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93 — 115 (1818)
从目前中国的情况来看,习要想发动一场文革式的政治运动很容易,但是就凭他的那两下三脚猫的功夫,必定是发动容易收场难,甚至压根就收不了场。习要强行发动文革式运动,注定是自掘坟墓。
一战的德国意义,说到底,还是值得总结的。开掉了俾斯麦的德国皇帝威廉二世,是一个志大才疏的狂妄之徒,公然向老大英国挑战。战后,德国没有吸取教训,整个民族精英,都在屈辱中幻想着复仇,一旦一个疯狂的救世主冒出来,就被他驱使着走了,从而让德意志民族,遭受了几乎灭顶之灾。
习近平上台执政以来,红卫兵思想是他的治国思想,是与现代政治文明背道而驰的。他以打贪反腐清除了政敌,也把旧有的国策智囊统统换作了自己人。北京街头的大字报,是当今的“炮打司令部”,看来一场新的文革,一场新的腥风血雨,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文革无疑是场空前浩劫。制造这起浩劫的毛江集团,其异想天开,劣根性皆堪称史无前例。务必审判死去与活着的独裁者,从此断绝野心家行独裁不受恶报的侥幸心理。无须太过担忧换汤不换药。毕竟,土地仍在,贱民仍在,欲求此局面,仍不免大流血,时间更长的大流血。一句话,事儿弄成了这样,只能感谢中国共产党。
1911年10月30日,武昌起义20天后,清廷一天之内连下四道上谕,做出大幅度让步、妥协,企望渐成燎原之势的“乱事”能因此迅速平息。一天之内,连发如此四谕,且让步妥协之大,出人意外,足见清廷心情之急迫。正如严复所说,"所有这些都太迟了",未起任何作用。
明朝皇帝为了维护它的既得利益,设置了锦衣卫,东厂西厂、内行厂。这些机构,就是皇权“绞肉机”的运转系统。“绞肉机”在运转的过程中,不仅不停地制造着冤假错案,让无数人死于非命,而且其维持运转的成本也在不断增加。但它又不得不加大成本维持运转,否则皇权寿命就会终止,最终吞噬掉皇权本身。
现在老朱又是倔!他是我兄长,我为有这样的兄长骄傲。屠夫吴淦是我兄弟,我为有这样的兄弟骄傲。他们是这黑暗时代的亮色,所有的颜料都无法画出他们的光辉,所有的诋毁也掩盖不了他们的挺拔。他们就像最杰出的艺术家,用自己的行为,给这世界留下温暖的足迹。
生活在中国境外的一百万或更多的维族人,尤其是那些近年来离开中国的维族人,常常有这种朝不保夕的无形存在感。北京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加大了他们被遣返回国的风险。中国对维吾尔人的种种限制——包括无处不在的监视和任意拘留——直到最近才引起人们的关注。
“哪有先生不说话”,这句话令人感动,感伤,也令人振奋。像许先生这样的敢于说话的人,在今天的中国还是很少,但是反抗的声音从来没有停止过,只要有这样的少数的存在,自由的火种就存在;只要火种还存在,星火燎原的可能性就存在。
中共以文化艺术交流之名对西方行意识形态渗透侵略之实,澳洲首当其冲受害最深。在悉尼与墨尔本上演鼓吹暴力歌颂“两把菜刀闹革命”的土匪杀人犯贺龙的《洪湖赤卫队》。这次,他们来墨尔本也挨了打,“多行不义必自毙”,它正在自掘坟墓。感谢每个人的奉献,“红狼”胆敢再闯澳洲家园,我们下次再见。
走进村庄,更令人感到凄凉,家家户户躺着-至二个艾滋病病人,贫病交迫,80年代末90年代初,官商勾结处处设立采血站,号召民众有赏献血,实际情况是卖血,并说:“献血光荣,献血不得高血压,献血致富”,卖血惹来了艾滋病大流行,政府官员对这么大的艾滋病疫情不是积极防治,而是百般捂盖,不许任何人去疫区调查了解、救助等活动。
11月8日,湖南的尘肺病工人们再次聚集到深圳市政府。尘肺病工人们是不是连最基本的生存权、医疗保障权都得不到回应?这个问题在拷问当局,中国工人的人权底线到底在哪里?在当局驱离工人时,难道连最基本的生病健康的人权也得不到政府的关心了吗?
自美中贸易战开打,中国当权者就希望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中不那么顺风顺水,民主党若夺回众议院,特朗普就有可能在今后的两年中成为跛脚鸭,无暇顾及中国的贸易及其他难题。然而民主党即使夺回众院甚至参院及弹劾特朗普,在抑制中国扩张方面,也不会改变这个两党共识。那时,只怕习近平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自从贸易战开打以来,中国的经济形势雪上加霜。中国社会从上到下、从东到西出现了一股不信任习近平的气氛,习在执政伊始通过反贪打虎所积聚的人气已经基本散尽;党内、社会内正在爆发对他左倾盲动的内外政策和愚蛮固执的执政风格的强烈不满。人们似乎正在选取习在美中贸易战的政策错误和经济社会后果作为他们的发泄口。
中共专制的政治结构、在意识形态及靣临开放的网络信息时代,有太多难以克服的矛盾,难以自抜自解:第一个死结:打江山、坐江山、亡江山;第二,政权缺乏合法性的致命难解;第三是非制度性接班人难题;第四是坚持人治拒绝法治。
在第十七项立国原则中,美国建国先父们设立了权力制衡制度,在三权分立基础上进一步保障政府权力的制约与平衡,防范权力滥用导致错误和灾难。这些制衡并不是完美的,美国还是出现了很多权力扩张没有被制衡住的例子。但在过去的240年内,在大多数的时候,当美国遇到各种危机,威胁到宪政体制时,这些制衡机制就会启动,阻止这种侵权。
值此八面来风时节,欲令天下无声,惟剩诺诺,何其愚妄,何其滑稽。毕竟,身役教书匠,如八十多年前适之先生所言:“哪有先生不说话?!”而说话就得让人听见,才能构成对话与交谈,让我们摆脱孤立的私性状态,获得公共存在,保持人性。
中国文化的盛装舞步下,其实底蕴是江湖文化和痞子文化。个个都是精致的利已主义者,上下齐打小算盘,算计的最高境界,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中国精英大举溃逃,本质上是既得利益者们对文化和体制的集体排异,这的确是一场可以撼动国本的危机,这场危机的根本所在是:人财两空!
本次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是观察国际社会维护人权价值的能力和意愿的重要指标。联合国的公信力、人权理事会的合法性都将受到考验。有没有办法遏制中国政府在国内肆意地、大规模地压制人权的做法?对中国在联合国体系中的恶意操控、破坏规则,在境外侵蚀自由、侵犯人权的做法,是否继续无动于衷?
无论特朗普能否获得中期选举的胜利,都不可能改变美国社会严重分裂的基本格局。即使特朗普大胜并在两年后获得连任,他都不大可能把美国团结起来。即使特朗普不搞习近平的小动作,习近平是否能够稳住中国经济和社会,也有很大问题,因为习近平已经失去了太多的时间和机会,更失去了人心。
中共正在新疆实施大规模的种族迫害和文化屠杀。中共无法抵赖,转而进行掩饰和狡辩。最重要的一个借口,是声称那些只是职业教育培训。但效果却是欲盖弥彰。 “墨写的谎话,绝掩不住血写的事实”
我儿子所做的是为无权、无钱、无能力的弱势群体建立了个平台,为他们发声,他做的是正义的。我儿子为弱势群体做事,受到当局打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只有剩下他一个,妻子离了,儿子跟母亲去了。我是他的母亲,我是医务工作者,我不忍心眼睁睁地看他受病魔的折磨而死在狱中。
之所以现在开始这个争论,是因为贸易战针对的,就是两国体制和意识形态的根本矛盾。要想让共产党遵守公平的规矩,就必须打疼他。所谓的韬光养晦,不要忘记那韬中的箭,是可以随时射向敌人的。那敌人,正是被和平共处所欺骗的尼赫鲁们。

页面

最近各期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