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70 — 92 (2429)
中国受香港影响最深的地区是广东。香港发生任何事情,都已经不是孤立事件,都会影响中国,甚至引发国际事件。中国吞了香港,就像吞了毒药,现在毒药逐渐发作,且看中共如何解毒?按照目前的暴力手段,最后是要毒发身死的。
甘肃镇原县图书馆对“含有倾向性”的书籍进行全面清查下架和销毁,场面小得不值一提。但是,正是焚书这一具有沉痛的历史寓意行为和安静和谐的日常生活化场景,描绘了中国从未停止思想审查、言论管制和镇压异议人士的政治现实,让人们感到不寒而栗。
今天人民已经越来越觉醒了,西方人的看法也在迅速地转变,很少人再相信狼可以吃草,披上一张羊皮就可以发善心。有人批评这是一个越来越黑暗的时代,我倒觉得这是一个正义在觉醒的时代。让我们大家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等待黎明的到来吧。
所谓民族DNA,就是文化基因。这次风波,中共乱了阵脚,因为他们理解的香港人从来不是这样的,他们正面对着文化基因改变了的香港人,进退失据。2019年,一个林郑月娥,一条送中条例,再加一班黑警,香港人的文化基因,改变了。而我们不会忘记,进化过程中的所有牺牲。
每到“世界人权日”,我的心情都因制度环境的恶劣而沮丧,我的故土仍然被肆意践踏人权的独裁政权所统治,在国际人权组织公布的年度世界各国人权状况的排名中,中国总是排入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行列,常常与朝鲜、缅甸等国为伍。但愿“世界人权日”早日成为历史!
香港目前的困局,就在于中国无法“解决”香港问题,但我们亦不能赢出。我们不应作虚无缥缈或过份乐观的幻想,但也不应放弃希望。答案就在两者之间,关键是究竟香港人有没有坚持的决心与意志,透过长期的不合作运动,抗争到光复的一天,等待大家“煲底见”。
香港人现在已经建立一个共识,就是长期抗争。我们争取的五大要求,不可能一次过全部达成,最多也是分阶段达成,因此,不管是勇武派还是和理非,都要做好长期抗争的准备。香港人面对庞大国家机器,本来没有胜算,但我们就凭着走路,不断走,一齐走,一定可以走出一条生路!
中共处理内乱问题,事事都要归咎于“国外敌对势力”。香港2019年长达半年的英勇抗争,从反送中到反中共,从和平示威到暴力对抗,其激烈程度,在共产党统治底下的记录,只有1956年匈牙利起义可比。香港不屈的雨伞革命显示人民已经准备好,单等纳吉这类从堡垒中突破的人物出现。
香港周日大游行,在反送中运动进行了整整半年的香港,这么巨大规模的人群上街,不少观察人士在问,习近平,是否该想一想了。当局拒绝听取民间的请愿,造成了香港持续大动荡的局面,让世人看清楚了北京的专横霸道独裁。习近平可能会永久性地陷于泥沼。
你们有责任和义务向邀请你们的中国政府质询:高智晟律师还活着吗?关押在哪里?你们理应本着“强者面对公正、弱者得到保护”的宗旨——强烈要求中共当局释放我的丈夫高智晟!争取人权自由乃人之本性,生生不息,代代不止。不自由,毋宁死!
习近平的政治监狱,和崇祯皇帝的诏狱,几乎就是亲兄弟一样相似。人民被官逼民反了,不去解决人民的问题,只想着武力镇压。结果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小习对付香港人民的抗议,简直就是崇祯皇帝的思路。结果会有什么不同吗?
反送中运动以来,除了公开出兵镇压以外,各种邪恶伎俩全部都出现了,使香港变成“”特别恐怖区」,习近平的假面具也就破功了。香港与美中贸易战串起来,已经成为习的死穴,党内其他派系让习来演独脚戏,他们只是围观。这场戏能演多久?
王淑平医生是第一位揭露河南艾滋病血祸的医学工作者,备受当局迫害,不得不流亡美国。今年9月因心脏病去世。本刊发表陈秉中先生的悼念文章,纪念这位以挽救苍生为念,不计个人得失,以一己之力抗争当今体制的勇者。
毛泽东在帝王史的的一个史无前例,乃是集帝王和圣贤这两个角色于一身。一场文革浩劫,从根本上说,乃是毛氏家天下与共产党的党天下这两种专制之间的斗争。毛泽东胜利了固然是专制,党胜利了,也同样是专制。毛泽东的文革最后是以失败告终的。
当人们发现被蒙骗,就会产生追求真相的强烈渴望。当得知真相多年被掩盖、被歪曲,人们就会不顾一切地去挖掘它、揭露它、传播它,用自己的经历总结历史教训。个人的甜酸苦辣和国家的盛衰兴退息息相关,这些个人史著是中国当代史不可或缺的见证。
当国家主义者声称新疆主权的不可侵犯时,他们有没有关心过新疆的居民正在经历什么。统治者对本族人民的压迫,和民族压迫,是互相转换的两个面。当我们对国内一部分人民的命运视而不见,这样的命运最终也会降临到我们自己的头上。
的确,这不是唱,这是吼,可中国戏曲不就是吼吗?他吼得很有中国本土气,像秦腔,像梆子。虽然一代代新成长起来的歌手都和他有过交集,而他依然不为主流接纳。他的回应也很耐人寻味:不管你我年龄差距多大,二十还是三十岁,只要城楼的那个画像还在,你我就是同一代人。
今年香港危机意外爆发,极大地牵制了中国高层的精力,北京当局进退失据,疲于应对。中共国内管控失效是内生性风险,《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生效,会从外部加速这个问题恶化,因而可能减少习近平打“统一台湾”这张牌的风险。
北京依靠着一些政客和不三不四的下流痞子来治理香港社会,疏离那些他们感觉无法完全控制的商业和文化界精英,更是无视数百万代表着香港未来的年轻人,将香港社会抛弃的“痈疽”示作它们的“宝贝”,这正是他们无法成功地治理香港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了回报黄琦的“滴水之恩”,这次旅游来到成都,我去探望黄琦和黄妈妈。见不到黄妈妈,更见不到黄琦,连存点钱以水分子之情回报他的大恩我都做不到。。。我只能祈求上帝保守黄琦赐福与他。
把国家安全建立在个人不安全的基础上,是为了保卫祖国还是为了保卫那些既得利益集团?一个用钳子强迫人不说话国度就是社-会-主义吗?我们国家能否遵循“不与人为敌”的政策?能否出台不与人的自然本性违背的政策?
化州动乱为何会短时间内迫使政府让步,很重要的原因是,政府担心民间的集体抗争有传染性。为什么一个政府如此笨拙?根本原因就是习近平集大权于一手,习举棋不定时,底下的人要揣摸圣意,宁左勿右,结果搞出一个一个大头佛,最终还是要习近平去面对。
选举有力地表示香港人的政治意志和力量,但当权者如此冥顽不灵,不外教人必须抛开幻想,不懈努力抗争,和(理非)勇(武)分工合力,在制度内外,在街头在社区在国际,把握每个机会,捍卫核心价值,才有望逆转香港的沉沦。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