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余未:流泪的十字架

2014年04月18日

3∙1昆明惨案之后,当局打压宗教团体的力度明显加强,浙江温州基督徒发表关于政府“强拆十字架及教堂”的联合声明:“2014年浙江各地频发‘拆十字架和教堂’事件。3月以来,隶属温州市的永嘉、乐清、瑞安等地基督教会陆续接到拆除十字架和教堂的通知,给当地信徒带来很大困扰,引发了紧张的政教关系。”

4月3日,曾被政府授予“模范工程”的温州三江教堂面临强拆、数千教徒到场祈祷守护的新闻,引发海内外普遍关注。梳理历史不难发现,专制政体对宗教怀有一种古老、天然的敌意,因为要维持专制统治,就必须让民众处于一盘散沙的状态。

中西文明的巨大差异之一就是有神与无神。《圣经》说:“彼得和众使徒回答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12世纪,神学家约翰《论政府原理》认为王权源于神权,倘若暴君“使法律化为泡影,使人民沦为奴隶”,人皆可杀;13世纪法学家布莱克顿主张:“国王不应服从任何人,但应服从上帝和法律,因为法律创造了国王,国王必须遵守法律。”

神权与政权形成对峙,侵犯人权才有“空子”可钻;政教分离,伸张人权的宪政民主才能生根发芽。

黑格尔《历史哲学》认为中国是一个停滞的帝国:“在很长的历史时间内中国无从发生任何变化,一种终古如此的东西代替了一种对峙。”

所谓“终古如此的东西”,不外乎“敬鬼神而远之”、君权神授、独尊儒术:皇权非法律赋予,而是“受命于天”,代表天意、天命和天道,三个代表通吃一切,皇帝的金口玉言即为替天行道的法律。“子不语怪力乱神”、“敬鬼神而远之”和马克思“宗教是人民的鸦片”,为儒法合流,树立人世间的天子和领袖崇拜打下了根基;近代以来的个人崇拜、党在国上,不过是皇权至上、人治传统的回响。

基督教传入中国最早的文字记载是贞观九年(635年),由于害怕宗教整合民间力量挑战皇权,自会昌5年(845年)唐武宗下令打击不愿匍匐在权力之下的基督教,专制统治者对宗教团体的迫害即史不绝书。靠暴动起家的中共无法正面否定官逼民反的合理性,近年来开始淡化清朝无数以民间宗教(拜上帝教、白莲教、罗教)为背景的农民起义,曾经被中共宣传机器捧上天的洪秀全成为文人墨客口诛笔伐的对象,揭露太平天国罪恶的书籍公开出版发行,这在以往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2013年11月河南濮阳发生“南乐教案”,张少杰牧师及20多名教会同工被捕;陕西省子洲地区的家庭教会在2013年底因依法维权,遭到政府部门的打砸抢,信徒领袖至今被关押,面临判刑;因捍卫教会敬拜场所的权利,北京守望教会自2009年就开始遭受逼迫、打压,牧师金天明和另外四位负责人(张晓峰牧师、刘官长老、孙毅长老、游冠辉长老),长期被软禁在家、跟踪,自由遭到限制,正常生活方式被破坏,守望教会的基督徒长期受到抓捕、殴打、侮辱、威胁、跟踪、骚扰。

2014年4月3日政府人员锁住南乐县基督教中心堂大门;同时,温州三江教堂瞬间从“模范工程”变成违章建筑,面临强拆。圣经说:“唯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数千教徒奋起反抗,通宵守卫三江教堂,迫使当局缩回强拆之手。平和、善良绝不等于懦弱和逆来顺受。

4月4日,三江教堂宣布:“就政府强拆三江教会十字架与教堂之事,从昨天晚上的谈判一直到今天下午最后的谈判确定:十字架与教堂平安。荣耀归神,谢谢众肢体付出的爱。”

在教徒的誓死抗争下,被刷上“拆”字的教堂暂时平安了,十字架仍在流泪。据《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的2013年度报告》,2013年收集到的全国迫害总案例达143件,受迫害总人数7424人(教会领袖800人),被拘捕总人数1470人(教会领袖54人),判刑12人,比上年增加33.3%;虐待事件(打骂、酷刑、心理或身体摧残)16件,被虐待人数50人。

无独有偶,民众的大规模游行示威,迫使茂名当局宣布:“目前该(PX)项目仅是科普阶段,离启动为时尚早,市委在考虑项目上马时一定会通过各种渠道听取市民意见再进行决策,在社会没有达成充分共识前决不会启动。”

自古以来,专制政权与民众之间就没停止过博弈,什么样的民众决定了什么样的政府,任何政权都是民众训练的结果。1999年8月,江西丰城不堪压迫的数万农民举行暴动,活埋乡长、打死警察;国务院为此召开紧急电话会议,乡镇一级的两个正职全部参加,会议要求全国立即停止以强制手段征收上缴,2000年江西省试点取消农业税,2003年全国取消农业税。

学者赵晓认为:“为什么中国没有民主?答案很简单:因为政治的进步需要牺牲,而中国太多的人都想占便宜,不愿意承当推动社会前进的责任。从鲁迅的‘人血馒头’,到南京大屠杀‘一百日本兵杀一万中国俘虏’,到现在‘人人恨贪官人人争当公务员’,人们可以看出前后如一的心理:人人愿意占便宜,人人怕吃亏。”

解决“人人愿意占便宜,人人怕吃亏”的难题,宗教是一把钥匙,是洞穿专制愚弄、分化民众的利剑。笛卡尔说得好:“由于在生活中经常会有对邪恶而不是美德的更大的奖赏,如果人们不畏惧上帝或对第二生命有期待的话,那么很少有人会出于功用而选择去做正确的事情。”

16世纪宗教改革之后,宗教强大的凝聚力和启蒙运动推动西方文明始终朝着有益于人权的宪政方向发展,当今世界最文明最发达的国家,无不是在信仰基督为主流的基础上,施行信仰自由、政教分离,有神论与无神论和睦相处,公民社会强大的凝聚力让产生暴政的土壤不复存在。

流泪的十字架,是对民众苦难的悲悯,也可以说是对教徒捍卫神的荣耀的欣慰之泪。目前中国大陆多达数千万、且人数还在持续增加的基督徒,已经成长为民众维权的重要力量。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29期    2014年4月18日—5月1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