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323 — 345 (2429)
特区目前正处于十字路口上,领导人如今应已意识到高压手段在特区根本行不通,一味加强打压特区的力度,也不可能令港人屈服。而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要尽快推行民主政制,并立刻停止干预特区事务,真正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否则,强硬实行一国一制,香港肯定完蛋!
如果说太阳花的变天,是民进党取代国民党执政,那么未来的变天,就是台湾年轻人要与中国代理人彻底切割。太阳花是台湾年轻人拒绝服贸协议,拒敌于国门之外;这次则是要在台湾内部清除中共的第五纵队,确保台湾内部的安全。因此这次的再起实际上就是进一步的再醒。
人权律师作为自由、民主、秩序、法治等普世价值的坚定捍卫者,我们将坦然面对执政当局的打压、迫害、囚禁甚至判刑,我们坚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肆意践踏法治和侵犯人权的沉渣余孽必定会退出历史的舞台。
恐怖的日子从2015年7月9日到今天整整四周年。四年了,我们的心仍在痛!前面的路还有多远?我们无法预测,但我们会互相扶持、一起走向这条艰难的路!
维权的道路虽然非常艰难,但是,我从来都没打算放弃!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不公,我会坚持下去。我祈祷余文生律师不要遭到酷刑;要求中国司法机关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
中美之争和文明有什么关系呢?首先要看怎样定义文明。中共的统治带有所谓的东方色彩,表现在社会现实之中,就是制度之间的冲突。在这个问题上,共产党比西方的学者政客更明白,他们始终如一的口号就是: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习与特在贸易谈判上闹僵,特与金正恩在无核问题上不欢而散,习想借和朝鲜的关系打通美朝龃龉,向特朗普献礼,并增加自己和特贸易谈判的筹码。习想借此向特朗普表示,中国在美中朝关系中依然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一方。“围魏救赵”的策略为习自己暂时解了围。
美国方面通过贸易战的最大收获之一,就是对中国的内情,尤其是对中共,包括对习近平的弱点,有了前所未有的了解。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最容易犯的错误,或者说最危险的错误,就是“追穷寇”。特朗普目前对付中国的基本方针之解读,就是“穷寇勿追”。
中美贸易战背后的较量,其实正是人类走向21世纪的“不得妄议”治国与“批判精神”立国的国家精神之战。这才是中美贸易战的终极问题。美国的强大,是与他们的人民敢于开诚布公地批判政府,和政府勇于开诚布公地容纳批判分不开。美国的国家精神是其科技创新成果的取之不竭的源泉。
反送中抗争是雨伞运动的延续,若无民主,法制与自由随时可能不保,两场逆权运动的不同之处在于抗争者的价值交集,伞运是向前争取真普选,五年后的反送中则是坚守自由与法制的背水一战。自由从来就不是理所当然,公民须在必要时站出来争取与捍卫,成功不是终结,失败不是终结,唯有勇气才是永恒。
香港人做事情有自己的原则和章法,只要在这个章法内大家都客客气气的,一旦越过这个章法就比较抓狂。我虽然没在香港念过书也没在香港生活过,但就我有限的了解来看,放眼整个中国甚至华人社会,如果连香港人都没有格局那还有谁更有格局呢?
鲍伯的伟大不仅仅是他有清醒超前和卓越的人权及领导意识,更为卓立于群的是他紧紧抓住行动的枢纽,使人权意识成为切实有力的人权行动。我作为尚活于世的人权工作者的心愿之一,就是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告慰鲍伯在天堂的英灵:他致力于改变的中国大陆人权状况,已经展现隧道尽头的光亮了。
我们几十万逃到香港来的大陆饥民感恩香港民众当年的慷慨救助,华山每天集结有上万人。他们衣衫褴褛,躲在灌木丛林中,饥饿难耐,孩子们哭叫,嗷嗷待哺,失散者呼儿唤女,响彻山野,甚是凄厉!香港市民成群结队,送水送食品,送衣送药,处处是扶危济困的感人场景。
中国撕毁曾经做出承诺,试图将中国实行的制度移植到香港,自由民主阵营的国际社会对此进行批评和谴责理所当然。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个基本的道理对有常识的人而言是如此的一目了然。但是,对于已经习惯于靠暴力来压制不同声音的极权政府来说,他们也许永远不会懂得这个道理!
民族问题变成种族问题,从政治压迫变成民族压迫,是最危险的变化。如果是政治压迫,只要政治改变,压迫就可以解除,各民族还可以一起建设新的共同体。而若认为压迫是来自汉民族,政治的改变就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只有民族独立才能解除压迫。其实这才是新疆的主要危险。
比较优势是推动全球化的一个动因。全球化的另一个动因就是规模报酬递增。而良性还是恶性的全球化取决于穷尽这种规模报酬递增的途径。正是二次大战前一些大国的做法,使全球化走上血腥的弯路。大家知道,西方一些强国当年推行过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种族主义,酿成巨大的悲剧。
这是香港人的家,无论我们在六月经历多少苦痛、争取到多少成果,这都是香港人用血与汗抵抗而来。我们团结,我们永不低头,我们互相帮助。但无论有多累、有多辛酸,我们不会放弃的,是吗?
我不鼓励自杀,不想把牺牲浪漫化,所以我也不支持这次冲击。但请容许我在此恳请呼吁:在谴责这次冲击前,请先问一问你自己:你会谴责一个想自杀的人吗?还是你会问一问,是什么把他推到如此境地?又有谁本来可阻止绝望却不为所动?若要谴责,请先谴责这些制造绝望的人,可以吗?
全璋站起身,我们也站起身。孩子把手贴在玻璃上,全璋表情木木地也把手在玻璃窗上放了一下,然后转身,走了。十几米的路,我看着他的背影,眼泪又流了出来:四年了,他竟然像编好程序的呆滞的木头人,连回头看我们母子一眼都没有。
作为最早代理高度敏感的法轮功案件的人权律师之一,王全璋的正直、勇敢、热情和智慧人所共知。让这样一位律师成为一个冷漠、麻木、声称监狱很好、责怪妻子抗争的人,中国当局向全世界展示了自己的凶残。正如建政七十年来反复呈现的那样,他们不满足于消灭异议者的肉体,还要改造他们的灵魂。
无需讳言,在中国自由派中有一种对中国政治文化绝望的强烈意识,而在中国守旧派中,则普遍存在一种对中国专制文化的宿命意识。两种意识合流,极大地压抑了中国青年一代的反抗意志和建构一种能与传统衔接的自由秩序之想像力。此次香港“反送中”胜利之一大启示,就是中国有机会从上述文化陷阱中走出来。
所有你的厄运,都源自你2017年向共产鼻祖宣誓!那以后,中国朝野所有派系,包括商贾、文人再没一家看好你,原本肯定你个人修为的也都反了水。官心民心尽失,造成大好形势急转直下,你也只有自己承担。
香港的例子表明,极权之下不可能存在真正自由的政治特区。但香港不是悲剧,而是希望。他们说,生于乱世,有种责任。他们说,今天不站出来,明天站不出来。香港人已经展示了震撼人心的勇气和力量,他们仍在抗争,他们仍将持续战斗。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