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杨光: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2016年04月21日

大家都知道,避税天堂有猫腻,离岸公司水很深,所以,各国政治人物若是品行端正,屁股干净,而且也还爱惜羽毛的话,都会尽量远离此是非之地,绝不愿意让自己和家人与避税天堂、离岸公司扯上瓜葛。而在任何一个正常国家,一旦大权在握的政治人物或其亲朋好友——其中当然也包括姐夫、儿媳、女婿甚至女儿的家庭教师在内——与避税天堂、离岸公司扯上了瓜葛,那就难免产生瓜田李下之嫌,也就不得不对国家、对民众、对舆论有所交待,交待不清则前程堪忧,或有丢官罢职之虞。

并不是说所有的离岸公司都有不法活动的嫌疑,但必须承认,离岸公司因其虚拟化、隐秘化、黑箱化等特殊性质,更容易为洗钱、偷漏税等犯罪活动提供渠道支持,也更容易为贪官污吏、不法分子隐匿收入、转移财产提供合法化途径。人们对涉足离岸业务的政治人物的疑问是:作为国家的高层统治者,作为政府的负责官员,人民将国家、政府交给你和你的同事治理,你和你的家人却将自己的资产悄悄转入离岸公司,这像话吗?说得过去吗?——这就是为什么民意和舆论对政治人物涉足离岸公司实行“有罪推定”的原因所在。

某种意义上,所谓离岸公司就是空壳公司,假公司,因为它徒有公司之名,而无生产经营之实,其在公司注册地的存在本身,始终是一种虚拟的、法律上的存在。投资者设立离岸公司的目的,往往不是为了生产经营,而是为了逃避税收,或逃避外汇管制,或逃避金融监管,本质上,离岸公司是为资本运作而存在,或者说,离岸公司就是一种不以生产经营的绩效而维持其生存,却以资产转移的低成本和秘密性而彰显其存在价值的畸形公司。中国政府2006年出台的为离岸公司并购控股国内企业大开方便之门的“10号文件”便称离岸公司为“特殊目的公司”。

孔子主张“正名”,而离岸公司的最大“优势”却是隐姓埋名,逃避正名:化名股东,匿名资产,冒名业务,虚名机构。应该说,允许这样的畸形公司存在,允许其堂而皇之“发展壮大”、在国际资本市场纵横驰骋,这是国际市场失调、国际经济失序的结果,是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在贸易、投资领域——尤其是在投资领域——设置壁垒,各自为政,因自私自利而缺乏协调与配合,让人找到漏洞,钻了空子所形成的恶果,是全球治理失职、失败的结果。面对离岸公司这一恶果,是以透明化方案去遏制它、改革它,还是将错就错维护它、利用它,美国选择了前者,而中国选择了后者。在国际经济中何谓“负责任大国”,由此可见一斑。

一般来说,离岸公司与注册地的真实关系,就是花点小钱,买个合法身份的关系,除此之外,两不相妨。离岸公司在其注册地一不用人,二不占地,三不报账,四不纳税,只需每年向当地政府缴交少量的管理费,就可以高枕无忧,永续生存。离岸公司的设立、转让、重组、撤销等各项事宜都极其简单,毋须审查,毋须验资,毋须批准,毋须当事人亲临,可以全程交由莫萨克·冯塞卡这类优质服务公司进行一站式服务(但现在大家知道了这种一站式服务的弊病所在:一旦泄密,便一览无余,无从躲闪,无可遮掩),这些事情通常二十四小时之内便可以轻松搞定。

但是,对于贪官污吏和经济犯罪分子而言,程序简单、管理省事并非离岸公司的主要优点,更具吸引力的,则是离岸公司的资本金来源,股东、董事名单对公众保密;其资本运作既私密又安全,不受注册地政府监管;只要账户上有钱,外汇进出可以不受外汇政策的限制,而这些事情是绝大多数国家的正常公司没办法做到的。离岸公司的要害在于,虽然不务正业,不事经营,但其资本运作、资金往来却都是真刀真枪、真金实银。如此表里不一,虚实相悖,明里是内资、外资的资本融通,实际上可能只是换了个名义自己给自己当白手套,自己给自己控股,自己兼并自己。这就为腐败、洗钱等犯罪活动留下了足够广阔的腾挪空间。

顺便说一下,中国的境外投资来源地第一是香港,占绝大部分,第二则是蕞尔小岛英属维尔京群岛,而美、英、德、法四个全球主要的对外投资国2015年对中国的投资占比不足5%,这一现象非常奇怪,却没有引起中纪委或其他部门的重视,也没有引起舆论的检讨。香港、维尔京群岛都是国际著名的离岸金融中心,众所周知,大批的中国富人(包括红色权贵家族的子弟)都将其离岸公司设立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而不论离岸公司设在何地,香港是他们设立离岸账户的首选地,一是香港隔得近,便于资金经管,二是“一国两制”对权贵们是个好东西,既可以从政治上占“一国”的便宜,又可以在经济、金融上钻“两制”的空子。由此我们不妨猜想,中国官方统计表上年年飙涨的所谓外商投资其实大有可疑(比如2015年被投资界称为“外商撤资年”,但官方数据却与此相悖),也许其主要成份是经离岸公司洗过的贪贿赃款,或是沿地球绕了一圈由原先的国有资产变成离岸公司的私人资产的假“外资”而已。

注册于巴拿马的莫萨克·冯塞卡法律事务所是从事离岸中介服务的佼佼者,曾为二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二十多万家离岸公司提供一站式服务,其客户包括143位东西方各国政要,中国现任、离任政治局常委习近平、刘云山、张高丽、贾庆林、曾庆红、李鹏、胡耀邦、毛泽东共九人的家属赫然在列。其中,李鹏的女儿李小琳身为国企高管却在海外隐匿巨额私产,贾庆林的外孙女身为赴美留学生却坐拥离岸公司,不仅违反党纪,且一望而知是腐败所得;其他常委家属——包括习近平的姐夫——则是以私商身份拥有离岸公司,或有可以辩解的余地。这是此次巴拿马文件泄密事件所披露的中共高官家族转移财产之冰山一角。

事实上,中国是在全球避税天堂注册离岸公司之首,莫萨克·冯塞卡最大的客户群体就是中国的官员和富豪。为了更好地服务于中国市场,它在香港设有分部,在中国各大城市设有八家办事处(占其海外办事处的三分之一多)。中国的顶层高官、顶级富豪对于开办离岸公司是如此热衷,趋之若鹜,此事当然会让那些蒙在鼓里的普通中国百姓感到痛心,因为这些热衷于“离岸”者正是掌控这个国家庞大资源、操纵亿万人民身家性命的“核心”阶层,是“中国奇迹”的主要受惠者,是所谓“精英中的精英”,他们本应该留恋这个国家,反哺这个国家才对呀!他们如此大规模、如此肆无忌惮地背弃这个国家,迫不及待转移其财产,无论如何,这不是一件说得过去的正常的事情,足以令普罗大众对中国的前途命运丧失信心。

然而,巴拿马文件在欧美各个涉事国家引发舆论哗然、群情嚣然,冰岛翻了天,英国、阿根廷炸了锅,就连俄罗斯的普京“大帝”也不得不亲自出面为自己撇清,唯独中国风平浪静,波澜不惊,“风景这边独好”。在中国,阿桑奇和斯诺登是英雄,巴拿马文件则是敏感词,不知道的自然是蒙在鼓里,而知道的人似乎也不以为意,并没有像英国人、冰岛人那样表现出“原来如此”的惊讶和“竟敢如此”的愤怒。媒体麻木不仁,舆论无动于衷,只有《环球时报》刊登了一篇欲言又止、阴阳怪气的评论文章,其他媒体则不置一词,全当巴拿马文件不存在。更奇怪的是,那些榜上有名的中共常委、前常委及其家族子弟竟也超然于外,淡然处之,跟没事人似的。除了胡耀邦之子胡德华作出直接回应,其他当事人既不否认,也不辩解,全当没这回事,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在正常国家,这种傲慢态度是比隐匿财产本身更加不可原谅的政治错误。

中国的民意为什么如此麻木,中共涉事者为什么如此淡定,也许是对“党管新闻”、“媒体姓党”、网络防火墙的威力过于自信?也许是心存侥幸,认为巴拿马文件终究只是一阵风,像《纽约时报》、彭博社对温家宝、习近平家族隐秘财富的揭露一样,像同样由ICIJ(国际调查记者联盟)所发布的《中国离岸金融解密》一样,风过无痕,燕过无声?

但我认为,舆论的平静,民意的麻木,涉事者的淡定,这一切其实都是假象。正如当局欺瞒人民,人民也在欺瞒当局。此事不过是当局假装瞒住了人民,人民也就假装被当局瞒住了而已。在互联网时代,想要封锁巴拿马文件这样全球皆知的热门议题是极其愚蠢的行为,他们严重低估了中国网民的智商,也严重高估了红色权贵瞒天过海、掩耳盗铃的能力。对政治而言,高压之下的平静是比喧嚣之下的愤怒更加有害的东西,因为信任丧失了,心照不宣了。佛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习近平当局处理巴拿马文件的方式是完全不对的。倒不是说他对人民不负责任,而是说他对自己不负责任。人们原本对“姐夫”的事情半信半疑,他恰好把人们的疑虑打消了,“打铁还需自身硬”的神话就此破灭了。而三年多来,习当局政治向左,经济向下,外交向后,唯一的亮点就是反腐,吸引民粹、发动个人崇拜的唯一资本亦在反腐,而这一回,不是“西方敌对势力”,不是别人,是他亲手把反腐的旗杆拔掉了。ICIJ组织几十个国家的上百名记者调查提供的腐败证据就摆在那里,现存的免费的证据你不去核实,反而要封锁,谁那么弱智还相信你是真心反腐啊?

2016/4/1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81期,2016年4月15日—4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