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资中筠:我们有一种走向野蛮的趋势(图)

2018年01月03日

http://i2.itc.cn/20160111/22d_d202f4f1_0787_928d_5ebf_b1e3f0b8c28e_1.jpg
资中筠

我原来说我不想讲话的,我有一种“欲语无言”的感觉,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我经常听到的都是令我感觉到没话可说的。违背常识背离知识,简直多得不得了,天天听到这本书被禁了,明天听到那个书下架了。还有听到说,不要公开说下架,出版社自己再偷偷把它买回去,不许传播某一书。这种事简直是越听越觉得难受。我们光靠老人是不行的,真正有行动能力的还是在职的,各种岗位上正在做事的人,而不光是说话的,这是一个。我刚才听了很多人讲的我都很有启发,我觉得如果大家都是这样想的话,那国家当然很有希望,但是事实上我意识到这是少数,那么我现在只想讲几句话,一个是我们这个是“走向世界走向文明”,可是我们现在有两个相反的力量,一个是野蛮要跟文明搏斗,我觉得我们有一种走向野蛮的趋势。最近几年来走向野蛮的趋势是越来越厉害,你从网上看到人的发言,某一部分人用的语言和被看重的那些人水平越来越低。

还有一个是说“走向世界”,虽然我们每年有成千万的人出国,但是实际上在思想上,我觉得从主流所要宣传的来说,是越来越走向闭塞。包括刚才说什么国学孔子学院这些个东西,就是说这个趋势是这样。所以这两种谁战胜谁的问题,造就中国走向哪一个方面。因为我们不能用成王败寇的眼光来看历史,历史上野蛮战胜文明的情况是常常有的,并不是没有的。作为整个世界的潮流,我相信周有光老先生一直跟我讲“不要着急、不要着急”,他是很乐观的,世界潮流总是要往进步方向走的,人类的历史是前进的。可是作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就算是有非常悠久历史的国家,它不见得不会沉沦。我问过他这个问题,我说那你没走到以前它就掉下去了,走过一个坑就掉了怎么办?他说那世界上有很多民族都曾经一时辉煌就沉沦了,好像不可避免。那么我自己认为我对中华民族有非常深厚的感情,我不希望它在世界潮流里头一下子就沉沦了。故一时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后人1000年之后说这儿有一个曾经被消灭的古代大国,我总是不希望有这样的一个情况,所以我觉得他乐观我悲观,其实想法是一样的。

另外我想要说的就是,人们在说到中国的时候,指的是什么?是指的领导加主流媒体呢,还是指的广大十几亿的老百姓?十几亿的老百姓里头的想法是各式各样的,非常不一样。不见得都是健康的。但是我觉得现在我们说中国,说我们自信,谁自信?谁自卑?我觉得这个常常混淆,我自己认为我的思想已经跳出了“仰望名君”的这样一种思维模式。就是说没想到中国好像都是说某人在想什么,他就代表中国想的,我觉得并不是这样的一个情况。所以我想必须要打破这样一种思维,就是某一个大人物加上主流喉舌就等于中国。在我们想到中国的时候到底想什么?比如说这个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这个我是谁?它亡谁?首先有没有想亡什么人?但是这个我,我跟谁等同,我跟谁认同,这个我就觉得就非常重要。

最后,我们说“走向文明,走向世界”,这其中最大的阻力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我们叫它极端民族主义,我管它叫国家主义,还有一个是民粹主义,这两个东西,现在在我们现实的存在里头是走向法西斯的一种力量,而且有相当一部分并不弱。我不知道强到什么程度,可是相当普遍,而且最容易激起来的就是民族主义。一说有敌对势力马上就可以弄一大批人起来。我认识一个卖菜的,他天天骂政府损害自己的利益,可是一到“阅兵”,一说小日本怎么怎么样,他马上架式就起来了。我觉得这样一种思想就是民粹主义,对我们走向文明是一个巨大的阻碍,其中出路在哪头呢?

刚才讲到光,很多人讲到圣经上说要有光,还有有光先生,这个光是什么?就是启蒙,启蒙是enlightment,这就是光。让智慧之光驱散愚昧。这个愚昧里头最重要的目前就是一个民粹主义一个国家主义,我觉得这两个是跟世界潮流格格不入的,所以我现在想到就是这两点,跟我们“走向世界、走向文明”的主题相契合的一个阻力。那么从现实来讲,从我能够预见的未来来看,大概我可能是目光不够远大,我还是很难乐观起来。

(搜狐文化 郭冠华整理)

——转自搜狐文化频道(2016-01-1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5期,2017年12月22日—2018年1月4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