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赵思乐:终身职业革命家胡石根在“709”前的二三事(图)

2016年10月04日


胡石根(网络图片)

生于1954年的民主运动领袖胡石根,曾因策划组党与纪念“六四”系狱16年多,2008年出狱后,他以民间基督教会长老的身份,低调但至关重要地活跃于民间抗争运动,常被尊称为“胡长老”。可惜的是,由于胡石根着意低调,直到去年7月10日被抓,甚至到今年8月他作为“709案”核心人物被“公开审判”时,外界对他2008年出狱后的工作和思想都所知甚少。

在采写“709案”周年报道期间,我采访到与出狱后的胡石根有深交,且在“709案”中受胡石根家属委托的辩护律师李柏光,通过他的讲述,我们或可得知胡石根“709”被抓前情况之一二。

胡石根出狱后是如何接触并投身民间基督教会?

李柏光:胡石根2008年释放以后,受邀参加我们的基督徒维权律师团契活动,他也会去XXX的教会(北京一个知名的异议色彩民间教会)。当时他还没信基督教,我也有给他传福音,跟他说信仰如何能在每个人内心深处激发一种追求自由的动力,信仰如何成为一个社会的道德良心底线,信仰作为法律和民主的社会根基和文化根基等等。

那段时间我们经常交流,关于中国民主化的策略、道路、方法,交流特别多。

他在2010年由北京的一个老牧师施洗为基督徒,一开始在XXX的教会,2012年胡石根建立了自己的教会,把维权律师、各地民运人士、草根阶层中有强大行动能力的人都聚集在他的教会。他的教会做得很成功,到2015年被抓前,他们有三四个常用的聚会地点,总共有上百人吧。

教会天然具有组织性,尤其是基督教,因为有定期团契,又有信徒奉献作为物质基础,而且提倡行动能力。有社会关怀的人很容易看到基督教会的这种特质,把它作为平台来推进民主法治。大家聚集在教会就会有很强大的力量,这是让当局最害怕的。

胡石根为何在“709案”被抓并最终成为案首?

李柏光:当局看到了维权律师和民间中坚分子结合产生的威胁,律师有合法身份介入各种事件,教会又提供了各界联合的平台,像范木根案就很典型。我觉得“709”前在各地的动作有点操之过急,过早暴露了这种结合的实力,比如说庆安案。当局意识到再不打击就会形成示范效应。

胡石根看上去没有周世锋和屠夫活跃,但他是“709”被抓的人中最具有领袖意识和思想的,他具有战略头脑和全局观,律师有时过分专业化,跟胡石根这种政治家是不一样的。而且他还有广泛的聚集能力。胡石根因为之前被抓的经验,他已经更加尽量低调,像蚂蚁一样,但中共还是会盯着他这样的人。

现在胡石根确实是这个案子的第一号,逮捕通知书排第一、关在第一看守所、案件归天津市检察院管,其他人都是二分院。

胡石根被抓前后的状况如何?

李柏光:他本来2014年计划要去美国读神学一年,这一年也到美国和欧洲各个国家的议会交流访问,看看他们的法治和民主制度是怎么运转,也增加一些神学知识,但没想到美国那边的牧师刚给他联系好,他就出事了。那是2014年5月,他因为参加“六四”研讨会被拘留一个月,在里面警察向他施压,让他不要做事情,他那一年就没做什么事,但有教会的平台,就还是会跟各种阶层接触。

胡石根应该是在7月10日周五去教会讲经的路上失踪的,那时候大家就怀疑他被抓了,因为知道周世锋他们被抓了。到周日聚会胡长老又没来,就确定他被抓了。但一开始我想可能三五天就出来了,没有想到跟周世锋他们会整成一个案子。

后来他一直没有放出来,我们才开始联系他的家人去报失踪。胡石根的弟弟本来是在北京,他坐牢时都是这个弟弟去看他,他出狱后弟弟陪他住了一段时间。胡石根的家人都希望他回南昌,就算不工作养着他也没问题,但胡石根不同意,他说他的事业在北京。胡石根的弟弟劝不动他就自己回南昌了。这次发生“709”,我想他的家人是有点怨气的,怨他不肯回家,60岁了还要搞这些事。

针对胡石根的“709”救援的情况如何?

李柏光:大家感到很无能为力。新的《刑事诉讼法》里关于“危害国家安全”类案件的规定,剥夺了律师的会见权,强迫失踪也用“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完全合法化了,它可以先“监居”你半年,半年后再进入程序,重新计算时间,它就很宽裕地做这些案件。而且其他即使是涉“国安”的案件,平时不让会见,送检察院之前起码会安排一次会见,“709”连这个都没有。还有说当事人自己在里面聘请了律师。这种政治案件操作是第一次遇见,目前在法律上还没有破解的方法。

司法当局是根据自己多年办这种案子的经验,为了自己能顺利推进案件,设置了这种剥夺当事人人权的法条,可以以法律的名义把律师的监督排除在外,就是专门为所有对政权有威胁的人量身定做的。

律师发挥空间很小的情况下,家属的发声会有一定帮助,虽然也很难改变上面定的结果,但可以提醒国际社会不要忘记这件事,让外界知道这些被抓的人做的是什么,显示她们没有放弃,阻止民间形成恐怖的氛围。但让家属出来是很难的,“709”也只有几个家属比较积极,这可能跟她们丈夫的律师工作有关系,会知道比较多类似的事,其他案件的家属就更难动员了。

后记:

做“709”周年报道时,我是以家属们的抗争为主要线索,因此很可惜没有进一步挖掘胡石根在被抓前的工作和思想。但仅从有限的信息,胡石根作为“终身职业革命家”的行事和抱负仍显露无疑。加上“审判”中公布的胡石根在“七味烧”餐厅的一席话,更印证了他的这一定位。

胡石根的种种行状,让我联想到另一名“职业革命家”唐荆陵,我的一位朋友曾参与有唐荆陵在场的同城饭醉,他对唐荆陵的表现记忆犹新:罗伯特议事规则的饭局发言,其他人都一句带过或随便说几句近况想法,唐荆陵则有备而来,极有条理地阐述自己在推进的两项运动,并现场分发打印好的资料。我的朋友问了两个门外汉的问题,唐荆陵就抓住机会非常详细地解答。

唐荆陵的这个片段让我想到,胡石根在“七味烧”也是如此,有备而来、有论有策,意在团结和发展可以共同行动的伙伴,以庭审记录来看,甚至那场看似随意的聚餐也是他设置好的场合。

对于后来人,若他们要找到一个理由说服自己:“中国的民主转型是一项值得投身的事业。”那么像胡石根和唐荆陵这样的,把民主转型当作自己的终身使命、以专业精神为之谋划行动的先行者,或许身体力行给出了重要的答案,如果不是唯一的答案的话。

——转自民主中国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3期  2016年9月30日—10月13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