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余杰:如何评价林荣基的勇敢与李波的怯懦

2016年06月20日

 

香港铜锣湾书店系列绑架案受害者之一的林荣基挺身而出诉说真相,让我想起翻译家杨宪益一段名言:“他们可以将任何一个人都加在杀害者的名单之上,但是他们不能够杀光所有的人,他们不可能摧毁所有的高贵”。林荣基和李波的讲述截然不同,难道是中共对两人区别对待吗?相信林荣基,还是相信李波?大部分的港人和观察者心中都会有一把天平来衡量。

林荣基坦率地承认,他并非天生的英雄和勇士,他携带书店客户资料北上交给中共当局,走到半路上,他停下来,在路边吸了三支烟,最后决定折返,并向公众说出真相,这样做才对得起曾经为受害者们上街抗议的六千港人。若是自己百依百顺、亦步亦趋地跟魔鬼合作,怎么对得起声援自己的香港同胞?其他几名当事人各有牵挂,他作为顾虑最小之人,若不开口说出真相,香港真就一片暗淡了。

此后,林荣基接受新加坡媒体采访,被问及“一国两制”失效后香港的出路,表示自己认为港独可行,又指中共不是民选政权、没有合法性,却想要控制一切,毫不尊重人权,因此要求独立的人有其理据。他战胜了内心的恐惧之后说:“我并不怕说,独立是可行的。”他形容说,在一段婚姻当中,若丈夫对妻子不好,妻子离开是正常。

在林荣基说出被“中央项目组”绑架真相之后,李波居然打破许久的沉默,在脸书上驳斥林荣基所说不实,是“讲故事”,其措辞完全是按照中共授予的格式照本宣科。李波原本可以保持沉默,没有人会因为他沉默而对他提出更高的要求,但是,他偏偏要以高调反驳林荣基的方式来向中共表示效忠;他希望早日脱困,不料却让自己陷入更深的泥沼。

我的老师钱理群教授曾经提出人说话的三条底线:一、做人应说真话;二、想说真话而不能时应该保持沉默;三、如果外在环境之暴虐使沉默也难以做到时,即便不得不被迫说假话,至少不应该加害于人。李波跳出来帮助共产党说话,且污蔑敢于说真话的林荣基,就已经突破了最后一条底线。李波这样做,当然必须面对社会各界的质疑。

作为受害者的李波当然值得同情;但作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的李波必须予以批评。正如德国文豪歌德在《浮士德》中所说:你把灵魂抵押给了魔鬼,你用什么才能赎回?脸书上也有人如此宣告:“我们尊敬烈士,亦同情羔羊,但鄙视起初大声求救、最后乖乖受死的乌龟!”

更何况,林荣基与李波进入图书出版行业的初衷并不相同。林是铜锣湾书店的原来的老板,后来因为经营困难,才将书店转让给李波和桂民海,自己继续担任店长。早前的铜锣湾书店有其文化价值的坚守,流亡美国的中国异议作家李劼称赞林是一位有品位、有学养的书店业者。李劼的《百年风雨》一书是一本严肃的学术著作,林很喜欢,逢人便推荐,一间书店居然卖出数百本,可见林是真正的读书人和爱书人。而李波和桂民海纯粹是商人,专门出版和销售道听途说、粗制滥造的“政治禁书”,以牟取暴利。

赞美林荣基和批评李波,这是有良知的评论人的天职。然而,也有一些貌似正人君子者宣称:赞美林荣基的挺身抗暴,非议李波的屈服,是“逼人当烈士”。我无法理解这种怪异的思路:既然铜锣湾书店事件已成为全球瞩目的公共事件,林和李都已成为公共人物,人们当然可以对他们作出评论和臧否。评论者并没有拿着枪逼李波出来反共,何来强迫之说?

多年前,我曾撰文向中国知识界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做哈维尔,还是做昆德拉?哈维尔选择人权作家之路,参与起草和组织《七七宪章》而被捕入狱,天鹅绒革命之后成为捷克民选总统;昆德拉则拒绝在《七七宪章》上签名,而且以玩世不恭的态度嘲讽说,这种以卵击石的举动毫无意义。这个话题在知识界引起不小的波澜。很多推崇昆德拉的文士学者,对我提出的这个问题不以为然,故作中庸地说,应当尊重人们选择犬儒生活方式的权利。

此后,昆德拉爆出曾充当告密者的丑闻。供职于布拉格极权主义研究院的学者Adam Hradilek根据警方档案,在捷克新闻周刊Respekt上披露,昆德拉年轻时为了进入电影学院,不惜向政府告密,诬告反对派人士罗斯拉夫·德沃拉切克是西方特务,使之被送往劳改十四年,一名曾收留反对派人士的农夫更被判死刑。德沃拉切克获释之后,到瑞典定居,不久后便中风,困于轮椅,晚景凄惨。当记者访问他的妻子时,他的妻子说,对于丈夫当年可能被昆德拉所害的说法,她一点也不惊讶,“昆德拉是个出色的作家,但对他的为人,可是没有任何期望”。

林荣基与李波的对峙,就如同昔日哈维尔与昆德拉的对立。李波没有昆德拉的才华,却有与昆德拉相似的自私、自保的人格。我们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更要谴责造就这种奴性人格的独裁暴政。作家钟祖康一针见血地指出:“李波说‘如果反抗,一世活在恐怖中’,因此他决定不像林荣基那样反抗,这是相当中国式的反应。绝大部分洋人的想法则恰恰相反,他们大都会认为:‘如不反抗,一世活在恐怖中。’结果一为人,一为奴,就在于此。”美国的开国之父们,若是选择走李波的那条安全的道路,至今北美仍然是英国的一处微不足道的殖民地;然而,他们选择了林荣基的那条艰险的道路,终于打破枷锁、获得自由。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86期  2016年6月24日—7月7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