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关心政治是法律人的天职(图)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许章润:关心政治是法律人的天职(图)

New!
2018年08月09日

本文是许章润教授在《律师文摘》2015年年会上的主题发言,首发于《律师文摘》公众号(lvshiwenzhai2002)。内容根据速记稿整理,略有编辑,未经本人审阅。

 

为政治凝炼法意

演讲:许章润
摄影:陈夏红

今日北国大寒,天地冻彻。各位怀揣心事,聚拢一堂,心中火热。一路之上,我在想,如此不避严寒,是为了什么。朋友,月总有亏,风岂无悲,置身当下,所虑所言,不外乎家事国事天下事,而总归于此时此刻我们最为忧心之事。所以才会如此风寒无阻,非为吊古,梦绕汉唐,毋宁,心心念念的是当下的安危生计。

那么,当下中国,这关乎安危生计的最为忧心之事,是什么呢?刚才二老已然揭示,题旨深远,多所启发。从国栋君开头致辞的一句话中,亦可引申出一脉线索。国栋说,每年聚会,并非基于什么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似乎也无多少特别的“政治思维”,只是出于知识兴味和学术追求,在聚议切磋中激励思想,而品味家事,回味国事,畅想天下事,尽一份公民之责,也尽一份公民的兴味,不脱这一大框架,总围绕着这一大哉问,而为这个叫做家国天下的一方水土上亿万国民的和平共处、共存共荣,牵肠挂肚,想方设法。究其实,法意人心,家国情怀,所谓务虚者也。是人就要说话,不是自言自语,而是交谈,在交谈中敞开自己,拥抱对方,而涵养人生,而保持人性。

我寻思,国栋所说的“政治目的”或者“政治思维”,实际上讲的是,心逸日休,大家并无个人政治野心,也没什么额外的政治算计,同时,并不认同宫廷政治、秘密政治和王朝政治这一套,当然也拒斥基于市侩政治、民粹政治与争权夺利的官场倾轧之沐猴而冠。凡此种种,非政治,解政治,反政治,腐化政治,非为吾侪所当掺和的勾当,也是今日作育社会、建设政治所当避免的取向。毋宁,生为市民,首先必得操心柴米油盐;身为国民,随祖国的脉动而动;既膺公民,则当关注和参与公众之事。而但凡只要是个人,首先总会萦萦念念于一己的生存安危,谋求安宁、自由、平等与福祉。无他,就因为我们生活在也不得不生活在这一叫做社会和国家的时空,因而,社会如何,国家怎样,关乎身家性命,连接着柴米油盐,规定了我们的生聚作息,则怎能不挂念,怎能不揪心,怎能不叽叽喳喳。

因而,关心政治,乃至于参与政治,一种公民政治本身,是生而为人的人性,是启蒙了的国民的公民自觉,更是法律人天然的禀赋,而构成了法律从业者须臾不应忘怀的天职。从而,它牵扯到法律与政治的关系,特别是强烈凸显出现代政治的开放特性和平等价值,要求法律理性、法律治理联通政治理性,纵贯于公民理性,而合力营造出一个首先是安全,继之以惬意的家国天下。另一方面,政治必得托付于法制并规范于法治,经由法律安排而铺设落地行走的程序肉身,以彰显其开放平等特质。因此,法律人以法律为天下之公器,讲程序,凭证据,讨公道,构成了将政治法律化的特有路径。其实,这是老掉牙的话题,随人类之来而来,但却并非是举世落地的事实,甚至,是非常晚近出现、而吾土尚在奋取之人世景观。故而,仍需深究,不懈追索,世世代代追索,时时刻刻盯紧。否则,一不小心,政治变成反政治,统治蜕形为压迫,法律摇身一变成了打手,那时节,“惊起匆匆,剑倚西风”,大家都要遭殃。

说来有趣,P案审理之际,《环球日报》这家著名纸媒发表了一篇评论,其中一句话,其逻辑,其义理,实在令人哭笑不得。大意是,“此君执业律师,却对政治很感兴趣”。就是说,奇怪呀,一个吃法律饭的,不好好打官司,却捣鼓政治,好比开饭馆的厨师不好好埋头炒菜,却老问这蔬菜作料里有无残留农药,这食油料酒里可曾添加致癌成分,岂非多管闲事。

朋友,除非黑了心,否则,开饭馆的厨师哪能不管蔬菜作料的品质呢?!民以食为天,人命关天,开店掌勺的连这都无所谓,还怎么整嘛!因此,这篇评论的作者要么确实无知,或者,装作无知,要么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各位,律师对政治感兴趣,律师作为法律共同体一员,以法律思维临床应对社会苦痛,而借法律理性来运作落实社会政治理想,是一切现代国家治理的通则,也是现代国家与现代政治、现代法律的高妙所在。小至一案一例,大至立法治国,君不见,无论是美利坚还是欧罗巴,东洋西洋,一俟非常政治结束,社会进入常态政治,那政治场上博弈的,多半都是学法律出身的嘛,做律师磨练出来的嘛!而且,多半是名牌学府法学院的产品呢。就是当今中国,一二把手,顶呱呱,响当当,亮堂堂,来自那一条马路相隔的两所名校,也都有法律学位呢!

其实,这其间没啥子神秘嘛,就在于现代治理是一种法律治理结构,而法律治理,是法律人的治理。法律人的治理,是一个将政治理想转化为法律规范,将法律规范付诸法权程序,而用法律理性来运作政治理性的这一复杂过程。顶细致的技术活儿,利弊俱来,均在于此。但是,至少,它避免了神秘政治的诡谲和宫闱政治的残酷,给人以预期,从而,给人以安全。因此,不是别的,恰恰是政治,我再说一遍,是政治,构成了我们律师、法学家、法学教授,和所有的共和国的公民,应当关心,应当思考,应当长夜萦怀的荦荦大端,是我们理应分享并必须承担的公共事业。换言之,法律和政治是孪生子嘛,从来有分有际,却又不离不舍。就算“法律是政治的晚礼服”,穿上它,穿到法治这个份上,总是双方的体面,更是万民的福分。不是别的,就在于它可能虽无辉煌,也不轰轰烈烈,但却首先满足了对于柴米油盐过日子最为紧要的安全感这一需求。毕竟,亿万国民活在这一方水土,安全和安全感总是最为要命的事。而确定不移的法制和法治,顺应人性却又调理人欲,规范政治的同时又用法律理性制衡永恒冲动的政制,特别是那隐藏冠冕堂皇背后的永恒贪婪而嚣张的人性,在此现代人世间,是最不坏的提供安全的公共产品嘛!至于其他,一件一件,一桩一桩,做一件是一件,料理一桩算一桩,慢慢往这个叫做社会和国家的大厦上加添吧,再说。

那么,紧扣刻下中国的情形,法律或者法治能为政治做什么呢?其间头绪甚众,其实,这几十年在“法制建设”或者“建设法治国家”的名义下,一直在做,做的就是这一套。公私两法,于公共生活和市民生活,齐头并进,连接缝缀,成绩不小呢!但就刻下而言,着眼大处,还是在于保卫社会、建设政治,而首要在于落实主权,“让人民出场”。此为根本,亟需提上议事日程。

所谓“让人民出场”,意思就是说,让笼而统之的集合概念的亿万人民,成年明理、守法慎行的百姓,还原为个体选民,以具体个别的选民身份,合法有序,理性和平,每个几年,行使回普选权,从日常的市民和国民这个状态,经由当回选民而当回公民。进入公共生活的国民才算是公民,而自由在于通过分享公共权力而存在于,并且仅仅存在于公共生活之中。否则,只能任人宰割,总是朝不保夕。为此,逐渐松绑社会,开放政治,而培育配套条件,特别是公民的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才是大是大非。大经大法。毕竟,没有这一合法性主权加冕仪式,则人民主权犹托空言,毫无实质意义。一日无此程序,一日无真正的人民主权,《宪法》文本写得再漂亮,顶个球。

“让人民出场”,意味着经由可操作性法权程序表彰主权,从而奠立落实政权的政治正当性。论本质,论主旨,现代政治旨在“建构主权,分清敌我,划分公私,进行决断,提供和平”。——注意,是“提供和平”,而非仅只“维护治安”。没有一个主权体的确立,各位,难以确定全体公民分享的共和国之为一个公共家园,这所谓的家国天下就有可能成为一党之天下,一派之庭院,一家之私宅,一姓之私产,则共和国形同匪帮,人民无以措手足。

有鉴于此,今天还要重申这一普世大白话,即共和国是我们分享的公共家园,而非一党一派一家一姓的天下。其实,此亦并非新意,只是“照章办事”,实为1911后新中国的政治遗产和文化传统,早为国共两党所接受,所奋斗。早在1912年的中华民国约法,1947年的中华民国宪法,1982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分别是第一条和第二条,都曾规定和依然规定着国家主权属于中国人民这一条,如今之让人民出场这一法意措置,不过是要把它坐实了而已。不管这个国家叫做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其他什么,其为全体国民分享的公共家园,国家的主权属于全体国民之全体,这一条,总是政治的根本,需要通过人民之以选民身份出场来确定下来。这一条坐实了,庶几乎,人民身为主权的一统代表,才能真正挺直了腰杆;也只有如你我一般的千千万万的具体的个人,这个“人民”的具体肉身,作为一介市民、国民和公民,作为一个个体,在公共生活中分享权力而活得像个人样,这国家才不至于沦为匪帮。

从国家理性而言,自现代早期地中海文明以还的“权势国家—权力政治”这一国家1.0版,进至大西洋文明往后之“宪政国家—宪法政治”这一国家的2.0版,再到晚近“文明国家—文化政治”这一国家的3.0版,契合的恰恰是“富强、民主和文明”这一近代中国的奋斗进程。今日中国初步度过追求富强的1.0版本,正需向国家的2.0版本升级,是再明显不过的是,而亟需启动这一进程也。所谓“现代中国”之最终成型落地,必须跨过这一门槛,跨过这一门槛,就在此一搏!

也就因此,还需强调的是,既然政治的主旨在于缔造和平,那么,它意味着不能“用治安对付政治”,而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用政治对付政治”。换言之,开放政治,开放权力,让公民行使《宪法》第35条规定的各项权利,经由横向联合,有序参与政治,分享政治权力。倘非如此,视之为违法犯罪,甚至以敌我关系定位,以此种思维来处理一国之内的公民政治,则其之为反政治,一种前现代政治,将“提供和平”这一政治秉赋等同于“刑事治安”,意味着这个国家骨血孱弱,终究难以为继。至少,保留异议,善待异议,是这个民族作育思想活力,是这个文明涵养强健魂灵的不二法门,也是它们之自信与自强之最佳表现,而在和而不同的众声喧哗中,凝练民族智慧,提澌民族思维,积攒公共理性,缔造伟大共和国。所以,刚才二老所讲的言论自由、表达自由、信仰自由、良心自由,我之作为一个人,天生德于予,因此我具有秉持一己之良知良能,来与天地对话,从而,对政治发声和参与这样一个位格和权能,是天造地设,任何人不可剥夺的。

从而,需要将政治进程转换为行政治理,将行政治理纳入法制体系,在透明法权中依法施治,而以立法来进行政治决断。讲到这个地方,我想再说一遍的是,迄而至今,中国的国家治理和政治转型有待进入常态政治,一种以建构全体国民在政治上和平共处为目的的国家2.0版本。那种以治安对付政治,以行政吸纳政治,而以市侩主义民粹主义的小恩小惠,来收买政治的做法,不打自招的是政治的反政治,道出了号称共和国的朗朗乾坤之下,政治仅为少数人垄断,而未成为天下众人之事这一虽说反讽但却真实冷酷的现实。

一男两女,三副肩膀,六只手,连接法意与人心,贯通法制与政制,撑起一份刊物,也就是擎起一片天,而为此众声喧哗,而为此公共生活之营造,发一声,喊一嗓子。不易,不易,实在不易。谨缀数语,聊表敬意,并祈平安,盼望大家一起安宁过好日子。

陈夏红的广播站
微信号ilovesihe

——转自新世纪(2018-08-0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1期,2018年8月3日—8月16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