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野靖环:东城拘留所15日“游记”(十二)

2016年10月28日

(接第194期

十三、出所

5月11日早上,我们屋里有四个人被解除拘留。班长和没走的人一遍一遍地嘱咐她们3人:等一会儿别回头啊,千万别回头,也别说再见,一直走到大门口再把穿的衣服扔了。

有人就开玩笑了:那戴的首饰扔不扔啊?还有银行卡扔不扔啊?大家就笑起来。有人说:银行卡和首饰都在仓库,又没进牢房里;又有人就说啦:那反正也是进了拘留所了。大家都挺开心的。

放人的时候一般是9点半到10点之间。东城分局拘留的人,拘留所可以直接放人;西城和丰台分局拘留的人,要到拘留所办理放人的手续,或者发传真,委托拘留所放人。管教说,法院放人的时间没准儿,有时候下午才来人办手续,但是我知道朋友们肯定来接我和朱秀玲,要是下午才走,让大家等一天,太辛苦了。这样想着,心里有点不安。

9点,我们又在风场放风了,虽然大家说说笑笑的,但那3个人已经看出心急了,甚至还担心不让走了。班长一再跟她们说:放心吧,不可能走不了。

9:40,警察站在了门口,喊了她们3人的名字。果然,3个人从风场跑到筒道的门口,没一个回头的。一下子少了3个人,风场就剩下8个人了,显得特别宽敞。

10点50分了,马上就要开饭了,可是,早上我已经把饭盆饭勺都扔了。另外一个人说正好她那儿还有一套。我俩的话音刚落,铁门响了,听见了我的名字:野靖环!我就走到门口,回过头来跟大家摆摆手:再见啊,我很快就回来。

我从8号出来,走到仓库,仓库就在女筒道的大门边上。管教让我拿出了我的大包,就让我下楼。我问:朱秀玲呢?这个管教严肃地说:你别管别人,拿自己的东西,走。我说:不行,朱秀玲不走,我就不走。她说:你不走不行。我说:就不走!正说着,徐管教从筒道那边走过来了。她是9班的管教,这个人是和蔼可亲的一个人,经常是笑眯眯的。我就喊:徐管教!她马上就说:哎呀,朱秀玲已经出去了!我说:真的走了吗?你别骗我!她说:我哪能骗你呀,你快走吧走吧!这时候又来一个女管教,她们三个人一起跟我下楼。

到了楼下,先在那个影壁后面把自己的衣服都换上。我特地从包里拿出口红把嘴唇好好地涂了一遍,换上我的大裙子。徐管教说:这个老太太还这么时髦啊!

然后就到了存钱那地方办退卡的手续。这个时候我看见徐管教已经从我的包里把我存钱的单子拿走了,我说:你别拿走那个呀,那个我还要呢。她说:这个要收回的。我说:那不对呀,还有别人给我存的300块钱的存款单子呢,还有我买的500块钱的卡的那个单子呢,还有王管教写的小收据呢。她说:这个没关系,我们把钱退给你。单子她就拿走了。

徐管教给了我一张《解除拘留证明书》,让我在下面签字,我签了。徐管教说:瞧瞧人家这字,多漂亮啊!

我也说好听的:徐管教,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啊;下次我再来,就进你的9号吧。

她赶紧说:哎呀,你可别来了!

一个穿便服的男的,据说是京客隆的,手里拿着我那张500块钱的卡,说:你这上头花了30元,退给你470元。

我问:发票呢?他说:没有。我又问:购物清单呢?他说:没有。

我就对徐管教说:这个就不对了,王管教都跟我说好了,全都放在这儿了,让我出来的时候拿走;还有我那两张购物卡的复印件呢?

徐管教就说:哎呀,王管教她又说了不算。

我说:她说了不算为什么跟我这样说?那不是骗人吗?

徐管教说:哎呀,你也别说她是骗人。

我问:那为什么她找我两次都是这样说呢?怎么我到这儿连我的购物卡的复印件都不给我呢?

徐管教又说:我们这儿也从来没有这种事啊!

我说:那好吧,这钱我不退了。

然后,我就在进来时存款的那个单子上签了个字,拿起我的包,转身往外走。另外两个女管教把我拦住了:哎,你别走别走啊,你的钱你怎么不拿走啊?

我说:我不要了行不行?就当我买东西了,反正你们这里边卖的东西这么贵,你们本来就是抢钱的,我把钱给你们不就得了吗?

徐管教说:你别这么说呀,你看这事我们做不了主,您别为难我呀!

我说:徐管教,我不是为难你,这事儿都是说好的,王管教明明白白的说是请示所长的,所以我后来才没有要求见所长;要是早知道你们是骗人的,我早就见所长当面讲清楚了。

她说:你等等,我给你问问。于是,她就开始打电话;放下电话后就说:我请示所长了,所长说,你必须把钱拿走。我说:我就不拿,我不要了。她说:所长说,你不要了就不走了。我说:那我正好就不走了。

我就站在那儿不走了。

徐管教笑容可掬地跟我说:哎呀,你看看你,你这一直表扬我呀,说我的态度好,你说你现在怎么就为难我呢?我今天的任务就是把你安全地送出去,可是,你不走,我的任务就完不成了;你说我完不成任务,你不就为难我了吗?

她就反复地说好话。

其实,我这时候心里特别着急:朱秀玲已经出去了,外面的人都在等着我,眼看到中午了,大家辛辛苦苦地来了,我要不走的话,他们在外边等得也一定着急。

我这才明白,拘留所早就设计好了,让王管教骗我,稳住我不再提发票的事。走的时候不让我跟大拨人一起走,也不让我跟朱秀玲一起走,就是为了最后不给我发票。事到临头懊悔迟,下次再来时,一定早早地处理这件事。

现在只有那张500块钱的购物卡了,我拿过来,把购物单上正反面的内容都抄在《解除拘留证明书》的背面。

正面
监区购物卡
野靖环  东二8  500元   4月29日  黄
盖的红章是:北京京客隆商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结算财务专用章

反面
5.2 水果 10   野靖环
水   20   野靖环
5.11 退  470  张

然后我拿走了470块钱,这样才送我出去。

一出楼门,远远地就看见铁栅栏外头,一片拿着鲜花的人站在那里,他们已经看见我了,我使劲地朝他们挥手。两个女管教一直侧着身子在我身后面走,在离大门还有二十多米的地方,徐管教说:您自己走吧,再往前走该把我们给照相了。

法官怕照相,警察怕照相,只有我们这些人被他们到处照相、录像。进派出所的时候照相、进监狱的时候照相、进拘留所的时候照相。给我们照了多少有损我们人格的照片呀,我们都不怕,你们就怕照相!希望所有的警察不要再继续做亏心事了,正大光明地在人间走一回吧!

天生我材必有用!可能我天生就是坐牢的,所以,给自己下了一个结论:为坐牢而生,为法治而死!

(完)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5期  2016年10月28日—11月10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