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野靖环:东城拘留所15日“游记”(七)

2016年08月24日

(接第189期

六、刷锅水变炖蘑菇

今天是4月30日,是五一节假期的第一天。早上还是豆浆一样的玉米面粥。前两天中午晚上的菜,是一个饭盆里半盆汤,手指甲盖那么大的白菜有十来片——“白菜游泳”;或者是十来根蒜苔,又变成“蒜台游泳”了;或者是小小的十来片萝卜。连着两天吃这样的菜,我忍不住要说话了。

2003年10月我从西城拘留所出来的时候,就给强卫书记写信,反映的14个问题中,就有“白菜游泳”的问题。2004年我进入西城看守所,那里的伙食改善了许多。没想到13年过去了,东城拘留所居然还是“白菜游泳”。

我实在不想再看见“白菜游泳”了!我要约见值班所长。因为今天不坐板儿,大家都自由活动,我就站在门口,看着筒道。班长告诉我,今天是辛所长值班,短头发的就是。大约10点,辛所长巡筒路过我们门口了。

我喊道:报告辛所长!

她站住了,问:什么事儿?我轻声说:辛所长,我跟您反映一个问题,能到外面去说吗?辛所长说:你就在这儿说吧。

其实,我还不想让别人都听见,可是既然她让我说了,我就说呗。我说:“我觉得咱们的菜的质量太差了。”

她本来是在筒道里面走,我叫住她之后,她并没有正面看我,只是侧过了脸,斜着眼看着我。等我把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她的身体转过来了,正面看着我,瞪着大眼睛非常惊讶的样子。

我笑眯眯地继续说:“我知道现在菜很贵,可能咱们原来的标准就不够吃的了,我觉得应该请监管总队的到咱们所里来看看,咱们的饭菜的钱不够用了,只能做这种水平的饭菜了,要求监管总队给咱们拨款,让在押人员的伙食比现在好一些。”

辛所长一个字也没打断我,听我说完之后,她说了一句:“我向有关领导汇报。”

我说:你不是分管生活的吗?她说:我不是,我向有关领导汇报。我说:哪位所长是分管生活的,我直接找他吧。她说:不用不用,我一定向有关领导汇报。我说:谢谢辛所长了!

11点,送饭车进入筒道了,从3号房间开始,一个一个地放下菜桶。分菜的女孩突然惊讶地回头说:阿姨,今天的菜太好了,有蘑菇!说话的工夫我就看见第一个打饭的过来了,我也惊讶了,用现在时髦的话说:亮瞎了我的眼睛!饭盆里全部都是杏鲍菇炖胡萝卜,还有一些黄瓜,看着就馋啊!

有一个被判拘留20天的说:我喝了18天刷锅水了,今天终于吃上一顿好菜了,真是沾了阿姨的光了。另一个被判拘留的说:我昨天会见我姐姐,还跟她说天天喝刷锅水,我姐姐都哭了。班长说:我就跟你说,报喜不报忧,让家里人着急也没办法啊。

我打完菜,刚蹲下要吃,辛所长就站在铁栅栏门口了。

她问:“今天的饭怎么样?”

大家都说:好极了!

我立刻站起来跑到门口,我说:“辛所长,太谢谢你了!这菜太好了!您办事真是雷厉风行啊,我刚提点建议,您就给解决了!”

我明知道这是虚伪的话,本来他们用刷锅水一样的菜克扣了大家多少钱啊!有这么一顿好一点的还不应该吗?但是,看现在的事实是,辛所长立竿见影地改善了伙食。既然他们有诚意,我说几句好听的也应该嘛。

辛所长说:你满意就行,你要是不满意随时说。我说:太满意了太满意了,所长你可真是个好人啊!

她看到桶里还有一点菜,就弯腰把桶从地上提起来,一边说“这么好的菜别浪费了,大家都分分吃了”,一边把菜倒在打饭的女孩的杯子里——因为桶是放在栅栏门外面的,打饭用一个杯子,把手伸到铁栅栏外面的桶里,最底下的菜刮不起来。

从那天开始一直到我离开,菜的质量还算是可以吧;当然,玉米面粥也是粥的样子了,也不是假冒豆浆的样了。

七、物价奇高,索要购物清单和发票

30日下午,筒道里出现了一个矮个子男人,大家看见他都兴奋起来。原来,这个人是负责在拘留所卖货的。他给了我两张购物卡,一张500元的、一张300元的。卡面上的字样是京客隆。我问他这300元的是怎么回事,他说是家里人存的(后来我才知道,这是王M在28日就找到了拘留所,给我俩各存了300元)。

后来,我又收到了内衣内裤,一直到出来才知道是高玉清大姐、肖娟和我妹妹送来的。高玉清大姐都快80岁了,从53岁开始为五七人员的退休改退养的问题维权,一直到现在。这一点,东城拘留所是大大的退步了!因为之前我进过的其他地方,收到钱物时,都有一张收据,写着物品的名称,送钱物的人的签名。

过了一会儿,这个男的推着一个平板车来卖东西了。

我想买卫生纸,这两天光用班长的卫生纸了,赶快买了还给她;而且,还有一些人没有钱的,我就多买点,放在那里大家用吧。车上的各种食品都是搭配着装在印着京客隆大字的塑料袋里,不单独卖。

卖货男在我的300块钱的卡上写上以下内容,让我签字,总共250元。

水     4个   20元; (是2瓶可乐,2瓶果粒橙汁)

香肠   一袋  120元; (搭配着2种香肠、6个卤蛋)

咸菜   一袋   30元; (搭配着5种咸菜)

卫生纸        40元; (每袋有8卷)

内裤    2个   30元; (一个包装是2条);

卫生巾  2包  10元;(有的人来月经没有卫生巾,就买来给她们用)

卖东西的人跟催命一样,根本容不得你看一看什么东西,一袋子一袋子的扔到铁栅栏门外面,再从栅栏的空隙中拉进来。

等我打开每袋东西看时,才发现,有些香肠、卤蛋已经到了期限。

那些香肠、咸菜的价格我不知道,但是,可乐的价格我知道,外面的超市一般都在2块5一瓶,这里是5块一瓶,而且,一次就要买4瓶。听别人说,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比外面贵一倍以上。

我把卫生纸、卫生巾分给了大家,又给朱秀玲整理出来一袋子。正好是辛所长带着卖货的,等在各个班都卖完了,我跟辛所长说想送给9号的朱秀玲,她一边笑着说“你怎么这么多事呀!”一边把东西拿走了。

班长说我:老太太您面子还真大,就是这个所长规定的不许各班同案互相串换物品,结果她还亲自给您送啊!

我想,可能跟我提意见改善伙食有关系吧。

5月2日,卖货的又来了。这次我买两袋苹果、4瓶可乐,还想买豆奶。

卖货的在300元的卡上写下:水果50元(一袋苹果30元,大概是8个;因为那张卡就剩下50元了);在500元的卡上写下:水果10元,水 20元。我说要豆奶,他说不单卖,一袋子里面还有蛋糕、饼干等等,我就不买了。

我特意跟他说明,我只要可乐,不要果粒橙,可是他给我的一袋子里面有2个果粒橙。我说:那我就不要了。他马上从别的袋子里拿出2瓶可乐,说:给谁都是给!

卖货的如此霸道,只有在这里才能看见。在这里特别要提一下这个卖货的,这个男的跟我身高差不多,头顶上留着短短的头发,最可笑的是他的鞋,一只脚穿红球鞋一只脚穿绿球鞋。班长说他买了一双红的,一双绿的,这两种颜色的鞋交叉着穿。好酷啊!不过,你穿得再好,打扮得再特殊,你到拘留所这个场所显摆什么呀?

自从第一次买货后,我就想,东城拘留所这个地方,以后可能会常来常往,因为和西城法院的纠纷没有彻底解决之前,只要我们去一次西城法院,就有可能被送到东城拘留所一次。就拿我来说,我每个月进来15天,最少要花掉400块钱,比外面买同样的东西多花200块钱哪!当然,以后去西城法院时,要带上一条裤衩,这样就可以省下30块买裤衩的钱了。

(未完待续)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0期    2016年8月19日—9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