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300 — 322 (2429)
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大互联网公司,中国占了5家,超过美国。但人家是靠技术靠开放的市场赚钱,我国是靠互联网人口基数和垄断封闭的市场赚钱。最典型的是谷歌和百度。都在挑战人类的底限。谷歌是挑战人类科技的上限,百度是在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下限。
老朱大哥,早安。你还在微笑吗?想起了和你在老山,半夜三更迷路。此刻你一点都没有着急,却让我把车子熄火,走到外面去捉萤火虫。萤火虫的微光,映出了你的微笑……
纪斯尊先生的一生不需要去刻意拔高、刻意美化。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他此时去世有着他的象征意义。纪斯尊先生的灵魂没有离去。中华民族千百前来对正义的执着追求、抑暴向善、扶助贫弱的精神深深扎根于八闽大地,这种精神纵有强权摧残,也会不断萌发、成长!
如果香港守不住法治的底线,特别是守不住司法和执法队伍去政治化的底线,香港自救就无从谈起了。而反过来,如果香港精英和市民守住了这个底线,香港的法治和自治文化,就有可能像百年前那样对内地产生重大影响,催生一场重建共和的光荣革命。
整个三峡大坝工程本身极为具有象征意义,它是整个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所谓的“中国模式”的一个缩影。如果有一天三峡大坝真的出了灾难性事故,那恐怕就是"中国模式"正式宣布破产的一天。
如果北京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将是2019年中国最大事件,也是全球大新闻。从这一天开始,中国大陆的一些法律就会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就寿终正寝。香港作为世界金融中心从此衰落。
人们问香港能赢吗?我的回答是,只要坚持,他们就不会输。这是一场关于人的价值的抗争,自由、正义与尊严,从这个层面说,香港人民已经赢了。没错,如果他们放弃,那么专制机器将取而代之。但尽管残酷的独裁可能会击败他们,它却永远不会“赢”。
习近平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也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在国际社会遭受如此冷遇,没人尊重他把你当朋友,当客人,甚至当熟人。当不需要的时候,连一个微笑,一个注目礼都不会给。只有内心的厌恶,脸面的轻视。
要说在中共高层谁是强硬派,习近平才是最大的强硬派。习近平推行国进民退,又提出“以牙还牙”,可见其立场之强硬。习近平的头号亲信栗战书带头投下反对票。这样一来,习近平就可以回归到他本来就偏爱的强硬立场。
他走了,我失了一个朋友,一个老师,一个兄长。这种痛,是灵魂的抽搐。他为自由而战三十年,为生命自由、国家自由向死而生的奋战,必成为自由战士弥足珍贵的精神源泉,他思想的光影比生命更绵长。
真正的强大,超越对手的强大,不可能是枪炮,只能是信仰。历史时刻改变在于人心。枪,在人手里,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枪。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专制。是真正彻底的改变。
毛泽东无论在如何处理与其三任妻子关系的私德方面,还是在如何处理与其治下人民关系的公德方面,都奉行一种“我只对我自己负责”的人生信条,或说是一种“极端个人主义”的人生信条,并因此而成为一个极端不讲德行的人,一个极端不讲私德的夫君和一个极端不讲公德的统治者。
可见自由而无用是多么重要,但它又是那么地脆弱。它不仅仅能使我们追求自己的生命体验,它更能防止我们堕落成犯罪的工具。它是人性的第一道,或者说最后一道防线,实际上也是唯一的防线。
这次完全由年轻人带动的反送中运动,许多我们固有的思维被打破,许多过去民主派认为应该或不应该有的行为模式都无意义。我学到的最重要两点,一是我们老一辈绝不能被固有的经验束缚,二是战胜恐惧。
台湾虽小,在中美大国关系中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民进党的蔡英文亲美,国民党的韩国瑜亲共,谁当选,就代表着台湾人民对未来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道路选择。亲美,其基础是安全和价值;亲共,其基础是所谓的“发大财”的愿望。台湾人要选择发大财,还是选择民主,这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国家,对自己的国家可能发生的人为大灾难,普遍无奈何乃至无所谓,绝对是一件非常令人恐怖的事情,这其实也是中国对人类威胁的最大根源,是中国专制统治者维系权力最重要的底牌。
政府问责、思想争鸣 提要(LG_20190717):我们都是自然之子,包括那些希翼“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而又惟恐神女“有恙”的人们,在自然伟力的浩瀚时空中,都不过是极其渺小短暂转瞬即逝的沧海一粟。尔曹名与身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习近平执政七年多,树敌许多,有分析指他可能不愿意看到反对他的人利用这种表面闲适的机会互通声气。而且,在这个夏天,习近平得到的好消息不多。习近平不愿意给中共元老、各位前总书记提供一个议论发声的机会。
台湾每天都站在民主的最前线,面对信息时代的新威胁,台湾并不孤单。独裁政府企图利用民主社会的新闻自由,在我们之间挑拨对立,要让我们怀疑我们的政治制度,好让我们对民主失落信心。只要我们选择打开自由之窗,眺望前方未来,我们就可以一起让这缕阳光照耀全世界的每个角落。
刘晓波的去世是我生活中最大的遗憾和最伤痛的事。他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他不断地在磨练锻造自己,就像一颗玉石,越磨越圆润光滑。他是一个勇者、仁者,有着基督徒一般高贵的情操,为了“大我”牺牲自己,被迫害致死,却始终内心没有仇恨。
哀悼刘晓波(视频截图) 给一位智识过人的人权勇士颁发诺贝尔和平奖会有什么后果?挪威政府和渔民因为刘晓波获得此奖受到了中国政府的严厉惩罚——限制甚至一度全面禁止从挪威进口三文鱼,政要和众多普通公民在申请中国签证时频频遭拒。把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押致死,会有什么后果呢?什么后果都没有。在刘晓波去世两年周之际,这样的现实既是对他的不公平,也是对人类正义的羞辱。 中共的历史就是不断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过程。镇反运动让它感觉肃清政治对手易如反掌,大跃进让它相信饿死千万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文革让它知道把整个社会搞得停摆也能安然若素,六四让它知道用机枪和坦克对付抗议者也能过关,...
首要的原因当然是中共严重低估了香港人民对中共不断侵蚀他们的基本权利所积累的不满,更低估了香港青年一代为自己和香港的自由不惜拼死一搏的决心。现在的中共当权者,正在为此而付出代价,可以大到超乎所有人的预料,让中共后悔莫及的程度。
在中国一党的体制下,法律没有独立的地位,那靠少数的人权律师来争取司法独立也是不可能的。如果政治体制不变的话,真正系统性的保护人权是不可能做到的。有些人说维权运动已经终结。在我看来,反抗仍在持续,而抗争的人还在坚持,但并不难乐观。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