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钟平:中共当局正加速抢夺民企管控权(图)

2018年10月11日


青岛向非公有经济组织派遣干部(网络图片)

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共当局在经济领域逆市场经济规律而动,推行国进民退,进而加强对民企的剿杀与吞并。近来,随着以美国为代表的文明世界对中共本质认识的加深,贸易战相继爆发,中国在世界日益被孤立化、边缘化,中国经济面临断崖式崩溃局面。中共为了维系其统治与对全国经济命脉的掌控权,加紧了对非公有经济组织管控权的渗透与抢夺。中共当局打着各种民主、帮扶名义,直接对非公有经济组织派遣工作人员,占据要害职位,掌控企业运转,为进一步的左右鲸吞非公有经济作准备。

10月8日,据青岛新闻报道,当天全市工会选派工会干部到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和社会组织挂职第一主席动员大会在湛山花园酒店召开。会后,市总工会还组织92名挂职第一主席进行了工会业务培训。市总工会《关于选派工会干部到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和社会组织挂职第一主席的实施意见》规定,挂职第一主席挂职时间为2年,原则上每月到挂职单位工作时间不少于8天,其他时间在原单位工作。主要工作任务是指导挂职单位建立和规范工会组织、实施建功立业、服务职工群众、建设新时代职工之家、推进企业民主管理制度建设等工作。省总和市总两级每年为每名第一主席配备2万元工作经费,用于挂职单位工会阵地建设和开展工会工作。

无独有偶,在中国南部的广西钦州,也在大力推行从机关各部门选派干部担任非公有经济组织中的党建指导员,。据媒体报道,2017年,钦州市就先后从机关各部门选派了589名干部担任两新组织党建指导员,其中18名处级非领导职务干部担任非公企业党组织第一书记。为了确保第一书记“下得去、呆得住、用得好、干得事”,钦州市两新组织党工委“选、管、育、用”四措并举。可见,中共当局已经在全方位推开党组织管控非公有经济的计划。

试想,中共当局在自己的国有企业严禁工人自主组织工会,严控工人评议企业经营管理,严格政审派遣忠于中共的管理干部,根本不给工人以任何丁点的参与企业管理与分享发展利益的权利。他们现在却叫嚣要对非公有制经济落实工人民主权利,而民主权利居然不是工人自主选举工会领导,而是由中共当局派遣工会主席。这完全是沿袭了中共当年暴力革命时期组织煽动工人夺资本家的权的那一套。中共当局用意非常明确,假借工人民主权利之名,将中共权力之手伸入非公有经济之中,摸清其家底,掌控其权力,最后完成以国家名义下的权力抢夺。

中国当局觊觎民企已久,他们在抢夺搜刮天下资源,贪腐挥霍民脂民膏,掘空国库国国财后,着手侵吞非公有经济就成为自然本性。近年,他们蓄谋将国企一切债务转嫁到民企头上,要民企承担购买国企的负资产。为此,中共当局不惜抓捕那些不服安排的非公有经济企业主。这种打富豪抢财富是中共当局的惯用伎俩。

中共当局对非公有经济的渗透抢夺,从最近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的讲话也显露无遗。9月11日邱小平在浙江杭州出席全国“深化民营企业民主管理,增强创新发展内生动力现场会”讲话时指出:“推动民营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必须坚持加强党的领导,坚持职工主体地位,坚持强化制度保障。只有坚持依靠企业党组织的坚强领导,才能确保企业民主管理的正确政治方向,职工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才能切实落到实处。只有以职工为本,让职工享有充分的民主权利,共同参与企业管理、共享企业发展成果,才能激发职工的劳动热情和创造活力,实现企业与职工的共赢发展。只有健全企业民主管理制度,依靠制度规范和开展工作,才能确保企业民主管理深入持久开展,确保不走过场、不流于形式。”同时,邱小平还强调“新时期要全面深入推进民营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各级人社部门要与工会、工商联加强密切配合,积极参与厂务公开协调工作机制,支持工会发挥统筹协调作用,认真履行人社部门职能职责,主动做为。要把加强企业民主管理作为协调劳动关系三方机制工作的重要内容,强化三方协商协调,进一步形成深化民营企业民主管理、构建和谐劳动关系、促进企业健康发展的合力。”

不管邱小平讲话如何隐晦而闪烁其词,但仍难掩其核心意思就是:非公有经济已经走到了“新时期”,也就是深化改革名义下的历史尽头。在企业必须姓党的原则下,非国有经济的主体不再是企业主,而是工人主体名义下的党主,并且宣示了接下去中国经济领域重点工作就是接管这些非公有经济。这事实上宣布了对中国非公有经济的国有化,只是暂时还借用工人民主的名义而已。

事实上,中国对非公有经济的国有化抢夺从中共十八大以来就在全面着手开展。当然,更远点说,中共从来没有停止过对非公有经济的抢夺,只要看看牟其中、沈太富、袁宝琝等等的命运,就会清楚中共对非公经济的抢夺习性由来已久,但是中共文革后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持续发生的过往抢夺都是局部的,个别性的行为,但中共十八大后展开的抢夺却是全局性的,而邱小平的讲话及其青岛当局推出的派干部到非公有经济组织担任工会主席的规定,更是公开吞并非公有经济的宣言。

可以肯定的是,接下去中国将掀起全国性以民主管理名义对非公有经济的管控吞并狂潮,将非公有经济的公有化,将是接下来中国经济改革的的主旋律。
 

——转自民主中国(2018-10-1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5期,2018年9月28日—10月11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