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佚名:自由的基石:英国《人身保护法》

2014年03月07日

1679年5月26日,英国辉格党在反对斯图亚特王朝任意逮捕并无限期监禁其党人的斗争中,迫使国王查理二世签署了《人身保护法》。

自13世纪起,英国法院即发布各种关于刑事诉讼的令状,包括审查逮捕理由的令状。17世纪,斯图亚特王朝复辟,大肆迫害新教徒和反王权派。代表工商业资产阶级和新贵族的辉格党援引旧例,通过议会制定《人身保护法》,迫使英王查理二世(1660~1685在位) 签署。全文20条,1816年增定可在巡回法院和季度法庭休庭期间签发人身保护状。1862年扩大《人身保护法》的适用范围。1960年又作了进一步修改。苏格兰和爱尔兰分别于1701年和1782年颁布同样法令。美国某些州也有同名法规。一些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法律中也有类似条款。英国刑事诉讼中,至今仍以签发人身保护状作为审判监督程序之一,由高等法院王座庭主司其事;但适用较少,多以上级法院根据被捕人的申诉着令保释来代替。

《人身保护法》的历史发展

人身保护令状(habeas corpus),原意为“控制身体” (you have the body),是“在英格兰沿用的,一种为保护臣民的自由而颁发的法院令状”。按照《布莱克法律辞典》第七版的解释,人身保护令是一种“为将某人带至法庭而签发的命令,最经常性地用于保证当事人不受非法羁押”,因而也称为“出庭状”,它能够抑制政府的两种最基本的专制行为:任意逮捕与监禁,当然地被誉为英国自由的基石。人身保护令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早期,当时,法律程序与行政方法还未区分开来。根据英格兰的普通法,任何自由人如果不是因为犯有刑事罪行或由于民事负债而被监禁,均有权要求高等法院的王座法庭向实施监禁的监狱的监狱长颁发人身保护令状,要求解交被监禁者,并说明其被监禁的理由,以便法院对监禁的适当性予以裁断,从而确定将被监禁者或移送监狱或准予保释或予以释放。这种人身保护令状在《大宪章》之前即已存在,《大宪章》更是体现了其保护自由的宗旨,如39 条:“任何自由人未经其同等地位人的合法判决或国家法律的判决,不得被逮捕、入狱、剥夺财产、流放以及其他任何伤害,也不得剥夺其受法律保护的权利。”

在十四世纪之前,人身保护令状的创制仅仅是为了迫使双方当事人出席法庭,作为对自由的保障,它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十四世纪及其之后,被监禁者能够依据人身保护令状,通过地方权威人士,恳求王室大法官法院(即衡平法院)[King’s Chancery (Equity) Court] 对监禁的正当性提出异议。这对遭受地方腐败的被监禁者有利,但却逐渐削弱了非王室的地方法院的权威,从而扩大了皇权。从十五世纪末至十七世纪,人身保护令状被高等民事法院和王室法院(Courts ofCommon Pleasand King’s Bench)频繁地运用,以阻止案件进入大法官法院(Court of Chancery)、海事法院(Court of Admiralty)、请求法院(Court of Request)和高等委员会的教会法院(the EcclesiasticalCourt ofHigh Commission)。衡平法与普通法之间的冲突在十七世纪不断升级并趋于政治化,普通法不得不利用国会限制衡平法的扩展,例如国会宣布,如果大法官将违抗“普通禁止令”(Common Injunction,出于对“良心”的维护,由衡平法院颁发,专门针对那些已在普通法院得到不适当判决,请求衡平保护的案件,禁止原告在普通法院执行其判决)的公民监禁的话,普通法法官可以通过“人身保护令”加以释放。在动荡的十七世纪,作为资产阶级与封建君主相互妥协的产物,《人身保护法》于1679 年5 月26 日获得了国王查理二世的签署批准。1816 年,英国颁布了修正的《人身保护法》,将人身保护令扩大适用于非刑事犯罪的指控,并赋予法官裁定监狱报告中所列举事实之真实性的权力。

现在,在绝大多数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刑事或民事案件中,人身保护令状作为一种补救措施都是可以适用的,这使法院得以审查对当事人的拘禁行为之正当性。对法院发布或拒绝发布释放令的裁定,双方当事人均可提出上诉。人身保护令是一种权利令状,即赋予公民法律上应得补救权利的令状。但是,如果当事人能够得到其他方式的救济,法院可以拒绝发布人身保护令状。在英国,为了保证诉讼各方遵守人身保护令状,法律规定,若有关人员无视人身保护令,或对该令状作出虚假的或不充分的报告,可处以罚款,或以藐视法庭罪判处监禁。

《人身保护法》及其评价

《人身保护法》全文共20 条,约4000 字。该法规定的主要内容是:除叛国犯、重罪犯以及战时或遇紧急状态以外,非经法院签发的写明缘由的逮捕证,不得对任何人实行逮捕和羁押;已依法逮捕者应根据里程远近,定期移送法院审理;法院接到在押人后,应于两日内作出释放、逮捕或取保开释的决定;经被捕人或其代理人申请,法院可签发人身保护状,着令逮捕机关或人员说明逮捕的理由;不得以同一罪名再度拘押已准予保释的人犯;英格兰的居民犯罪,不得押送到其它地区拘禁。

英国资产阶级提出并迫使英王签发《人身保护法》,其初衷在于限制王室的专横和国王的特权,保障资产阶级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随着该法的不断修正与广泛适用,其对建立资产阶级司法审判制度的基础性作用日益彰显,成为英国宪法产生的标志性法律文件之一。戴雪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较之成文宪法,普通法对公民给予了更好的保护,人身保护令的保护尤为有效,“就实际的目的,比得上一百个保障个人自由的宪法条款”。《人身保护法》虽然没有规定任何实体权利,但是对于限制行政和警察机关的专横,加速法院的审理,维护法律秩序,却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

英国人身保护令制度,是由普通法的令状制度发展演变而来的。令状制度是在英国中央集权化过程中,英王试图控制司法管辖权的产物,当时的令状主要有两种功能:一是限制地方的司法管辖权;二是保证被告出庭应诉。随着资产阶级的日益壮大,令状日益成为其限制国王任意侵犯人身自由的有力武器。1679 年《人身保护法》的颁布,既是资产阶级对封建势力的一次胜利,更是人权保障观念在刑事司法领域的一次胜利,它对保障人身自由、防止非法逮捕和超期羁押,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将限制和剥夺人身自由、私有财产等公民基本权利的决定权划归独立的司法系统已经是宪政国家的常识,它所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保护基本人权,降低维权成本,建立政府执政为民的公信力,为执政者寻求稳定的合法性基础。”这必然能为我国的现代刑事司法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政治环境。

 

附录:英国《人身保护法》译文 (Habeas Corpus Act)

为使人民自由之保障更为妥善并取缔海外之监禁,爰立本法。

查各郡官,典狱官及其他官吏,关于其执行职务所羁押之刑事犯及刑事嫌疑犯,每奉人身保护令状,往往延搁不复,虽经三令五申,仍有借故推诿命令者,殊属违反职责,有干国法。按在押人犯,其中颇多应予交保释放。如此枉法监禁,实使人民蒙其重累。兹为杜绝此种弊窦,并与现在及将来之刑事犯与刑事嫌疑犯为迅速之救济起见,制定本律如下。

第一条 各郡官、典狱官、牧师或其他人员,遇有为其所辖在押人犯向其本人或其属员,管狱员或助理员,递呈人身保护令状者(除押票内特别载明系犯叛逆罪或重罪者外),应于递呈后三日内,当其缴清解送签发令状之法院或法官审讯所应缴之费用,及如经本律规定应解送审判之各该法院或法官命令还押时所需费用之保证金并具结担保决不中途脱逃时,应即呈复。征收此项费用,每里不得超过十二便士(注:该费虽未遵缴,主管人员仍须照办)。在押人犯于暂时解送或着令解送大法官或监玺法官,或提交签发令状之法院法官或司税裁判所推事,或令状内规定应向呈覆之其他人员。除羁押处所与各该法院或人员相距在二十英里以上者外,应随时呈覆羁押之理由。相距二十英里以上一百英里以下者,应于解送后十日内呈覆之。在一百英里以上者,应在二十日内呈覆之,不得迟误。

第二条 为防止各郡官、典狱官、或其他官吏诿称不明令状意义起见,特依上述职权规定如次:凡人身保护令状,概应注明“遵照英皇撒路氏二世之第三十一律”字样 (Perstatatum triccsi moprimo Caroli Secundi Regis),并由签发人员署名。凡在押罪犯或嫌疑犯(已决罪犯及在执行中者,不在此限),除押票内载明系犯叛逆罪或重罪者,或在假期内者及不在各季内者外,得依法定程序,为其向大法官,监玺法官,或其他法官,或司税裁判所推事提出声请。上述大法官,监玺法官,一切法官或推事,应即查核呈案之抄发押票与拘留状,或于声请人依其他程序宣誓声明各该拘留所主管人员,确曾否准抄给押票与拘留状时,得依据声请人为羁押之被告,由在场之证人二人作证所具书状,颁发人身保护令状,加盖各该法院关防,令交主管拘留所官员,并由该主管人员即时具覆。该主管人员,于收到此项令状后,应依上述各期限内将羁押之被告解送应向具覆之大法官,监玺法官,一切法官或推事。如有未能解送到案者,仍应随时具覆,并将羁押或拘留情由具实呈覆。解到后二日内,应视被告之身份与犯罪行为之性质,酌令交保,待下季遵投皇座法院或行为地与羁押地之各该郡,各该县,或各该地之下届巡回法院或清狱回审庭,或其他主管法院,并将令状覆文与保结一并签发通知主管法院。但大法官,监玺法官,司税裁判所推事,认为被告之羁押系经具有刑事管辖权之法院依法定程序或票状执行,或经上述法官,推事,或警察判官所签署盖印之状票执行,且依法不得交保者,不在此例。

第三条 凡羁押后两季内,故意不呈请颁发人身保护令状而现声请停止羁押者,在假期内不得依据本律签发此项令状。

第四条 各官吏,或其属员,或管狱员,或助理员,延误或拒绝具覆者,或在上列规定各期间内不依令状之规定解送在押人犯者,或经羁押之被告本人或他人请求抄发押票或拘留状而不于六小时内依本律规定抄给者,其主管狱官应科予第一次应处罚金一百镑充给各该被告或被害人。再犯时应处罚金二百镑,并褫夺其任职及执行职务之权。此项罚金得由羁押之被告或被害人,或其遗嘱执行人,或遗产管理人诉追。其遗嘱执行人或遗产管理人向英京任何皇座法院提起此项债务诉讼时,处罚之被告不得托故不到,或请求保障,或因公缺席,或请颁给起诉禁令,或约同旁人到庭护誓并请求撤销原案,或依据“并无损害应不起诉”(Non vult ulteris prosqui)或其他理由请求停止诉讼程序。该被告请求辩论延期命令以一次为限。此项诉追所得,或被害人诉追之宣判,应足为初犯之判决。初犯判决后,所有诉追所得或宣判,应足为该被告官吏再犯之决判。

第五条 为防止同一犯罪行为而重被羁押以免讼累起见,特依据上述职权,规定如次。凡依人身保护令状已经解送或保释之被告,除遵照保结所载应行遵传投庭之法院或其他主管法院所为命令与程序者外,任何人不得因其同一或捏饰罪犯行为而再加羁押。凡故意违反本律之规定羁押上述业经解送或保释之被告,或故意着令羁押,或故意帮助羁押行为者,应科予罚金五百镑,充给羁押之被告人或被害人。不论押票内如何匿饰增减,仍应依上列规定诉追之。

第六条 凡犯叛逆罪或重罪而羁押之被告,其犯罪行为确在押票载明,而于各季第一星期,或特派听审庭,或清狱回审庭审判期届之第一日即曾口头或以书状向公开法庭请求提讯者,不得延至羁押后之下季或下届提起公诉。皇座法院,特派听审庭,或清狱回审庭之法官,于各季或各届最后一日,应依羁押之被告或其代理人向公开法庭所为之请求,准予交保。但依据誓言,法官认为国家不能在同季或同届内提出证据者,不在此例。依上列规定,羁押之被告于各季第一星期或各届第一日,口头或以书状向公开法庭请求提讯者,不得于羁押后之下季或下届提起公诉或审讯。审讯后,宣告无罪者,应予开释。

第七条 本律之规定,不适用于因债务或其他民事诉讼事件而被羁押之被告。刑事犯于开释后,因犯民事案件应予羁押者,应另依法羁押之。

第八条 凡帝国人民,因犯刑事或刑事嫌疑而被羁押于监狱或看守所者,除依人身保护令状或其他法定令状,或提交法警,或其他属员解送公共监狱时,或经巡回法院法官或警察判官名令移解公共工场或反省院时,或按关于审讯或开释之法定程序由原监狱或原处所移至本郡其他监狱或处所时,或发生火警,时疫,或有其他必要时外,不得将其解送其他官吏所辖之监狱或看守所。凡违反本律,于被告依上列规定羁押后,签发或副署上述移解命令及执行此项命令之官吏,应视其初犯或再犯,分别科予本律上述之罚金,由被害人依法定程序诉追之。

第九条 上述羁押之被告得向最高裁判法院,司税大臣裁判院,皇座法院或民诉法院,请求人身保护令状。大法官,或监玺法官,或上述法院之法官,或裁判所推事,在假期内。曾经查核抄案之押票或拘留状,或经请求人声明是项禀状确未获准抄给时,而不依本律规定签发人身保护令状者,概应科予罚金五百磅,由被害人诉追之。

第十条 依本律之意旨,凡皇权直辖各郡,南海岸之五港,或英吉利帝国境内各特许地,威尔斯自治区,堵威河旁之伯勒城,浙西岛或革因稷岛,不论当地之习惯如何,概适用人身保护令状。

第十一条 为防止海外非法监禁起见,特规定如下。凡帝国人民现在或将来居住于英吉利帝国,威尔斯自治区及堵威河旁之伯勒城者,不得监禁于苏格兰,爱尔兰,浙西,革因稷,丹吉尔,或隶属于国皇及其继承人与后裔之海外殖民地领域内外各部,各兵房,各岛屿或处所。此项监禁一律认为非法。凡现在或将来被非法监禁者,得向各地方国立法院控诉违反本律实施羁押,拘留,监禁,命令监禁或移解及参与签发盖印副署或教唆帮助之人员。告诉人除损害费外,应判给三倍诉讼费用。此项损害费之数额,不得在五百磅以下。关于此项案件,除主管法院法官认为必要而当庭裁定并注明原因者外,不得以命令展延,或停止诉讼程序,或颁发起诉禁令,或准予因公缺席,或给与特权或颁发二次以上之延期辩论命令。凡故意违反本律,签发盖印或副署此项羁押,拘留,或移解令状,或实施羁押,拘留,监禁,或移解或教唆帮助者。依法审判后,应永远褫夺其在英吉利境内,威尔斯自治区,或堵威河旁之伯勒城,或各岛各领地,各自治殖民地担任有俸给官职或有责任官职之权,并应依据查理二世第十六年所制定之蔑视皇权治罪条例处罚,其所处没收褫夺公权及其他各刑,一律不得受国皇及其继承人与后裔之特赦。

第十二条 凡以书面与商人,或殖民地所有人,或他人签订以移送其本人至海外为目的之契约,并预交定金者,虽嗣后经本人否认所订契约,仍不得享受本律规定之利益。

第十三条 重罪犯依法审判后,当庭请求移送海外,经法院认为适当者,本律虽有相反之规定,仍得移送之。

第十四条 “监禁在1679年6月1日以前者,不适用本律”。

第十五条 凡帝国境内之居民,在苏格兰,或爱尔兰,或国皇或其继承人或后裔所辖各岛,或在外国之殖民地,犯应处死刑之罪,应在各该行为地审判者,本律虽有相反之规定。仍得依据本律制定原有程序,解送各该地审判之。

第十六条 凡违反本律之规定者,除被害人于两年内对其提起控诉者外,逾期后不得向其诉追滋扰。被害人在狱者,应自其在狱死亡或出狱日期起两年内起诉。

第十七条 为防止意图幸免审判,在巡回审判期前请求移押,以致不能如期提交审判起见,兹特规定各郡巡回审判期公布后,在押人犯不得请求本律规定之人身保护令状移解公共监狱。但得依据此项令状,解送巡回法院,依法审判之。

第十八条 各季巡回审判期终止后,在押人犯均得依据本律规定,请求签发人身保护令状。

第十九条 关于本律所称犯法行为之控诉,各被告得同具原案总争点之答辩。(本条业经删除,并代以1893年公务职权保障条例。)

第二十条 查被羁押之逆伦犯,或重罪犯,或其共犯,往往由各该郡实施羁押之治安法官或其他治安法官侦查,依据其犯罪嫌疑之轻重,定其应否准予交保,故特规定,凡羁押之逆伦犯,或重罪犯,或其嫌疑犯,或共犯,其犯罪行为在押票内载明者,除依照本律制定前原有程序外,不得依本律规定或其他程序,移押或交保。

2011-5

本文原载:中华网论坛

——转自中评网,2014-2-2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25期    2014年2月21日—3月6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