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野靖环:东城拘留所15日“游记”(九)

2016年09月16日

(接第191期

九、千方百计阻止律师会见

5月4日上午,陆智敏律师来了。

其实陆律师在28号下午就来过,拘留所办理会见窗口的人说:会见手续里缺少刑事会见八(律师刑事诉讼格式文书八),手续不全不能会见。

陆律师说:野靖环是司法拘留,是按照行政诉讼法拘留的,不需要刑事八。

拘留所窗口的人说:没有这个会见不了。

陆律师问:那么,有了这个就可以会见了吗?还需要其他的手续吗?

窗口的人说:不需要其他的,拿来这个就能见了。

陆律师说:我回去就办,明天上午来行吗?

窗口说:上午放人忙,明天下午来吧。

29号下午,陆律师又来了,带来了刑事会见八。可是,这个人又说,需要办案单位同意才能会见。陆律师坚持要求让我在复议申请书上签字,陆律师说:复议期限只有3天,你们找借口不让律师会见,但是不能剥夺了野靖环复议的权利。

拘留所只好拿着律师写的复议申请和委托书让我签字。这些情况,我是出来后才知道的。

这天下午,一个男所长让我签署了委托书,他说律师会见手续不全,要西城法院同意才能会见。所长还让我在一份复议申请上签字,陆律师已经替我写好了。

29号下午,马连顺律师也来会见朱秀玲。马连顺律师上午刚刚在海淀看守所会见完,就从北京的最北边往最南边赶路。但是,东城拘留所竟然说马律师的律师证年检章不清楚,不让会见。马律师气愤地说:我刚刚在海淀看守所会见完,怎么到了你这里就看不清了呢?你问问这些人,能不能看清楚?你给监管总队、司法局打电话,确认律师证年检章真假。

拘留所的人说:我不打电话,我也不确认,我就是看不清,就不能让你会见。

因为马连顺律师有其他案子,又聘请了陈永福(陈天宇)律师会见朱秀玲。陈律师也被要求出具刑事会见八。陈律师随身带着这些格式文本呢,他拿出一张律师刑事诉讼格式文书八,把第一行的“律师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专用介绍信”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划掉,改成了“被拘留人”,填上了编号(2016)年第599号。

为此,陈律师在他的微信微博中写道:“无奈被迫填写格式八,手划修改。司法机关的工作模式如此僵硬、法律素质如此低下,实在让人震惊头疼。北京东城拘留所急需律师法律顾问普法。我将通过复议诉讼方式来免费普法。”

30号就是五一假期了,陆律师在5月3号一上班,就到西城法院办手续。可是,西城法院就是不给开同意律师会见的证明。陆律师立即又去北京市高级法院投诉,结果,北京市高法说:根本没有这个规定!

于是,5月4日上午,一帮老朋友陪同陆律师一起来了。大家决定,如果不让会见,就不走了。又可气又可笑的是,拘留所也不说上午放人忙了、也不说没有办案单位同意才能会见了。陆律师终于走进了东城拘留所的会见室。

陆律师一看见我,非常高兴。他说:野大姐,我知道您在这里没问题,可是没想到您的精神状态这么好!

我开玩笑说:这得感谢李管教,她让我抹了好多口红。

李管教坐在我身边,她说:这是应该的,您的精神状态好,也代表我们所的精神面貌啊。

原来是李管教带我来会见律师时,我说要从包里拿出拘留证。在拿拘留证时,我就拿出了口红,仔细地抹了一遍。李管教笑眯眯地看着我,没有阻止。我还把头发盘起来,用手指长的牙刷作为发簪。我说让陆律师给我拍照,被李管教阻止了。

陆律师告诉我,我们团队的人都来了好几次了,今天又非得跟着他一起来。他都心疼这些老头老太太了,让我说句话,不能让他们再来了。

我当然不愿意让他们再来了,于是我就说:要是再来,我就住在这里不出去了。

这次会见,我跟律师大大地表扬了拘留所,李管教一直听着。

会见结束,我跟李管教说:我还有一些苹果吃不了了,你帮我给朱秀玲吧。

到了8号门口,李管教对班长说:把老太太的苹果拿出来。班长赶快到我的铺位下面拿苹果,从铁栅栏门塞出来。李管教让我拿着到了9号,朱秀玲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我告诉他见到陆律师了,下午,她的律师来会见她。

朱秀玲看见我,显得特别开心。但是,我看见她,心里很不舒服。她的面容有点憔悴,本来是白里透红的脸蛋,好像脱水了。

她第一次坐牢,能这么坚强,已经很了不起了!

十、房间人数减少了

劳教制度被废除之后,关押在拘留所的人大大减少了。过去,每个监室要有三分之一的人等待送劳教所。被劳教的人等待的时间长短不一,我过去见过最长的有在拘留所等待5个月的。现在的东城拘留所,等待时间最长的就是吸毒的,吸毒人员要送到新河女子强戒所,大约要在这里等一个月左右。还有的人是两罪并罚的,两个错误处罚的大概20天。像我们这种司法拘留15天,就算是时间长的了,多数都是10天、5天的。天天来,天天走,跟流水一样。半夜里进人最烦了,铁门哗啦哗啦的响。其实,好多派出所是故意把人关押到半夜送来的,他们说是怕白天堵车,其实其中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的。例如,等着捞人的来了,给钱等等。在这里,才知道很多人被派出所关押的时间都超过规定时间,有的关押了48小时,有的在商店盗窃了一件衣服,竟然被派出所关押了24小时才送拘留所;在派出所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的人还是很多。

我进来的那天是15个人,睡觉时是13人,两边的人身体都会碰到。过了五一那天,走了一个,结果又来了一个。我就跟送人的管教说:这个铺位按标准应该是7个人呀,现在睡13个人,太挤了。管教说:现在人多,凑合着吧。我说:人多就应该开新号啊。

当我们房间里剩11个人的时候,班长就说:该并号了。并号就是当每个屋子的人都少了之后,把某间屋子里的人分散到其他屋子。因为在我进去之前,每个屋子都是保持在14、15人左右。后来我这个屋子里的人就保持在11个人了,2个值班的,9个睡在炕上,比较宽敞了。

(未完待续)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2期  2016年9月16日—9月2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