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野靖环:东城拘留所15日“游记”(二)

2016年06月22日

 

(接第184期

一、入所检查

晚上8点半,我和朱秀玲、郑威、张善根、王秀珍5人被带进拘留所大厅左侧的体检室。女法官郑炳汝把一摞表格放在医生的桌子上。她背靠着门旁的墙边看守我们。立案庭秦厅长、法官王谦,还有法警队长112066带着十多个法警在门口外面左右排成一圈。

医生来了,念第一张表格的名字就是我,他问我有什么病吗,我说没有。他就要测血压,一看手铐还没有打开,就大声说:检查身体还不打开手铐?都进了医务室了还带什么手铐!

结果不知道谁拿着钥匙,秦庭长到处问手铐的钥匙。一个女法警把我的手铐打开了,医生抬头看看后面的王秀珍等人,就说:把后面的都打开!

然后,他问我因为什么事进来的。

其实在问我之前,他就应该知道我们的事了,因为我带着手铐,在大厅里扯着嗓子说:郑炳汝、秦庭长,你们这些没人性的东西!你们这些法警抢手机、打人,你们就是一群土匪!我慷慨激昂地演讲着,所有的法官法警没有一个说话的。我有点奇怪:这里是拘留所,有被拘留的人竟敢在这个地方随便说话,拘留所的警察也应该来制止啊,可是没有人来管我。

我转身指着郑炳汝跟医生说:这些法官法警抢手机、打人。

郑炳汝一句话也不说。

我还说:就是这个叫郑炳汝的,长得漂亮的脸蛋,却是蛇蝎心肠,是个最坏的法官;她干了违法的事,我们去向庭长投诉控告,结果把我们抓到这儿来了!她还在法院抢我们的包、搜我们身。

那个医生就说:就写扰序吧。

我们几个同时说:我们没有扰序,是他们违法。

医生没说话,还是在那个空格纸上写了“扰序”。

说话的功夫,医生给我量血压,还是问我:你以前有什么病?我说我什么病也没有。医生说:你这么大岁数了,你没病吗?我说,我真的是什么病都没有。他还问:你血压高吗?我说:不高。

大夫给我量完了血压,什么话也没说,在那个表格上写了几个字。

我血压肯定正常,虽然折腾一天了,但是我不着急不上火,心静如水,血压怎么能高呢?从大夫的问话中,我感觉到,如果我要说我有血压高、心脏病,有可能就不会收我了。那天恰巧我是顶着满头白发进去的。医生是有经验的,他觉得岁数大了,又被拘留了,一紧张血压就高了。按规定,血压180以上是不收进拘留所的。

我后面是王秀珍大姐。她坐到椅子上,大夫一看表格就说:70多了还送拘留所来了?

王秀珍马上说:大夫,我也没有高血压心脏病啊!我身体好着呢,就是近视眼,没关系的。我这次就是最后的机会了,幸亏西城法院送我来了,要不然我以后更没有机会了。

大夫说:超过70的,我说了不算,要请示所长,您外边儿等着吧。

我指着张善根大哥说:那老头儿74了。大夫没说话,开始给朱秀玲测血压。

朱秀玲今年正好50岁,15天后的5月12日是她的生日。

后面是郑威,我们都知道郑威平时的血压就很高,再加上这一天的劳累辛苦,现在的血压肯定很高。大夫量完血压就让她坐在旁边休息,然后对我们说:你们三个人,我要向所长汇报。

医务室对面是检查随身携带的物品的地方。一个50多岁的男警察在这儿值班,把我包里的东西都翻出来看了一遍,也没有登记,都收回去了,就是把钱登记了,我的钱大约是870多块现金。他把钱数登记在一个四层的单子上,然后让我把钱重新放回钱包里,给我一张单子,让我保存着,说走的时候按照这个单子核对我钱包里的钱数。

这些手续和以前我进拘留所的时候有了很大的变化。以前进拘留所,基本上不给你保存什么东西,经常有人带了现金,出来的时候就没有了,根本没处查。你要是投诉,也没有办法证明你带了这些现金。还有戴首饰的人,进来的时候肯定不让带进监室的,那么出来的时候也是都找不到了。我从来不戴首饰,没有发生这样的问题。

我在2001年进朝阳拘看所的时候,因为我是从家里被抓的,所以,就带着一串钥匙,还拿了一个小小的钱包,里面放了10块钱,我想出来回家要有路费啊。结果进到筒道里了,一个女管教坐在筒道入口的桌子前,说:我告诉你,钱包手机是贵重物品,可以存上,其他东西扔了!这里没人替你保管啊。

我看见,其他人摘掉首饰,就扔进垃圾桶里。一个女的哭着说:求求你帮我保存这个戒指吧,这是我的结婚戒指。女管教恶狠狠地说:扔了!到这来还说结婚戒指,有本事别进来!

我看着那个垃圾桶,忽然产生了邪念:要是我负责倒垃圾,就把垃圾桶里的东西拿回家了。

我跟这个女管教说:我的钱包不是贵重物品,就10块钱,你把钥匙给我存上吧,要不然我出去进不去家门了。

她说:不行,只能存钱包,那些破玩意儿谁给你存哪!

没办法,我只好跟她急了,我把钥匙拍在桌子上说:我告诉你,我出来后,我的钥匙要是没了,跟你没完!

结果那个女管教一看我急了,拉开抽屉说:放在这儿啊,出来时候上这来拿,有就有,没有我也没办法。

我把钥匙哗啦一声扔进抽屉。我相信这个抽屉比那个垃圾桶要安全多了,没人敢到管教的桌子里拿东西。我4天出来的时候,钥匙还在。

现在东城拘留所的这个方法真好,所有的东西都在包里,原封不动拿进去,现金的数额详细登记,这样肯定不会被谁随便拿走了。

在这个地方给被拘押人照相,也不用人举着照相机照,一个女警在电脑那里就完成了对被拘押者正面、左侧面、右侧面的拍照。

这地方的桌子上贴着两个纸条,一个写着生活用品60元,一个写着加上被褥210元。男警察用笔点着那两个纸条让我看看,我说都不要。他惊讶地看着我,之后拿起电话说:收一个。然后叫我到旁边儿站着。

我看见张善根大哥、王秀珍大姐和郑威已经被带到外面的大厅了,我知道拘留所不会收他们了,心里很高兴。我们的距离远了,就相互挥挥手,笑一笑。

朱秀玲在数钱呢,我说:你买一套被褥吧。她说不买被褥,就买日常生活用品吧。这时,一个女警察叫我,让我走在前面。

我听见负责存钱的那个男警察跟她说:“这个人不好对付啊,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不知道说的是谁。一直到获释出来后,朱秀玲告诉我,那个男警察指着我跟女警察说的这句话。

(未完待续)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85期  2016年6月10日—6月23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