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张欣:特朗普的胜利与经济学的失败(图)

2016年12月14日

http://image.webservices.ft.com/v1/images/raw/http%3A%2F%2Fi.ftimg.net%2Fpicture%2F5%2F000061955_piclink.jpg?source=ftchinese&width=1340&height=754&fit=cover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给人们留下了太多的争议、疑虑和担忧。经济学家是大选中的悲剧英雄之一。出于他们的专业知识和对美国长期经济健康的考虑,86%经济学家反对特朗普。对此我曾写过一篇文章《为什么经济学家反对特朗普当选》来解释他们的理由。经济学家自认为自己超脱党派偏见和个人价值偏好,他们对国家繁荣负有责任,于是他们用公开信和媒体各种方式警告选民说,以排外、种族歧视和反对自由贸易来煽动民粹主义的人物,一旦当选将破坏美国长期经济。

特朗普最后还是当选了。尽管很多人说给特朗普一个机会,不过,从我观察媒体网络或直接接触来看,经济学家中鲜有乐观者。大多数抱着无奈、担忧和走着瞧的态度。一个美国同仁和我说:别对特朗普抱希望,此人朽木不可雕(not teachable)。克鲁格曼等更干脆,他们警告说特朗普将带来美国史上空前的政府腐败。

为什么经济学家的苦口婆心或义正词严没有说动选民?或者再进一步,为什么特朗普能成功当选?对此媒体上有不少评论。不过这些事后诸葛亮的分析,笔者认为都不如大选前着名自由派导演摩尔(Michael Moore) 7月份写的那篇评论《为什么特朗普将赢得选举的五个理由》那么透彻和精准。我当时读了后非常震撼,我任何想弄懂这次美国大选的人一定要读摩尔那篇文章,那是美国的《隆中对》。

要知道特朗普并没有赢得大部分选民,他在普选上比希拉里少了2百万票。但是大家都知道,中西部也就是铁锈地带的四个州的倒戈,给了特朗普64选举人票,是他当选的关键。这四个州是:宾夕法尼亚,俄亥俄,密西根和威斯康星。这里本来是民主党的地盘,却被特朗普胜出,否则他不会成功。

摩尔是民主党人,不过他经常参加共和党的集会(也是他拍纪录片的需要),他的观察特别犀利到位。特朗普在共和党初选中脱颖而出时,摩尔预见特朗普会最后击败希拉里赢得大选。摩尔的第一个理由就是,铁锈地带会倒戈投票给特朗普。下面我摘录文章中一段,出于摩尔自己在特朗普共和党初选集会里的观察:

“(大选中)特朗普将攻击克林顿,说她支持的NAFTA(北美自由贸易区)和TPP和其他贸易政策害了这四州的人民。在共和党密西根初选时,特朗普在福特汽车工厂的阴影下集会。他威胁说如果福特公司计划关闭该工厂将生产转移到墨西哥,他将对任何美国进口的墨西哥制造的汽车加征35%的关税。这在密西根工人耳中是如此甜美的,甜美的音乐。然后特朗普又说他要强迫苹果公司停止在中国制造iPhone手机,将生产搬回美国。这时听众乐狂了。特朗普离开集会时,他知道他已打败了这里和他竞争的俄亥俄州长卡西奇。”

特朗普这些不靠谱的牛皮话,包括给对中国产品加征45%的关税,要墨西哥付钱在边境造万里长城,不要说经济学家会指责,就是正经些的政客也说不出来的。但是从摩尔的描述中,你可以看到锈带地区选民是如何被煽动的。这就是学者总是不敌民粹领袖的道理。摩尔自己在密西根汽车工业区出生长大,对邻居们了如指掌。我自己在密西根和俄亥俄州生活和工作了30多年,见证过那些情感。和南部地区不同,美国铁锈地带四个州的大多数白人并不象南方诸州在血统种族同性恋问题上那么保守,他们并非对“政治正确”那么反感。我家那个小镇,就是19世纪时北方居民秘密帮助南方黑奴逃到北方和加拿大的“地下铁路”一站。2011年,特朗普曾编造阴谋论故事说奥巴马是穆斯林,出生证作假,等等来煽动,中西部大多数白人选民对此并不理睬。黑人奥巴马还是赢得了这四个州的选票。

不过朴实的另一面就是思考简单化。如果现实问题影响到自己的经济生活,譬如治安、福利、或者工作机会,他们会将问题归咎于黑人、墨西哥裔、穆斯林、或亚裔华人,他们会将问题归咎于华盛顿的政客和全球化和移民政策。这时如果有人煽动排外和种族主义,他们心中就产生共鸣。1982年日本公司的竞争造成底特律经济不景气,一对失业的白人工人父子将华裔青年陈果仁当成日本人用棒球棍活活打死,就是一例。

这就是中西部的现实世界。如摩尔所说,铁锈带选民感觉自己经济生活恶化,感觉政府和建制派背叛了他们,他们不满和愤怒。经济学家太理想主义,他们根据课本理论提出的政策没有充分考虑现实政治的限制条件,因此不能说服那些感觉自己经济生活悲苦的选民。经济学没解决下面这些问题:

第一是全球化对个别群体的负面冲击。经济学理论证明,自由贸易和移民利大于弊,虽然对国家内部个别群体的利益会有负面冲击,但是国家总体上获益。但现实问题是,被负面冲击的群体如失业工人的悲苦感受和抗议声音,远远强于那些沉默的获益的多数。享受廉价进口货的消费者大众,或者将生产转移到墨西哥获利的企业经理,都以为这是自己努力应有的果实,并没有激情去保护自由贸易。而对那些因为外国竞争而被裁员的汽车工人,以及他们的家属、社区来说,那简直是要拼命的大事。

经济学家于是又建议,政府要做转移支付,从自由贸易获益中补偿那些受负面冲击的群体。可如何实施?你给消费者或者企业加税?你得罪那些群体,因为他们不承认这些获益是自由贸易的结果。然后,给谁补偿,补偿多少,没有精准有效的方法。还有,转移支付要靠政府来完成,因此政府功能更扩大。这样你给保守派民粹主义的特朗普加了3个炮弹: 加税、低效、大政府。

第二是科技进步对个别群体的负面冲击。其实,铁锈地带就业机会减少和工资压低,并非都是因为全球化,更是由自动化和产业升级所造成。随着自动化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制造业需要的工人越来越少。对操作的技能要求也越来越简单,因此,那些工会产业工人受到自动化和非熟练劳力竞争的双重压力。美国制造业从1990年来产值增加了75%,但是,因为劳动生产率增加为原来水平的2.2倍,制造业就业人数减少了550万。这种情况在中国墨西哥等地的制造业中同样发生,如东莞大量制造业企业倒闭。这种情况也在其它部门如农业、零售业和服务业中发生。沃尔玛和亚马孙公司的扩张,使得美国中小商店大批倒闭。

经济学理论说,市场会创造其它新兴产业和提供就业机会。不错,你看到硅谷和麻省等美国沿海地区高科和新兴企业如雨后春笋,可你也看到铁锈地带制造业的衰落。这里本来是汽车和钢铁基地,美国制造业中心,工会工人工资和福利很好。现在汽车公司将工厂迁到廉价劳力的海外或南方诸州,铁锈带人口外流,城市中心衰败,到处是关闭的空厂房。底特律等地的工人感到今不如昔,不如扔个特朗普炸弹给华盛顿政客。这就是活生生的铁锈带选民。虽然他们仅四个州,却是左右美国总统大选的关键。这里,正确的经济学遭遇了政治上的失败。

所有分析家都承认,特朗普的胜出,在于赢得了铁锈带四个州。其中原因,是很多民主党的工人弃投,或者倒戈给特朗普。我这里再进一步的结论是:铁锈带这些白人工人的倒戈,纵然有种族和排外因素,但是起因还是对经济境况不满。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在大选日失望地写道,“很多像我一样的人,真的不了解我们居住的国家。我们以为我们的同胞最终不会投票给这么一个明显不称职,气质不健全,可怕但可笑的候选人。我们错了。……美国是一个失败的国家和社会吗?它看起来真的可能。我想我们必须自我挑战,努力找到前进的道路。”

克鲁格曼的错误在于,不管经济学理论上多么正确,如果它的政策不能跨越政治现实,那就是不可行的,失败的。即使斯蒂格利茨的评论和穆迪公司的模型都证实,希拉里的经济政策比特朗普对美国长期经济发展要好太多。但是如她不能当选,不能被付诸实施,那也是枉然。因此,未来经济学应该发展如何设置政治限制条件的模型。特朗普的胜利给经济学家和经济学一个警示:理想的经济学是美丽的,但是现实不是理想的。

(作者为美国经济学教授)

2016-12-14

——转自明镜博客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8期  2016年12月9日—12月2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