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张鸣:中国人多数都是皇帝粉

New!
2018年11月30日

现在的年轻人,做明星粉歌星粉的多,但多数都是年轻人的一时冲动,等到他们老了,过去的崇拜对象,也就黯淡了。国人久一点的崇拜,只有三样,一是明君,二是清官,三是侠客。而这三者之中,明君又占了最大的份额,属于主体崇拜,清官和侠客,都是明君的附属品。

我的老朋友秦晖先生说,在辛亥革命前,中国人已经讨厌了帝制,那充其量是极少部分的前卫精英,至于绝大多数中国人,包括社会精英,对皇帝还是恋恋不舍。尽管中国自1840年以来的历史无数次地证明,中国的帝制早就不中用了。进入民国之后,即便像王国维陈寅恪这样的大师,也对共和不感兴趣,王国维以一个江浙文人的身份(江浙文人,对清朝是最不感兴趣的),留着辫子,以进宫做溥仪的老师为一生的荣幸。

大师们对鼎革有反感,还有文化和学术上的考虑,而一般人对于帝制,则是纯粹的留念。袁世凯称帝失败之后,大家都知道张勋蠢蠢欲动,想要清室复辟,但从精英到民众,反对者并不多。张勋只带了五千不到的辫子军,就轻而易举地裹挟了京师几万人的部队,宣布复辟。龙旗挂出来之后,北京城举城若狂,小百姓欢欣鼓舞,争着抢着挂龙旗,布的不够用,就糊纸的。好多百姓天真地认为,皇帝坐了龙庭,这下窝头可以吃饱了。让在北京的外国人见了,都觉得又好笑又可气。

自打辛亥以后,尽管没有证据证明,皇帝或者说帝制可以给老百姓带来好生活,但人们对皇帝还是怀着一份特别的好感,明里暗里,哪怕是大学教授,都在盼望明君。盼来盼去,盼来的不是窝囊废,就是暴君,但还是盼。就算没皇帝了,只要是歌功颂德,总喜欢把歌颂的对象捧成明君。明君越是圣明,小民越是卑微,而卑微的小民,就越是盼望明君。除了期盼,还有遍地的土皇帝。但凡有点权力,就下意识地按照皇帝的样子活。

中国人搞市场经济,但凡跟皇家帝制沾边的东西,都代表着高大上,最佳最好,卖钱,也卖得多。中国的房地产业,尽管上面不允许,但有多少个楼盘的名讳都暗喻自己的皇家色彩?恐怕数也数不清。宫廷剧,拍也拍不够,左一个,右一个,满屏都是皇上,臣妾,公公什么的。都在批抗日神剧,其实这些神剧,哪里比得上宫廷戏火?一个脚趾头都不如。

说也奇怪,在宫廷戏中,最火的,还不是秦皇汉武,而是清宫戏。就像北京的庙会,每年请出的皇帝,都是清朝戴着大红凉帽的一样,人们最喜欢的皇帝,不是汉人,而是满人的康熙乾隆,后来,连那个一直名声不佳的雍正,也被汉人名作家平反,火了又火。

所以,即使辛亥革命过去了那么多年,皇帝都没有走,特别是当年被革命党人称鞑虏的满人皇帝,依旧活在人们心里。当然,帝制也没走,也在人们心里有着很大一块的位置。

 

——转自Original 张鸣0011(2018-11-28)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9期,2018年11月23日—12月6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