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自由亚洲电台:米娜的故事(图)

New!
2018年12月03日


维吾尔族女子米娜


米娜说:“我一哭,他们就说妈妈你痛吗?”

二零一五年,年轻的维吾尔族女子、新手妈妈米娜,带着三胞胎儿女,满怀期盼的踏上返乡的旅程。在老家,那儿有她朝思暮想的父母兄弟,想着姥姥、姥爷看到可爱的外孙们回家,笑容该有多么灿烂!对重视家庭关系的维吾尔人来说,再没有比一家人团聚的时刻更宝贵了。看着三个襁褓中的孩子天真无邪的小模样,米娜全身洋溢着幸福和喜悦。米娜和同是维吾尔人的先生二零一三年在埃及结婚后,每年往返于两地之间,一切都很正常,这次母子四人同行,五月十三日抵达北京机场。入境时,和以往不同的是,米娜被带至一间黑屋问话,孩子们则被带走,相关人员表示,只要她回答问题,就会把孩子还给她。一连串的讯问后,米娜母子被送到乌鲁木齐机场,就在乌鲁木齐机场,米娜母子被迫分离。接着她嘴上遭贴住胶带,头上戴上袋子(头套),双手反扣背后送往黑峡山派出所,在推撞中,米娜的鼻子严重受伤。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米娜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抓捕,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她唯一确定的是,自己什么犯法的事情都没有做!

带着三个原本健康的宝宝,却没有料到祸从天降。不过短短两个多月,米娜的一个孩子就在新疆公安人员的手中夭折!另外两个孩子,才刚刚几个月大,因为妈妈不在身边而不肯吃奶,由新疆公安方面做主切开食管喂食!这一切灾祸都是缘何而起?新疆公安到底想要米娜供认什么,他们有什么证据认定米娜有恐怖主义嫌疑、又将用什么方法逼迫她招供呢?米娜的苦难刚刚开始,“解读新疆”将为大家讲述“米娜的故事”。

 

米娜带着甫出生两个月的三胞胎儿女从埃及回新疆老家探亲后所发生了不幸遭遇。三胞胎中一个不幸夭折,幸存的两个孩子也因受虐而严重发育不良;身陷囹圄的米娜根本无法和外界联络,身心备受折磨与煎熬,几乎绝望的她不敢放弃,为了两个无辜的孩子,母爱的力量使得米娜仍在苦苦坚持。在访谈中,我们聆听米娜娓娓诉说着苦难的经历,空气是凝滞的,那股压抑的情绪和难以言宣的伤痛,深深触动了在场的每个人!

中国政府从二零一四年开始推行新疆再教育营,二零一七年达到高潮的再教育转化中心,这些被中国当局称为“去极端化培训班”或是“教育转化培训中心”的场所,内部条件极其恶劣,被关人员并经常遭到虐待和酷刑。新疆政府并从二零一六年十月开始收回居民护照集中保管,在海外的留学生也被召回新疆,甚至有些人只是因为曾经出国或者留学而被关押,类似米娜这样移居海外的维吾尔人,在返乡探亲时,被当局以恐怖分子嫌疑送入再教育营的案例越来越多。

为什么?为什么?太多的“为什么”在米娜的脑海中盘旋。她曾经以作为中国女孩自豪,但是读书时开始感受到维吾尔人所受到的差别待遇,以后又遭遇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的镇压,甚至连警察都告诉她维吾尔人就是不一样。当局的做法让米娜开始反思自己的身份认同,她不是也不要变成恐怖分子,为什么她的国家却这样对待她和她的族人?“这不是我想的中国了!”无休止的迫害使得她恨、恨人生、恨所有人、也恨自己的先生!

米娜联系不上先生,自从二零一五年自己带着三胞胎孩子回国以来,再也没有先生的音讯。她一直在想,她已经失去先生了,她恨先生为什么没有来找她,为什么没有问一下他的孩子,中国政府这样折磨她,她失去了一个孩子,先生都没有问过她,米娜悲哀的想着自己不如死了算了。二零一八年,米娜回到埃及后方才辗转得知,在多方联络不上自己的妻子后,先生也回到新疆寻找妻儿,之后便被抓走,并被判刑十六年。回想最后一次先生送她们母子到开罗机场,犹自殷殷叮嘱米娜赶快带着孩子回家,如今先生生死未卜,昔日幸福恩爱的光景不再,连孩子也不知道他们的爸爸长什么样子,米娜不禁悲从中来!

米娜的苦难仍在持续,惊惶中饱受逼迫的她紧咬着牙关苦撑,她的亲人已被送去再教育营,两个孩子就要被转至孤儿院,她要怎样保护自己稚嫩的孩子不再受到摧残?

 

二零一五年米娜返乡探亲后,三年间,不断地被拘捕、关押,期间并受到酷刑折磨的不堪经历。米娜失去了出生未久的三胞胎孩子中的一个,而两个侥幸存活的孩子,因为没有得到足够的照顾而落下了病症;身心饱受凌虐的米娜,为了年幼的孩子而顽强的活着。岂料,当米娜再一次被关押后,由于自己的亲人也都遭到逮捕,两个无人照料的孩子被送入孤儿院,中国当局在新疆正把许多被拘留于“再教育营”里的维吾尔人的孩子当作孤儿来对待,忧心如焚的米娜,此时已经失去了希望,然而,她仍要为孩子的命运奋力一搏。

米娜的两个孩子都拥有埃及国籍,埃及驻中国大使馆因此介入,经过百般刁难与阻扰,最终将米娜母子带返埃及。登机前,有关人员特地嘱咐米娜,不要忘记自己是中国人,是中国的女儿,是国家培养出来的。他们同时提醒米娜,她的父母都在中国的保护下,家人都在等着她。

米娜曲折多舛的返乡之旅,让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转眼家破人亡,反映着今天新疆维吾尔人的艰难处境。现在,米娜终于来到被她视作天堂的美国,开启了人生的新页,她难以置信自己能活下来,重新呼吸着新鲜空气,自由舒畅的活着。午夜梦回,往日的屈辱跟伤害,仍然令米娜母子余悸犹存,“再教育营”中的斑斑血泪历历在目,米娜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她没有忘记自己身在迫害中的族人,她勇敢的发声,要将自己的遭遇及所思所感说出来,希望国际社会的关注和重视,能够帮助改善新疆当地的人权状况。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8-12-14,19,27)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9期,2018年11月23日—12月6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