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胥志义:全球化中子虚乌有的“国家利益”

2016年08月29日

一,全球化不可阻挡

人类从农业经济自给自足经济向工业经济市场经济的发展过程,实际上是生产分工与交易不断扩大的过程,也是生产日趋专业化的过程。生产专业化既有利于采用专业工具(机器),以提高生产效率,同时又有利于发挥某种技术或资源优势,以扬长弃短。所以市场经济可以带来经济快速发展以及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有人说,市场创造财富,此论并不准确,市场并不创造财富,由生产专业化带来的高生产效率和生产优势得以充分发挥,才能最大限度的增加社会财富。但没有市场和交易,便没有生产专业化,当然也没有由专业化的高效率带来的财富。

生产专业化表现在三方面。一是生产环节的专业化。如农业生产耕作与管理(水利除虫等)的分离和专业化,生产工具(机器)生产的专业化与消费产品生产的专业化。二是生产的多样化。如工业生产的发展及工业产品的多样化,第三产业的发展及服务的多样化。三是生产的地域专业化。如煤炭生产集中于煤炭资源丰富地区,由某一技术为主干的企业群,集中于主干企业所在地。地域生产分工和地域生产专业化,会由小范围地域逐渐向大范围地域扩展。当这种扩展突破国界时,出现生产的全球范围分工。这一生产分工突破国界的扩展过程,便是全球化过程。

现在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做到完全的自给自足,除非这个国家不想发展经济,回到农业经济时代。A,任何国家不可能拥有构成现代生产所必须的全部要素。因而不可能形成满足本国全部需求的所有生产。B,任何国家不可能所有的产业与其他国家同样产业相比都具有高效率的生产优势,如果追求一国主要生产的门类齐全,高效率的产业难于做大,低效率的产业无法淘汰,将影响这个国家整体生产效率提高。C,任何国家所有生产,不可能在技术方面都具有独特专长,有的国家某一生产有技术专长,另外的国家则可能在另一生产中有技术专长。比如中国的瓷器生产,瑞士的手表生产。美国技术创新产生的高科技企业,德国工匠精神产生的高质量制造企业。

实行生产的地域分工,既可发挥和促进不同地域,或效率或技术或资源的专业生产优势,又可通过交易实现消费水平提高。热带地区的香蕉,进入北方的家庭,提高了北方人的生活水平;沙特依靠石油富裕,世界缺油地区却也依赖沙特的石油发展经济;美国率先发明并生产出手机,迅速到达世界各国人民的手中,带来世界人民通讯的方便。所以,所有阻碍商品跨地区跨国界流动的措施,都会阻碍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民对更美好生活的追求,必然会要求拆除阻碍商品流动的国界藩篱,这个国界藩篱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全球化过程就是拆除国界藩篱的过程。

一个封闭的国家,必是生产落后、消费落后的国家。任何国家要改变这种落后,终将或主动或被动选择扩大与其它国家的经济交往。全球化不可阻挡。

二,全球化的三个阶段

1,商品输出阶段

地区或国家在发展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主要是科技原因,产生差异。那些科技领先的国家,其包含先进科技的产业或工业开始强大,当这些产业生产的商品在本国出现饱和时,这些国家要维持经济发展,必然寻求商品扩张。取消贸易管制,打破国家权力对商品市场的分割,正是这些国家率先提出的。甚至有国家以枪炮来强制打开他国市场。

对于这种商品扩张,我们曾认为是先进国家对落后国家的经济侵略。其实,商品扩张只要在具体买卖过程中没有破坏自由买卖规则,对买卖双方是双赢。买方自愿买本国没有或更好的商品,以提高生活水平,如何是生产者对消费者利益的侵害?即便有国家以强制手段在他国打开市场,强制针对的是国家对商品跨国界流动的管制,而不是市场自由交易规则,所以谈不上是国家利益对抗。

工业产品由先进国家向落后国家的流动,必然要求落后国家也有某种商品向先进国家流动,单向的商品流动不可持续。所以落后国家多以出卖资源(资源也是一种商品),或某种传统产品来换取先进国家的工业产品。落后国家对先进工业产品的渴求,使其被迫放弃经济侵略的观念,并渐次打开国门。由此大体形成一个先进国家输出先进工业产品,落后国家主要输出资源产品的商品交换时代。由于这一时代的特点是由先进国家主动和主导,我把先进国家经济的特点,即先进工业产品向全世界的扩张,称为全球化的商品输出阶段。这一阶段从资本主义发展开始,大约至共产主义国家的瓦解(以苏东巨变和中国开放为标志)为止。

2,生产要素流动阶段

当先进国家的产业发展达到一定程度时,先进国家经济增长的成本在不断提高。A,工业生产过于集中于先进国家与资源并不全在先进国家,提高了先进国家的采购成本。B,工业生产过于集中于先进国家与市场在全球,提高了先进国家的销售成本,C,由于先进国家的发达,人民收入普遍获得提高,因而劳力成本在提高,与落后国家相比,可能出现十倍以上甚至几十倍的差距。而且劳力成本的提高是先进国家生产成本提高的主要原因。

经济学有一个产业转移理论,即生产成本主要是劳力成本出现因地域带来的差别时,资本会向成本低洼地流动,即由先进国家流向落后国家,由此带来产业转移。产业转移本质上是一个经济发展水平的自然均衡过程。如果没有国界对资本流动的限制,它会缩小国家间的经济发展水平差距。我们看到,那些实行市场经济的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由于它们理念相同,体制相同,资本在它们之间的流动障碍很少。所以,这些国家虽然有的创新能力很强,有的较弱,有的有资源,有的资源贫乏,但它们之间经济发展水平差距较小。为什么?皆因它们之间对生产要素跨国流动的限制很少。生产要素是生产发展的推动力量,包括资本、技术、人员等。经济发展是生产要素推动的结果。由于人员流动具有较大制约因素,资本技术的流动对落后国家经济发展特别重要。所以,资本技术从发达国家向不发达国家的流动能均衡国家之间经济发展水平差异。

但这个世界是政治的世界。殖民经济的观念助长民族主义,共产主义把外来资本视为万恶之源,国家统治者的主权观念也产生排外行为。因而使世界上的一些落后国家,特别是那些共产主义国家,采取封闭的国策,难于通过生产要素的流动来缩小国家间的经济发展差距。世界出现有着巨大鸿沟的发达与不发达两种国家。与这种种观念和国家行为相关。随着自由的发展,民主的扩张,特别是共产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的瓦解,妨碍生产要素主要是资本流动的国界藩篱逐步被打破。引进资本技术成为落后国家发展经济的重要手段,由此世界进入到生产要素流动的全球化阶段。这一阶段与商品输出阶段的分界点,以苏东巨变和中国开放为主要标志。因为东西方两个庞大阵营冷战的结束,解除了世界上生产要素流动的最大障碍。

这一阶段有什么特征?A,发达国家由先进工业产品输出转变为资本技术输出。不发达国家的商品出口则由主要为资源性产品向多样化包括工业产品转变,贸易顺差多出现在落后国家。B,原先进国家经济发展减缓,以失业增加为特征的社会危机濒发,福利国家受到冲击。相反,落后国家经济发展加快,人民收入提高。但其发展趋势与原先进国家发展过程相同,日益面临以劳力成本为主要构成的生产成本提高的压力。C,当落后国家的发展达到一定程度,其生产边际成本接近原发达国家时,国家之间的竞争进入到生产效率与生产优势的竞争,无法提高生产效率且无独特生产优势的国家将进入“中等收入陷阱”。

目前的世界,正处于全球化的这一阶段之中。

3,规则趋同阶段

商品以及生产要素跨国流动,实质上是一个市场突破国界的过程。不论商品还是资本或技术,背后的所有者都是一个利益主体。它们在市场中,既相互依存,又相互竞争对抗。建立公平的市场规则,是保证任何市场主体,在任何国家获得公正对待的必然要求。所以全球化除了要求取消国家对经济要素流动的管制之外,还越来越来要求国家之间的体制和规则趋同。因为没有公正和统一化的规则,便没有经济一体化的全球秩序。

但破坏公平规则的,仍大多是国家行为:A,国家直接成为微观经济活动中的利益主体,如大量设立国企。由于这一主体可能甚至必然获得国家权力支持,将会对其它市场主体的利益构成伤害,无法形成公平竞争。B,国家出于各种考虑,对本身并不具有效率和技术优势的本国企业进行支持或保护。如以关税或非关税措施,保护本国落后企业,以控制汇率来支持本国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C,政治体制和规则带来的竞争不公平。如有强大工会组织的企业与没有工会组织的企业竞争不公平,建立于有着严格环境保护规则国家中的企业,与建立于环境保护规则松弛国家中的企业,竞争不公平。D,政治或意识形态对经济规则的破坏。如国际上的“经济制裁”,中国的抵制日货、美货、韩货等。

显然,在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之内(指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由于有着统一的、公平的、稳定的规则,因而有着井然有序的市场经济秩序。但在世界上,国家主权的过于强大,使商品和生产要素流动的全球化,与国家管理的随意性产生巨大矛盾。市场经济所需的普遍性原则,如私有、自由、竞争、公平、信用等,无法约束国家主权的任意性。致使世界各国有联系相当紧密的经济,却无建立于统一规则下的经济秩序。这固然与政治、体制等等的因素有关,而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把市场经济中市场主体之间普遍存在的竞争性对抗性,当市场主体来自不同国家时,理解为国家利益对抗。

比如中国为了控制奶粉进口,与外国谈判提高奶粉关税,说是保护中国奶粉产业,进而说是保护“国家利益”。那些有着奶粉生产优势的国家则不同意提高关税,也认为是在维护他们国家的奶粉产业,进而是维护他们国家的“国家利益”。于是两国官员为各自的“国家利益”唇枪舌剑。可他们是在维护“国家利益”吗?国家利益是全体国人的利益,不是一个人或一部分人的利益。中国控制奶粉进口,保护中国的奶粉业,及上下游企业,包括就业,却会侵害中国消费者利益。中国消费者买不到他认为性价比更好的奶粉了,显然侵害了消费者利益,难道消费者利益便不是国家利益?保护了中国生产者利益,却损害中国消费者利益,如何是保护“国家利益”?同样,那些有着奶粉生产优势的国家官员,不断的想办法扩大出口,固然支持了本国从事奶粉生产的这部分人的利益。但出口增加使买奶粉者即消费者大大增加,会改变国内奶粉的供需状况,抬高奶粉价格,一样损害了本国需购奶粉者的利益,如何是“国家利益”?

以上只是举一个小小的例子。市场经济中市场主体的普遍对抗性,使国家行为不论支持或限制任一市场主体,都会对另外的市场主体形成影响,在全球化时代,受益受害的主体,甚至分不清是哪一国的人民,哪来的对某国所有人都有利的“国家利益”?其实现在我们所说的“国家利益”,绝大多数是政治家想象出来的,属于“子虚乌有”。(个别如领海争议不在此列)

正是由于政治、意识形态以及上述对国家利益的误解,建立一个世界上公认的统一的经济秩序规则,现在看来,还困难重重。所以全球化虽已进入到生产要素流动阶段,却还没有进入到规则趋同阶段。但商品和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与不同规则对市场的分割,存在根本的矛盾。商品和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最终会摧毁不适合市场和公平的国家体制规则,规则趋同的全球化时代终将到来(在下一节《威权体制的衰落》中还有较详分析)。TPP和TTIP的建立和运行,或是这一时代的开始。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0期    2016年8月19日—9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