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精佑:关于吴淦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游精佑:关于吴淦

2016年12月23日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理念和行为上,我们是兄弟。

因福建三网民案,我真正认识了他。虽然我们相处的日子不是很多,但我认为我知道他的热忱和苦衷。行走在这个非正常的国度,我们彼此托付,努力保持自己做人的尊严,也力图协助他人,唤起别人追求做人的权利。而这,正是他被关押的缘由,也将会是你我可能被关押的缘由。

吴淦曾多次公开表明,如果出事,外面事务将全权托付我和王荔蕻大姐料理。

2015年5月,吴淦因声援乐平案律师阅卷在南昌被治安拘留,随后改为刑事拘留,并被转移到福建关押。至今,已过一年半有余。期间燕薪律师、王宇律师、李方平律师先后接受委托,参与代理,多次到福建永泰看守所会见,并有众多网友托人寄钱寄物,以示支持和帮助。

2015年8月,永泰看守所不接受所寄钱物,但未明确告知理由。是年中秋,吴淦妻子到看守所寄送御寒衣物时,该看守所才告知,他已不在永泰看守所。至于转移到何处,拒绝告知。

2016年,获知他已被换押到天津第二看守所,燕薪律师多次前往申请会见,均被以多种理由推脱,不准会见。

2016年12月9日,燕薪律师和葛永喜律师才第一次在天津会见到吴淦。这次会见,距福建永泰看守所的最后一次会见,已经一年多。这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除了知道他被关押在天津第二看守所之外,没有他的其他任何消息。期间,吴淦父亲徐孝顺作为施压筹码,被构陷连坐,关押在福清看守所,迄今已开庭三次,也在拖延,未有判决。这些消息,我们依然无法告知他的儿子,我的兄弟吴淦。

吴淦所为,在被关押初期,官媒喉舌曾铺天盖地,喧嚣至极,意图扭转公众对他行为的常理认知。但它们所列事实,我们都知道,就像吴淦声明所言的,行为磊落,公之网络,毫无不可见人之处。

我相信,即将到来的起诉书,以及随后的判决书,也将是屠夫吴淦,秉持良知和为人原则,为这个社会所作所为的一个历史记录。

作为有幸得到吴淦信任的人之一,日思夜梦,每念及他的托付,心中总有愧疚。除了不时问询家属近况,尽力安抚外,我能承担,能作为的,实在太少。

今天,我确切的知道,这一年多以来,他所遭受的磨难。虽然对这一切,并不意外,但还是感到难受。这些磨难,只能他独自承受,我没有途径跟他分担。

但,我相信他的毅力和坚持,相信他在追求自己成为一个正常人的努力,相信他在肉身苦痛和精神磨练之中,依然持守的为实现成为一个正常人所要展现的勇气(难道不是吗?在这个国家,这,真的需要勇气)。

他是条汉子,是我们很多人的榜样,任何时候,我都会以有这样的兄弟为荣。

本次所获打赏,将于2016年12月27日截止,目标是募集十万元,以作为吴淦聘请律师的车马费用。

当然,我,游精佑,也很荣幸的做好了一切准备,将承担这个筹款行为所导致的一切责任。

感谢!

2016年12月17日

——转自新公民运动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9期  2016年12月22日—2017年1月5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