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杨子立:患者杀医生:丛林社会之一斑

2016年10月11日

10月3日莱芜发生了一起患儿父亲杀医生的事件,由于近来砍杀医生护士实在太多,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中央政府的对策不过是加强保安,但是医院的保安怎么可能防止住故意来杀医生的患者呢?难道每个医院要像机场一样进行安检吗?

具体到每个个案,有痛恨杀人犯的,也有幸灾乐祸认为医生该杀的。凡是同情杀人犯的,本人或亲属或多或少都可能遭遇过医院的盘剥或怠慢。尽管在医院的遭遇跟医生可能有直接关系,但更大因素可能是体制上的或者医院管理方。可是患者的仇恨却无不发泄给了医生。

既然患者杀医生不再是偶然现象,人们不得不思考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声音最大的,是医改的两派都拿此当论据给自己的观点寻找支持。市场派认为公立医院垄断造成了效率低下和服务质量的下降,而反市场派则认为医疗市场化鼓励了唯利是图,造成患者被医院盘剥和由此产生的怨恨。如果非要在医改上采取立场,作为自由主义者,我肯定是支持市场派的。但是,即便市场派的学者完全占据各级政府的卫生部门领导职务,医患矛盾仍然难以解决,患者杀医生的现象还会继续下去。

我认为根本的原因在于社会丧失了基本的规则,如果有的话,那就是丛林规则。根据霍布斯的丛林规则理论,每个人跟每个人都可能是敌人。在这样的社会相信别人的人最容易受害。所以在丛林社会最缺乏的就是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在医患关系问题上,核心的关系恰恰就是信任。因为信息不对称,患者只能完全信任医生。但是在丛林社会,体制鼓励医院的短期寻利行为,医院则鼓励医生盘剥患者。尽管大部分医生也是有良知的,但他们的良心标准已经退化不少。比如医生都知道吃药好于打针,打针好于输液,但是现在城乡几乎每个医院都很少肌肉注射,不是吃贵药就是输液。在这种情况下,医生和患者之间的不信任是普遍的,一旦患者产生了人财两空的后果,就本能的认为是医生把自己玩弄了。即便是只有1%的人财两空患者家属诉诸暴力,考虑到中国每年重病患者几千万的基数,杀医生就成了大概率事件。

按照反市场派的医改思路,医疗应该完全回到计划经济,也就是价格完全由政府定为低价,医护人员也都低工资,完全排斥民营医院。但这样做造成计划经济时期医疗资源极度短缺,医生和设备都不够,走后门严重,服务质量也很差,占人口多数的农民实际上被排斥在公立医院的服务范围外。回到计划经济老路等于饮鸩止渴,也许可以暂时缓解医患矛盾,但是导致的看病难弊病更大。

市场派要好一些,开放医疗市场会鼓励民营医院的成长,尤其是放开教会和慈善机构举办非营利医院更是天大的好事。但是在丛林社会里,民营医院照样不会按照预期的轨道发展。从技术上讲,中国实现不了食品的安全生产吗?市场经济这么多年为什么竞争机制没有把假冒伪劣驱逐出市场?这是劣胜优汰的大环境造成的。现在我国的民营医院总数并不比公立医院少,但唯利是图表现的更加赤裸裸。至于各种真正的非营利医院,考虑到政府也是丛林中的一员,就如同对待NGO一样,它不可能让你成长做大。

丛林社会的原因,是因为区别人类社会和兽类社会的基本标准——法律——被工具化了。在国家机构中,政府是行政机关,也就是执法机关,但是因为谁都知道的原因,各政府部门向来是把上级党政命令置于法律之上。最终法律沦为和金钱一样的工具。有能力操纵法律的人借此渔利,而聂树斌那样的底层民众则容易变成法律的受害者。那些真正追求公义、拿法律死磕的律师们反倒成了“犯罪分子”。既然从顶层开始,为了利益谁都可以不顾公平和法律,中国自然就沦为丛林社会。

丛林社会的基本现象就是每个人都把其他人当作潜在的敌人提防,我在深圳这个移民城市感觉尤其明显。比如到街上你借人手机打个电话,基本上你是借不到的,因为每个人都要防备你,也许你会抢他手机,也许你会利用他的手机搞诈骗。政府同样可能给你设局。深圳市在路边划了很多停车位,表面上看似乎是给市民免费停车做好事,实际上不明就里的车主只要停车没有马上用某软件缴费,不但要补缴两倍高额停车费,还要以交通违章的名义罚款500元。你只有时刻把正腐当敌人加以警惕才有可能不跳进坑里。根据官方给出的泊位内违停数据估算,深圳2015年光路边车位内停车罚款就大约1.5亿元。

中国就像一个全身腐烂的重症病人,只有脸面和衣服还看得过去。患者杀医生仅仅是这个巨人衣袖里流出的一滴脓血。强拆、电话诈骗、地沟油、毒奶粉、天价房、70元养老金、上学难、滥施暴力等无不是在其他地方透出的血污。在这块人人为敌的土地上,爱党爱国、无私奉献、正能量,无非是忽悠别人给自己服务的工具。那些真正追求自由和平等的人,在丛林社会里只能被逆淘汰。

患者杀医生的后果之一肯定是医疗资源的进一步减少,不必要的安保措施更多,患者负担更重。在一个背弃人类文明普世价值的丛林社会,谁来主导医改也无能为力。短时期来看,就如同虱子多了不咬,丛林社会还可以继续。长期来看,除了凤凰涅磐式的重生,中华民族很难有其他出路。

——转自参与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3期  2016年9月30日—10月13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