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玉佩剑:新年有感

2018年03月21日

残阳如血,落日熔金。无形的罪恶之手正掌管一切,无孔不入,无利不征,无所不在,从驱逐低端人口,到学“习思想”,以及“我选我”的强盗修宪,红色罪犯正在张狂表演。

中国拍案而起的知识人久已缺失,公众意识普遍犬化,国家陷入近一步庸俗化的深渊,而国家宣传机器无孔不入,在全世界到处招摇撞骗。

腐败的权力大肆掠夺,他们不仅拥有权力,还霸占国家话语系统,同时又有潜规则。当腐败“正当”化,被普遍接受,整个社会便黑化。上行下效,民为草,官为风,草随风倒。

然而中国还是有血气冲盈的仁人志士,为匡正国家,他们不惜受难,其灼灼英年陷于牢狱。但是在消费时代,物欲横流,人们的欲望冲毁了人的良知与人格。因此在如此浑浊的社会,热血志士往往是孤行者,他们注定要将自己献上祭坛。

中国历来有吃人血馒头的传统。强权之下,绝大多数人信奉了成王败寇的思想,道义资源纷纷流向国外。国内坚持奋争的人士受到孤立,甚至难以生存。当局对“异议人士”的政策,已为人身讨伐。这真可谓是“肉体战胜精神”。

中国后极权统治极尽权术之道,在这一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游戏中,“行为艺术”显然不足以对抗极权统治。权力垄断全部资源,留下的只是无尽的沉默及等待,中国政权在现代科技的加持之下,更加有恃无恐,当局与民间“猫捉老鼠的游戏”耗尽了温和派的博弈智慧,绝望笼罩人心。哈维尔反抗极权的路径,在中国成为一道难题。哈维尔是二十世纪反抗极权最成熟的行动者、思想者。不幸,“中国的哈维尔”去年已经将自己献祭于这个配不上他的族群。

去年国内老兵维权运动声势浩大,当时就有人说“人家是上面有老领导支持的”,此话不幸言中。今天的中国,社会反抗运动的主体何在?教会?这可能是中国主体社会外的唯一有组织、有自觉意识的群体。大学?这也是当局极力渗透和控制的对象,因为教师、学生群体具有集中性,有突然爆发反抗运动的可能性。律师?企业家?在社会结构上,他们属于上层精英。非常明显,中国反抗运动尚没有找到一个整合社会资源及协调行动的自治架构,建立公民社会尚路途遥远。

戊戌年初一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31期,2018年3月16日—3月29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