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许万平:政治人物要具备抗击打能力

2016年04月25日

政治人物一旦成为公众人物,你就必须要随时随地准备好去面对来自你的对手、或者是你的敌人的各种各样的攻击——抗击打能力是政治公众人物的一项必修课程。

在中国民主运动的推动过程中,或者是说得更明白一点,在我们这样一种政治文化生态、几千年“文明”劣根性里,我们会经常看到一些专业的或不专业的人,对于政治公众人物很“卖力”泼污水的现象;当然,这也包括后来演变成了双方的拉锯战。我在这里其实并不想去对其双方的谁对谁错进行任何“多此一举”的评判,因为,这真的是很无聊……

我认为,真正的明白人,其实只要冷静地一看,就应该知道,这就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常常所惯用的一种对政治人物,或者是说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整体性抹黑和破坏行动措施的一部分。这也可以用中国的一句谚语“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来形容其真实的目的和用心。

然而,纵观近三十多年的中国民主运动史,中国民主运动可以说基本上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没有能够形成最终的合力,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大凡一旦谁成为政治公众人物,几乎都没有逃脱随后被可以说是强大火力式进攻性全面抹黑的命运。

其实,想来也很正常,政治公众人物之所以要被抹黑,是因为他们的作用,往往会较其他想成为政治公众人物而不能成为政治公众人物的人,更加容易产生比较深远的社会的、民众的,以及中国民主运动自身的,甚至是国际上的重大影响力。还有就是,这些政治公众人物,能够很容易地形成一种真正的政治公众人物主导的凝聚力与向心力;更为重要的是政治公众人物一旦形成了整体性的合力,任何一个政府、政党、组织、集团,甚至于个人,都将会把他来作为一个强劲的对手去认真地对付;更何况特别是现在,我们还处于一个国家专制社会的时代,统治者们为了维护其独裁的既得利益,他们就会理所当然地更是处心积虑,拼命去抹黑政治公众人物的存在,而企图达到彻底清除掉对他们的所谓潜在威胁,以最终达到继续维护其独裁统治的目的。

从以上种种可以看出,政治公众人物产生后,往往又很快就被迅速地诋毁和抹黑。这实际上又反映了两个问题:一是说明我们这些民主人士自身真的还很不成熟,还没有具备抵御外来对我们民主阵营诋毁和破坏的抗击打能力,还无法把持住对政治公众人物的隐蔽保护;二是恰恰证明了我们目前的中国民主运动,的的确确还需要有这么一个政治公众人物团队来担纲,引领中国民主运动的航程,使之真正形成一股强大的凝聚力与亲和力。

应当承认,政治人物的出名,往往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

我认为,政治公众人物的出名,也并不是他想出名就能够出名的。可以回头去看一看,在我们的周围,又有哪一位政治公众人物,在他们还没有出名之前,他们不是被公认了的推动民主运动的先锋、骑士?他们在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坎坷崎岖路上,又有哪一次不是冒着坐牢的危险,一次、二次、三次,四次入狱,甚至是冒着杀头的危险而勇敢地前行着?

在他们的追求民主自由的人生旅途上,的确是从来都没有动摇过前进的步伐;他们为了国家的民主自由法治人权,很少在家里守孝,很少在家里陪伴妻儿,很少与亲戚朋友们玩耍;他们为了这个国家的民众能够有尊严地活着,自己却很少休息,自己的身体健康也顾不上去照顾好;他们为了这个国家的民众能够过上美满幸福的生活,自己却不舍得吃穿,也很少去享受生活……

说实在的,如果说,政治公众人物是为了想出名的话,我敢打赌,他就注定了不可能会成为一个政治公众人物;因为,我敢肯定地说,有这种想出名的想法的人,他绝对是不可能愿意,也无法去承受上面我所谈到的这些“罪”的。绝对不可能!

政治人物在有了名气之后,要随时随地经受住考验,不要轻易被你的对手或者敌人击败。作为我们这些为了推动中国的民主自由的每一个人,我们这些人的评判能力是否掌握得恰到好处,把持得又是如何,这也是非常至关重要的。

因此,政治人物一旦成为公众人物,你就必须要随时随地准备好去面对来自你的对手、或者是你的敌人的各种各样的攻击。

作为一个真心实意在推动民主运动的民运人,我们在面对那些攻击政治公众人物的时候,一定不要意气用事地跟着去闹,要旗帜鲜明地、坚定地站在政治公众人物一边,坚定支持政治公众人物,使那些别有用心的抹黑者的阴谋难以得逞,使我们的民主运动蒸蒸日上,让民主、自由早日得以实现。

由此看来,我们要在中国民主大潮里拿到毕业证,抗击打能力真的是政治公众人物的一项必修课程,也是每一位中国民运人士必须认真对待的一门专业课程。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81期,2016年4月15日—4月28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