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野靖环:东城拘留所15日“游记”(十)

2016年09月30日

(接第192期

十一、夜里拍板

我进来的前两天,筒道里还经常有一些嘈杂的声音。管教开别的房间的门,叫什么人的名字,动静很大,筒道里都听得见。第三天开始,筒道里就听不到女管教的大声说话声了,筒道里变得很安静,大家的心情也显得轻松了许多。

对于这一点,我感觉非常好——过去在其他的监所,女管教在筒道里的尖叫声、骂人声是不绝于耳的,似乎是常态;当然,除了海淀看守所和北京劳教调遣处,我待过的其他拘留所看守所是没有人直接骂我的。

因为班里的人少了,我也被安排值班一小时——照顾我年龄大,每天让我值5:30至6:30的班。每个值班的时间段是2个人,穿着耀眼的鲜红的小马甲在屋子里慢慢地走动。值班的有三大任务:第一,防止有人自杀;第二,防止夜里有人偷东西;第三,防止有人突发疾病。

夜里,有协警在监控器看着各个房间,管教是半小时巡筒一次。如果晚上监控的看见哪个班里哪个人蒙头睡觉了、哪个人上厕所时间长了,反正是看见他们觉得有问题的情况了,就直接在喇叭里说。可是,在这寂静无声的夜里,电喇叭一响,一屋子人都被惊醒了。这有个专用名词叫拍板。

前几天夜里,据说也被拍板了,但是我是睡在最后面,离喇叭远,就没听见。没想到,8号夜里,4点的时候突然喇叭响起来,把我惊醒了。我听见喇叭里说,我们屋里有人蒙头睡觉。我醒了就睡不着了,一直到5点半,该我值班了,我起来接班。我感觉很疲劳,也很生气,因为值班的2个人都说,根本没人蒙头睡觉。

吃完早饭后,我看见毛管教在筒道里走,就喊“报告毛管教”。她站住了,问什么事,我说:毛管教,我想提个建议,今天早上4点多电喇叭就响了,把我们都叫醒了。

毛管教说:那就是有人睡觉有问题呗,监控室看到有蒙头的了。

我说:是吗?可是我们值班的两个人在地上来回地走,看得更清楚,根本没人蒙着头——也许是被子盖住嘴了,那肯定不影响安全呀!

我说:如果在监控器里发现这屋有问题,你们可以到这个房间的门口跟值班的说一下,为什么在电喇叭里说呢?一下子把所有的人都叫醒了。

毛管教说:不是我值班,不是我看监控的,但是我们半个小时巡筒一次,在我们巡筒的空档里面,那监控看见了,就要在喇叭里说呀。

我说:那你的目的是让这个人纠正危险的睡觉姿势,还是把我们全部吵醒啊?有一个人蒙头睡觉,所有的人都不让好好地睡觉了吗?再说了,根本就没有人蒙头睡觉,只是被子放得稍微高一些,值班的一直看着呢!

毛管教说:不是我值班,但是如果你们睡觉都自觉点儿那就不用拍板儿了。

这一句话,彻底把我惹火了,我扯开嗓子叫喊起来:毛管教,你说睡觉自觉点儿是什么意思?睡着的人本身已经无意识了,怎么还能自觉呢?你睡觉时可以做到自觉吗?再说了,什么叫蒙头啊?

她用手比划着脖子说:到脖子这就叫蒙头。

我气疯了:你懂点儿常识不懂啊?头在哪儿啊?你比划的那个叫脖子!你问问所有的人,把被子放到脖子上就叫蒙头吗?天冷的时候,哪个人睡觉不把被子盖住脖子?

毛管教说:反正我就是这样认为的。

我说:你这样认为是你的错,你就是专门欺负人!我跟你这种连脖子和头都分不清的人说不通,我找所长说,你给我约见所长。

毛管教居然说:你这叫越级!

我说:你多大的级别呀?你一个管教算什么级别呀?到所长那还算有个级别,你算哪个级别呀?

我用手指着墙上贴着的《被拘留人员权利和义务》说:这上写着被拘留人有权利约见所长,约见监督人员。

毛管教又说出了一句气死人笑死人的话:那个早都过时了!

我说:毛管教你可真敢说话啊!你们东城拘留所竟敢把过时的、作废的规定贴在墙上让大家天天看吗?

她一下子没话说了,停顿了一下说:我不跟你说了,以后再也不会管你们班的事了。

我说:我告诉你啊,我已经跟你说了,约见所长,你要是不给我找所长,我跟你没完!

这时,班长抱住我,拉拉扯扯地说:阿姨您今天没睡好觉,就是闹觉呢,您说了这么多,太累了,歇歇吧。

毛管教没给我约见所长,我也再没看见她在筒道里走动。一直到5月11日我出所那天早上,电喇叭又响了一次,这次我没听见。起床后,看见班长和值班的特别生气,在议论这件事。唉,我想,反正今天就走了,我也不想多说话了。

(未完待续)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3期  2016年9月30日—10月13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