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2324 — 2346 (2429)
今年是天安门民主运动25周年,为了帮助经济困难的“六四”受难者,给他们家庭一个希望,“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颁发了第五届“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
每次独裁者对良心犯的审判都会载入史册一样,2015年6月19日,千年古城广州会记住这一天,独裁者对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的非法审判。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某一天,历史与良知会对当下的施暴者予以正义的审判!
今年是天安门民主运动26周年,为了帮助经济困难的“六四”受难者,给他们家庭一个希望,“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颁发第六届“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
中国的户口制度如同当初南非的种族歧视与隔离制,只有废除户口制度,数亿农民才可能得到身份解放,他们才能有自由,获得平等,成为真正公民,有尊严,有真正的人权。
《国家安全蓝皮书》中论及的所谓“国家安全”,其实只是政权安全。这一报告充分展示了一点:中共为了保住政权安全,不惜剥夺中国人民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等政治权利,通过政治高压让社会成员产生恐惧而被迫服从。可以说,中共政权安全是以全体民众的生存恐惧为前提。这就是中共政权与人民之间的“维稳战”没完没了的根源。
户口改革虽然在局部和中小城市有所放松,但是对于大城市仍然很僵化。但恰恰是大城市是移民最多的城市,大城市的户籍歧视也给移民带来最大程度的痛苦,并且阻碍了城镇化的进程。
山东招远案发生后,中共以此为由对“全能神教”进行全面镇压,据报道至少有1500多名“全能神教”无辜信徒被抓。中共当局这种运动式执法,乃是对法治的真正破坏。
纵容邪恶就是罪。面对邪恶的甚嚣尘上、疯狂猖獗,作为神的儿女,绝不能消极坐等、坐以待毙。而要拿出行动的勇气和力量,与邪恶者一搏。遏制邪恶的进一步蔓延、遏制中共宗教政策的进一步恶化,是我们基督徒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使命。
中国真正的问题在于权力的公共性严重缺失,民众对国家权力的参与和分享严重匮乏,社会对国家权力的控制和规范严重缺位。这才是中国国家权力现代化的真问题,也是特殊的难题。
控告人系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正在审理的杨茂东、孙德胜被指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指控明显不能成立)杨茂东的辩护律师。被控告人甘正培、梁夏生、郑昕、罗成、鲁肖非法剥夺辩护律师诉讼权利,非法拘禁(超期羁押)当事人,已经涉嫌严重的违法犯罪。
极有可能是习近平亲自主持制定的这部新国安法,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立法史上开了一次大倒车,闹了一个大笑话。这部法律的出台,意味着习近平当局比之邓江胡时代立法水平的急剧下降。
日前,中共中央出台新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被称为史上“最严党纪”,其中规定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的,可按情节轻重不同予以处罚;党员领导干部违反有关规定组织、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等,情节严重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此两条最严“帮规”,引发舆论恶评如潮。
不知道的人,只会认为你是个咆哮法庭的恶女人。但是知道真相的人,无不心酸。试问,谁能想到前因是这样?但是,若有经历过强大公权力对弱小平民权利残忍践踏的人,都知道,真相永远是残忍的,罪恶的,黑暗的。
既然台湾的民意和所谓大陆的民意是如此地对立,如果听任两者相撞,由于大陆与台湾大小悬殊,其后果可想而知。在这里,中共当然是在威胁台湾,但它不是以官方自己的名义、而是假借大陆民意的名义。
但直到今天,不但未看到民主宪政的一丝曙光,而文革的雾霾不时又对人们露出了鬼脸。这是我在文革爆发五十周年之际,最感到痛心的一点!
那些为追求民主而努力的人们,并非世间悲剧,而是值得我们以为慰藉的荣耀袍泽。人世何其短暂,得失如瞬息鸿毛,唯不屈的信念和牺牲精神,可堪永存。
在于世文被起诉到法院至今的近15个月时间里,案件竟然没有开庭!更何谈审结!也就是说,于世文在不审、不判、不放的状态下度过了1年零3个月的时间!
虽然,这两年我过得并不是很快乐,但是,我却很充实地在为了那一刻的早日到来——中国民主的实现,坚定地默默持守着!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当局者必须要记住:民主、民心、民意不可违。
习近平没有谈到互联网的基石:自由——中国网民与世界网民交流的自由,中国人获取外面世界信息的自由。习近平多次强调官员要学习马克思原著,但是却对马克思关于思想言论自由的观点视而不见。
相对于国家机构的死性不改,公民社会有了新形态的崛起。普世法律和当下法律、法规为公民社会充分适用,是第一个新形态;人权律师团的核心作用是第二个新形态;公民观察团的法治先锋作用是第三个新形态。
任何试图用某个公权力机构的监督来取代舆论压力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除了法官无法不予理睬从而损害审判独立外,也因为国家机构相互间的监督是可以蜕变为相互勾结、相互利用的,防止这种蜕变最终还是需要虽然相对软弱但是却无处不在的公民的监督。
刑事拘留制度是警察权力肆意扩张的保障与体现,在实践中造成了对公民基本人权侵犯与践踏的现状。该制度违反了国际人权公约的基本原则及中国现行宪法。我们应当予以关注,并呼吁废止。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