李焕君和翟岩民都是他们办的。最滑稽可笑的是,笔录接近尾声,骂我绝后的警察忽然对着摄像头像是宣誓:“如果共产党让我献身,我会毫不犹豫的……”的豪言壮语,随着这句结束语没多久,他们便忙活着吃东西了,吃完了走了就再没进来。我不知道他用手中掌握的特权整治虐待弱女子是不是他口中的为共产党献身,共产党需要的都是这样的人才吗?共产党已成为某些人的一个护身符,做尽坏事,只要向党宣誓,便可平安无事。

笔录既没让我看也没让我签。而我,依然被他们将双手双脚铐在铁椅子上一直到当日的18:31,我的双腿肿的快有两个粗,在我多次抗议要求下才把我放到了隔壁间的留滞室内。在留滞室内一直呆到次日凌晨3点左右,在一套手续过后,准备送我进入看守所,我发现记录笔录警察的名字是后填上去的而并非记录笔录警察本人。而明明入看守所时天已经大亮却写凌晨1点,我提出诸多质疑并要求见督察、驻检,警察说:“你是不想出去了吧。”

2、初入丰看

丰看应该是关访民维权人最多的监所,因为北京南站和现在的访民居聚地吕村都在它的辖区内……

近7点我被带进丰台看守所609监室,监室内18人,中间是走道,两边是吃喝睡的板,右手边叫大板,是近90公分宽的8块板一字排开,左手边叫小板是7块板,小板的尽头与厕所有一米左右距离,厕所有近3个平方。听说看守所去年花了几千万重金重新装修的,里面跟别的看守所监室没有区别。所有的看守所湿气太重,时间稍长一点在押人都会不同程度的风湿关节疼,再加上长时间的坐板,腰椎一定会出问题,痔疮一定会找上你,看守所成了摧残人身体健康的工具。

丰看一天三顿饭是馒头和菜汤,只有外籍才有牛奶和鸡蛋,难怪那么多人大代表们会加入外籍!中外的生活质量就是不一样啊!三顿饭时间安排的很近,早、中、晚,8:00、11:00、16:00,菜是水煮出来的,油水自然少,丰看的菜汤里有鸡肉,不过是又腥又不新鲜的鸡碎肉。丰看带皮的菜是一律不削皮,就拿土豆说,皮和黑斑一同煮,包菜汤里不时飘荡着肉虫,萝卜汤我又称它鞋垫汤,有的萝卜切的宛如鞋垫大,有的还带着黑斑,所以自然得名绣花鞋垫汤……,就是这样的菜汤,打饭时,打一勺,负责接饭的人就要大声的喊“姐好,姐辛苦!”一直到打完菜,因为这餐的菜多还是水多可是掌勺大姐把握着,负责接饭的是个卖春女,听着她职业化的方式卖力喊着“姐好,姐辛苦!”很有黑色幽默的喜感。同时也不得不感叹,在哪吃口饭都不容易啊!

与以往呆的看守所不同的是丰看空调可以正常使用;可以每天洗澡;但是不可以的规矩也很多。在押人的手不能高举过头顶,动作不能大了,加上饭后不能走路运动,包括散板、看电视的时间也不可以,这就造成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程度的便秘;看守所规定,上厕所必须有两人以上,丰看睡觉时尿急不能喊正在值班的两个人,而要喊睡的正香愿意陪你去厕所的人,因为每人每天都要值两个多小时的班,每个人都缺觉,由于每个人长期在亮如白昼的监室睡觉,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程度的神经衰弱、睡眠困难,当好不容易睡着,你又忍心把谁喊醒呢,所以只有憋着吧;别处电视娱乐可以打发时间,而这里很多时候是满屏雪花点,就算正常时,声音效果又小又听不太真;在丰看,暗示着可能有严重疾病的,腰上长乒乓球那么大瘤子的;还有一个月二十多天都在来月经的,连外行都知道可能会是肿瘤造成的,可是就是没人重视。而在看守所只要当时不死人,什么都不是事;不知出于什么心里,关访民维权人多的看守所是找不到法律书籍的,2014年的东看和今天的丰看都是这样的,在所谓的依法治国的当下,把大批的访民和维权人士统统抓到看守所里,难道普及学习新的法律体系不是很有必要的吗!丰看和朝看监室的灯光堪比白昼,是哪都比不了的亮,经专家论证,夜晚开灯睡觉轻则神经衰弱,内分泌失调,视力减退,重则抑郁、患癌;这么多的看守所,我至今还没看到哪个看守所用食品级的塑料桶装在押人每天喝的开水;总而言之这么多监室是各有特色,所谓的监规,多部都是为整人而制定的。我是维权人被关到看守所里,目的就是整治我、让我受罪的,我很清楚这一点,所以维权人说在丰看被和艾滋病人关在一起,睡在一起,我一点不惊讶,我知道的我们湖北襄阳的访民维权人经常被和河南的艾滋病人关在一起更有甚者被关在艾滋病村里;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丰看每个监室都会有一个穿绿坎的在押人,据说都是精神有问题,听说跟杀人有关系(有把丈夫杀了的,有把妹妹杀了的,有把小孩放洗衣机搅死的……)。精神病和艾滋病患者这种特殊人群应该有合适呆的地方,不明白丰台看守所领导是出于什么心理和原因会把这种危险人群留在自己看守所里!!!

号里很有意思,两个小班长颇具正气和满身横气的东北一姐,成为609监室两大势力两大鲜明对比,她们表面上相安无事,私底下却叫着劲,如果没有两个小班长管理监室,此一姐一定就是此监室的牢头狱霸。一姐很在行潜规则,很会看脸色见机行事,所以深受一些管教的青睐,出监帮忙各种内务包括对付特殊人群和病号,回来总能听她谈些监室听不到的话题:什么访民搞政治之类的……

两个班长很反感一姐的霸道,一姐独自睡块板,即使再挤,睡在她旁边的人,也要留出几十公分宽的距离,一定不能碰到她的铺。她每天对着新号嘴里总是骂骂咧咧的,总象谁都欠她的,她洗衣服有独自晾晒的地方,别人不能晒,她欺软怕硬,她老于世故,她应该经历了很多,应该是出于自保而精于算计,她非常健谈,对当下实用的法律还是很有悟性,当谈到孩子和老人时,她那邪恶的眼神里,也会变得温柔起来,就像我们的兄弟姐妹,至亲无异……

由于班长以身作则,不搞特权,监室内人心向善,相对和谐,看到每个在押人对正义、自由、对善的渴望,看到人性柔软、善的一面,抵触恶的本能。

小小监室好似一个社会,最早我是在朝阳看守所里面就有的想法。一个头板、班长,不可一世的样子,监室的一切特权属于她,里面最好的都留给她和靠近她的人。而监室最不守规矩的也是她和靠近她的人,让我不禁想到了高官权贵们,所有靠近他们的,那些亲信们,都能分得好处,规则对他们都如同虚设。而没权力又没关系的,就受欺、受气、又挨罚。让你清晰地看到,真正的风气的主导者,是最高权力者本身和靠近最高权力者的人群,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会成为示范效应,对整个社会风气起主导作用。中国的老百姓你给他一个样式,他就会照样式膜拜和效仿,所以中国今天的局面应该反思我们的掌权者及他身边的人,别再怪及任何一个无辜者,说是我国百姓素质低不适合民主,这只是掌权者自私不肯把权力还给人民推卸责任的借口而已。中国的问题,在怎么有效限制当权者的权力,做到无特权,守规则,以身作则,做到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再只是一句空洞的口号!

我不知道监室内的现象是否可以理解为高层内部保守和革新派都在同台上演,不可避免的碰撞博弈正在进行中……就像在看守所一样,班长就是一身正气,而整人的制度不变,而再好的人最终都不得不向整人的制度低头,而一姐现象一定会重回这个监室,掌管这个监室!所以没有好的制度做前提保障,再有魅力的领袖,也只能是昙花一现,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有后劲不能长效。所以运用好的制度才是保障国家高效、持续、良性发展的首任,我们选择最先进的最好的制度革新,是决定未来与同等发展国家赛跑中抢占至高点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我们需要负责任的有人格魅力的执政者把约束自己和身边的人当己任,运用好的人性制度来管理国家,形成,上不搞特权,坚守规则,破则必惩,以身作则,下不折不扣的按规章制度办事的的社会风气。所以,掌权者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小圈子利益,搞什么特色的民主制度,耽误这个国家的发展,延误这个民族的命运,成为历史的罪人!

3、“死人床”上的女访民

在我出来的前两天也就是6月27号那天,给我们监室安排了一个手缠绑带浑身是伤、打了麻药非常具有攻击性的在押人,晚上8点左右管教通知,说准备来一个故意伤害的,但没有告诉大家这个人目前的状况和特点,大家也都没当回事,还以为就是像平时一样来个新号,只不过是有伤的,大家揣摩着怎么一、二班都会来了。等我值三班了(凌晨2:10–4:20),此人终于进了号,从她进监室不到一天时间里,就连续伤了多人,都是她第一眼看到的和挨她最近的人,这可能跟她受过伤害经历后的应激反应有关。后来想起这个事不禁心有余悸,她进609监室第一个看见接触的是我,还好不知什么原因她没袭击抓花我,让我躲过一劫,我不得不庆幸是上帝保佑了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对于一个长期给服精神药物的有伤人倾向的人,看守所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而不管不顾就给投进609监室中,在致伤多人之后也不愿把其送到适合她呆的地方或坚持给与她必要的治疗,却当着众人的面给其实施“飞板”酷刑,“飞板”在别处叫“死人床”就是将人四肢分开固定在一百多斤的床板上,吃喝拉撒睡都在那,任她屎尿横流也不解开!让人想起古波斯的酷刑“船刑”,就是将人绑在小船上,让船飘在一潭死水中,每天喂吃的,任其在那被自己的排泄物沁润淹没、被蛆虫叮咬,最后在绝望疯狂中崩溃死去!没想到在这能看到历史上绝迹十大酷刑之一的改进版!区别在于没有让她独自飘在一潭死水中,全号的人都看着这个人型的“大”字“飞”在身旁,分享着她排泄物的幽幽气味。看守所白天给她服睡眠的药,夜晚其安眠和麻药过后,身体伤口剧烈的疼痛,使她大声喊叫使劲折腾,紧张气氛造成绿坎人浑身抽搐,呼吸困难,命悬一刻!全监室人整天精神紧张,夜不能寐,精神几近崩溃的边缘。这两天看守所最大的领导都聚集到我们监室,为何从管教到所长没有引起一个人的重视,这难道不是对全体在押人合法权益的侵害,对在押人身体和精神的全面摧残,整人治人吗!

再说死人床上的这个拾荒人,等她清醒药效过后,才知道她是个访民,她清楚的说出自己的名字叫张静,是东北人,她是个孤儿,现在她的养父母也去世了。她说她做的这些事,就是为了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她被强奸怀孕一直告到公安部,最后流落街头,靠拾荒捡破烂为生,捡破烂攒的钱都寄控告信了,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她的事情始终得不到关注和解决,伤害她的人也没被伏法,却依然逍遥法外,而她却被多次精神病,她说好好的人关精神病院都关坏了,她说她现在只想办个证件,能好好的打份工,每天能吃饱饭就好……

4、熬鹰计划的实施

在丰看,从6月1日到6月4日,我被连续提审7次,不过没有发生像朝看那样一次提审超过12小时的疲劳审讯,没有发生之前丰益派出所内粗暴野蛮提审的现象。不过我听同监室的在押人说她的预审张嘴就骂她臭傻B很难听的话。

不过进到监室中,却也暗流涌动。因为之前便衣说过熬鹰计划,我还是防备着,因为确实睡眠是我的致命伤。为维权身体被多次迫害,曾经运动健将的身体如今已是气血两亏,神经严重衰弱的虚弱人士。

从6.4连续提审结束,我开始被安排值班了,睡在我身边的涉嫌盗窃的,接连几天,将喝水的水瓶子塞在我的被褥下,一到夜晚睡觉时安静的监室中就听在耳边快速拧瓶盖的声音,并且不是手就是脚总会在我刚刚睡着时猛的撞到我,要不就是半边身体趴到我的铺上,我实在忍无可忍便先告诉了班长,班长向值班的证实了此事,便训了她,这个人才说出是一姐让她这么做的,我便什么都明白了。管教安排的值班表,我接盗窃嫌疑人的班,一姐又接我的班,每到她们换班、接班时,那我必然会被弄醒,一姐值班时还专门站在我的头顶位置,悉悉索索总是在我即将睡着时搞出点声音,总之所有的事都跟她有关系。

5、监所见闻感悟

在监室中,我惊讶地发现,真正的大奸大恶,一般是不会进到看守所,真正进去的很多都是不够坏的,不懂得做坏人这条路上的规则,莽撞分羹被点水或被钓鱼或做了替罪羊。中国的各大利益,是分山头的,各行各业,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背后都是要有背景靠山的,权力做后盾的。可怜的关在里面的多部都是不小心得罪了人的人,不懂关系学的个体商人和一些升斗小民,看别人这么做赚钱,就效仿着做,殊不知别人背后是关系和背景在作用而自己就只能进局子、坐牢、接受处罚。

看守所采买是个肥缺,一双拖鞋50元,一双外面贰叁拾元的休闲鞋敢卖100元,一套保暖衣300元等,大家一致反映的唯一的洗发水飘柔是水货,还有大家在里面买的日常用品和食品价格普遍偏高……

对中国政局看得越明白,满腔热血,一身正气,一心想干番事业的心才会越灰心。在中国没有背景、不与官员合作的人,想做成事业比登天还难。在中国的这种制度下,弱势发挥展示才艺太难太危险。

你就像那野地里拼命奔跑觅食的牛羊,逃过群狼环噬生存下来,拼命发展壮大团队,把自己养得膘肥体壮皮毛光亮,以为囤积的脂肪能让你渡过饥荒,光亮的皮毛能让你渡过寒冬。殊不知,你的血肉,你的皮毛,在丰盈、光亮时就成了众官员眼中给它们准备的献礼!你壮大的团队只不过是为方便它们收割更多血肉、皮毛而作出的努力。在它们眼中,你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就是它们划定的猎场中的猎物,它们可以予取予求,随意挑捡收割,还美其名曰它们是履行“监管的职责”,是在“为人民服务”!

就拿我和身边维权人的经历,有良心的企业家张耀东,挣了钱不忘家乡父老,为家乡修路,却被人视为肥美的“羊肉”!而最终却被司法滥权,死在了维权的道路上。还有大学生夫妇办公司,为了让自己公司麻烦少点,便给检察院副检察长夫人挂职,最后公司一把变成了这个吃肉不吐骨头的副检察长的,而俩夫妇只能不断的上访,太多太多了……

为什么这么多年,本本分分把生意做红火,不是被冤狱就是被整治;抗争维权,不是被维稳就是被牢狱;他们说是你自己的原因,怪你不与官员合作,不和各部门建立关系,你动了他们的奶酪,你触及利益集团的利益,你告了官员,你向世人昭告他们公开的秘密和丑陋,你就是“最坏”的人,最要被打击的人!

李嘉诚跑了,他是聪明的,他说了没有好的政治,就没有好的经济,更深层次的理解,在一个特权泛滥的国度,谁都有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随时被囹圄,随时被死亡——人人自危。

既然知道三权分立是目前限权最先进、最有效的手段,那还等什么?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民族,用异见来监督约束自己,把他们当成良师益友、当成苦口良药、当成自己的镜子,以竞争促发展,以发展促繁荣,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完美,让这个民族变得更强大,这才更符合当下,倡导的所谓复兴中华的口号!

一个政权只想着把有能力有思想的而持有不同意见的人花人力财力当敌人看起来,而不是说把他们放到适合的位置上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妄图自己一枝独大,这是极其愚蠢的,违反阴阳平衡的自然规律,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

不总是说,治大国若烹小鲜,异曲同工之效。如果我们按照这种做法开公司做企业,我们一定会输得很惨,垮得很彻底,还怎么能在激烈竞争的大环境下抢占至高点!不断发展壮大呢!就因为心胸狭隘而担心有能力的人会超越自己,便采用各种手段提防着,这样做不仅让自己很累,更会加大运营成本,还会伤了真正为公司出力的人。谁还真心的为你卖力?

人是善变多样的,而制度却是统一的,我们靠好的制度来管理,用人把制度完整的不走样的执行下去。不管职务高低,不论谁都只能在制度内权限内行使权力。这才可能成为一个正常的、良性的、可持续的发展的国家!

我总相信,没有天生就坏的人,只有坏的制度坏的环境造就坏的人……

2016.7.8

——转自新公民运动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87期  2016年7月8日—7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