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451 — 525 (2430)
记忆是最宝贵的精神资源,不论是对个体还是对民族,记忆就是历史,记忆就是生命。是否具有健全的记忆,是衡量个人和群体精神状况和精神素质的一个标尺。记忆的保存、记录、复制与传播,是揭露谎言、避免悲剧的必要条件。
胡耀邦的最主要功绩在于:一解放了人,二解放了思想。在冤案错案的平反中,300万屈辱得以解放,而在思想桎梏上的打破,胡耀邦同样一锤定音。中国的改革开放,胡耀邦功不可没。中国不该忘记他!
阿Q子孙的伟大复兴梦,不过是秦始皇吞并梦的翻版,德日纳粹后发优势争霸世界梦的再现。什么时代了?怎么总是从专制王国生发出腐恶得发霉生嗅的老梦,做点真正现代民族复兴梦,才是出路!阿Q们从土谷祠睡进中南海的复兴梦,那些腐朽、荒唐的设想不改,绝对是噩梦!
以“六四”镇压为标志,党专政以政变为自己开辟道路,强硬地扭转了改革开放的方向。它仍然对市场经济显示出开放姿态,实则,它倾注心血于所谓“治理现代化”,而所谓“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所当然被人们称之为“党国社会主义”。
一个林昭,一个顾准,这两个人物的存在,使与他们同时代的许多有头有脸的知识名流,黯然失色。人们当然可以说,这两个人物太伟大了。但人们也可以说,作为这两个人物的参照族群,实在太卑微了。未来的中国人,蓦然回首这段历史,也许会说,那个时代,总算有林昭和顾准。
在法官宣读刑期时,各被告均表现冷静。朱耀明和其余被告拥抱作别,期间泣不成声。陈健民则向旁听席高举手臂。而黄浩铭被带走前在犯人栏内高呼:“法官阁下,感谢判刑,我们争取民主普选的决心是不变的。”
占中精神也就是在社会不断地去燃点人们心里的灯,让他们反思在香港此时此刻,面对社会的不公不义,是否应多走一步,为香港的未来付上一点个人代价。燃灯的工作是一生的,更可用创意的方法,通过不同媒体,把爱与和平的火种在人心内点燃起来。
宣判到现在81天了,我们多次到天津法院,竟然查不到王全璋的上诉案件!王全璋是“拒不认罪”的,不认罪就一定不服判决,就一定会上诉!王全璋如果没有上诉,说明他没有能力上诉了,他还活着吗?
中国社会的走向,最终必将实现民主,民主宪政必胜。最好的方式还是让民众觉醒,只有群众的觉醒才能实现民主转型。只要民众有了公民意识,民众有了觉悟,中共极权专政就不可能长久。
无论是草根阶层还是精英阶层,把希望寄托于美国而不是自身,自己怯于抗争却希望美国撬动体制转型,都是一种道德上的不诚实。你渴望得到什么,首先应该自己努力去争取,有多大的渴望就付出多大的努力。这是做人的根本。
林昭的人格态度,纯洁尊严,大智大勇,富于牺牲和殉道精神,在对待生命、对待战斗、对待死亡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得到丰富展开在二十世纪中国最黑暗的时代,在当代中国文化史上,林昭的出现,是一个振聋发聩的思想、精神、性格奇迹。
自古至今中国知识分子与权力过于紧密的关系导致独立精神的缺失;另一个本质特征是他们具有的特殊的救世主思维。中国知识分子的先天不足产生了一个悖论:离权力越近,便离应得的权威越远,也因之离救世越远。中国如果还有启蒙,那么下一步应该回归启蒙的现代性,这才是中国知识分子真正的责任所在。
在中国的文化传统中,死亡还不是最悲惨的事,更悲惨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中共当局强加给刘晓波的,就是这么一个最悲惨的命运。我敢说,人世间最冷酷、最丧失人性者,莫此为甚!今天当我们凝视刘晓波的雕像时,我要说的是,刘晓波的肉体可以被消灭,但他的精神必将永存。
千方百计地挤压和消灭意识形态的中间地带是现代历史上所有极权制度的一个共同特点。这个体制的本质特征是“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她绝对不能容忍任何反对一党专制、主张思想自由、反对神话领袖的主张。习近平正在重复这套政治把戏。
中美之间不可能共存共荣。中美之间是美国不把中国干掉,就是中国把美国干掉。专制与民主之间是没有调和余地。如果说民主可以容忍专制存在的话,那么专制是绝不允许民主存在。
达赖喇嘛以其精纯不移的宗教信仰、宏阔深广的视野情怀、天真谦和的圣者气像,已赢得无数男女的衷心景仰。终有一天,中国画家会堂堂正正地为达赖喇嘛造像。
自由写作,本是天赋人权,但在不自由的国家里,却像一个罪犯的地下活动。你敢采写中共统治下的历史真相,你就走上了犯罪的道路。我深刻地体会到了在不自由环境下,“自由写作”要承受的风险和付出的代价。要坚持这条道路,首先要有克服内心恐惧的勇气。
弥留之际,父亲沉痛地说:“无论做什么事,做之前都要摸着心口想一想,自己做的事能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人,不能做亏心事,做了亏心事,一辈子都会心痛和不得安宁的……”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金亚喜女士于2019年4月9日离世,享年93岁。金亚喜女士的儿子程仁兴在1989年六四惨案中遇难,时年25岁。
“我将无我”这句话出自习近平之口,实在是莫大的讽刺。试看今日中共官媒,无论是报纸、广播,还是网络、屏幕,再加上“学习强国”应用,习近平的名字和图像,充塞耳目,铺天盖地。这并非出自民众的自发自愿,而是出自最高当局的强制推行,是习近平自己给自己吹喇叭抬轿子。
在中国,但凡历史倒退的时代,都具有反智的特点,而反智时代的一个标志性现象则是思想警察盛行,对知识分子以言治罪。人们会记住今天的中国,记住那些出卖师长和灵魂的小丑,更会将那个正在将中国的大学生们推向堕落深渊的思想专制制度永远钉在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
引进孔子学院的决策过程在美国高校是一个灰色地带,可以由校长和校董事会拍板,而不必须通过教授会。但当“学术独立和学术自由”被明确提出来,它就成了校长和教授会都必须认真面对的不能绕开的问题。保护自己的工作环境的自由和清新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从我做起,而且它不难办到。
自从我的丈夫危志立因为帮助尘肺病工人维权而被深圳警方刑拘,我的生活就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糟糕。突然间我就有口难开了。我是一个外向的人,最喜欢在社交媒体晒这晒那,但是现在这几个最常用的对外联系窗口已经卡啦一声对我关闭了。这种心情不知道大家明不明白,就是一种已经死亡的感觉。
唐云后注:此生最为耻辱的写作!文章以羞辱自己为能事,以期换来当权者的半点怜悯或者手下留情,是当今知识分子脊骨被打断之明证!为警示后人,我不避自我再度羞辱,贴出文章,让大家知道,任何和解的路径其实早就堵死了,以自轻自贱的方式依然不可能获得半点认同!
马上就是一年一度的清明节了,总是想起那些我所调查的,死于暴政的冤魂。他们曾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消亡在专制暴政的铁蹄下。下面一男一女,都被万恶的劳教制度吞噬了青春。我写下关于他们的故事,是为不能忘却的纪念。
自习近平上台后,这种不许说话,“不准妄议”,只许按习讲话、官方套数说话的现象愈演愈烈,大有时光倒流、“文革”再来的架势。大幅收缩言论空间,不许人说话,只会扼杀中国进步的生机,埋下改革失败、社会动荡的种子。
一网友说的好:“每一个失去底线失去信仰失去对光明渴望的灵魂。都是一个个微型黑洞。聚集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一切。”诚哉斯言!在天朝,人心的黑洞远比宇宙的黑洞可怕的多。它让真知无法逃逸,它让良善无处遁形!
此时此刻,在我心中,在法庭的被告栏,是一生牧职最崇高的讲坛。在乖谬的时代,在专权的国度,在扭曲的社会,我甘愿成为一个勇敢的敲钟者,唤醒人间昏睡的灵魂。和平非暴力的公民抗命种籽,已深植人心。
慢慢地,我对全璋所做之事越来越多的了解,我为自己的顾虑和想法感到难过和自责!全璋只是坚守良知、追求正义,做了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做的事。他的坚持和言行是令人尊敬的!而我作为妻子,要为此感到骄傲!他入狱是被政府构陷,这不是我们的问题,这是政府的耻辱!
习近平有可能在台湾问题上赌一把,与他好大喜功的性格不受制约有关,也与他“治国理政”失败带来的尴尬现实有关。换句话说,如果习内政外交都比较成功,在台湾问题上孤注一掷的可能性反而不大;而正因为他执政不成功带来的骑虎难下,增加了他在台湾问题上赌美国不敢与中国打仗的冲动。
无权无国的达赖喇嘛,只能以本色面对一切。达赖喇嘛的本色即慈悲与尊重。事实证明,正是这种具普世性的价值理念及其所展示的强大道德精神力量,才使得西藏没有成为无数民族纷争中被遗忘、被消灭的一员。达赖喇嘛――这位西藏命运的守护者,创造了个人对峙一个强大共产极权的神话。
总结公民社会建设的思路:扎根社区,公益明星;同城相助,公民社群;全国联网,民主宪政;一起努力,改变中国。当下环境恶劣,一分抗争,九分成长。抗争借机会,用巧力。把握机会,迅速出击,见好就收,善积小胜。成长要扎根社区和城市,默默耕耘,赢得民心,壮大团队。
这个《逃犯条例》修订特区政府可说是硬闯关,这意味着未来的二十三条会怎样呢?二十三条令每个人都保不住自己的安全,我担心对传媒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我们要继续发声,依然不要放弃,要继续坚持争取,要中央及特区政府履行对香港人的承诺,就是一国两制、港人自港、高度自治。
习近平公然与良知为敌,在他治下的以言治罪和迫害知识分子的案例,远远超过江泽民和胡锦涛,甚至与毛泽东有得一拼。习近平当局已经严重超越了改革四十年来中共执政的底线。在他的愚蠢而又胆怯的执政下,中国知识界和思想界将进入黑暗时代。
五大绝招,五根大棒,五道枷锁。几千年来中国文化人的脊梁就这样被文革敲断,再也直不起来。今天,整治知识分子的这些手段早已绝踪,但是,十年浩劫,百年遗毒。断骨容易接骨难。中国文化人的腰板如今是否已经真正挺直挺硬呢?
新“坑儒”运动或新“文革”运动已经开始了,而且来势汹汹,短期内将一发难收。收抬了记者、律师,现在来收拾教师,这不是什么新玩意儿。高级黑不一定是坏事,这个荒诞时代的黑色幽默笑话真多:浪汉讲几句话就晋升为大师,大师讲几句话就贬谪为流浪汉。
“高级黑”和“低级红”有个共同之处,那就是表面“红”实则“黑”,表面爱国实则给祖国抹黑;但是二者也有区别,这就是“低级红”是水平低下所致,而“高级黑”则是明褒暗贬,有意为之。
作为一个维吾尔族知识分子,我天然对自己的民族心怀强烈的感情,尤其是历史和环境的原因,她的落后,她的困苦,使我时刻无法心安。在创办“维吾尔在线”的过程中,我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我坚信“维吾尔在线”这个网站的价值无可替代,我是在做一项正确的事业。
我被折腾了两年多了,我的感觉就像孙悟空在炼丹炉中,舒服极了。对我的迫害、殴打、戴脚链,就像做数学题,越难越有趣,意义越深远。此案稍微正常,懂常识和有良知的人,都明白我无罪。老千们的指控才是明目张胆的寻衅滋事。我所做所说完全是现有法律框架内的活动。
中美之战,中国必败。中国的军改搞得军心不稳;独裁者又缺乏自己的禁卫军或者冲锋队;士兵们的纪律性和忍耐力甚至不如美军;多年和平也造成将帅们没有上下信服的威望,缺少经验是肯定的不利因素。
当年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是专门针对当时仍处于威权统治的国民党政府,尤其是针对年事已高的蒋经国而量身定做的。必须大力催化大陆自由民主。大陆能否及时地走上自由民主之路,关系到大陆人民的切身利益,关系到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也关系到台湾自由民主的生死存亡。
当一个不得人心的领导人和他的政权违反常识地开历史倒车的时候,需要的只是民众的恐惧和服从,而民众却只有无可奈何地服从和等待。一旦有人大胆地将绝大多数民众心中的不满和恐惧公开表达出来,它就会迅速变成统治者的恐惧。
告密制度,是与专制制度紧密相连的,独裁专制越是威烈的国家,告密制度越是盛行。高校的“信息员”制度发展也日新月异。在课堂上最后一点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意志被剿杀后、在最后几个坚持说真话的教师被清除后,会被培养成什么“人才”?
中国的传媒硬件和新闻软实力,借助于其雄厚的经济实力,不择手段的攻势,和必欲重构国际舆论新秩序的决心与意志,导致国际传媒格局发生了对中国有利对西方不利的巨变。在这场没有硝烟的传媒争夺战中,全球新闻自由受到了明显的威胁。
在现代文明社会中,由新闻自由所表征的公众舆论监督权,成了立法、行政、司法三大权力之外的第四种权力。新闻自由与正义的实现密不可分;新闻自由也是其它一切自由和安全的保障。国人当不难明白:有了新闻自由,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才有真正的保障。
有一句江湖上广为流传的谶语“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习近平流氓治国的当今大陆处境应验这一谶语恰如其分。习对大陆的所作所为是狂躁暴虐凶残,在世界上靠耍流氓无赖手段,尤其是在经济交往中更是将坑蒙拐骗偷流氓无赖伎俩发挥到极致。
像上帝的儿子,带给我们嶙峋的自由 南方的下巴是一幅山水啊 胡子比圣诞老人瘦 从朱承志开始 倔强是草泥马的底色 从朱承志开始 山羊胡子使天朝的黑夜在惊骇里飘
春寒料峭。清华园又一位君子被噤声了,留下一句:求仁得仁,夫子当为。令人稀嘘。在言说者中,这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已至于在微博微信深夜清冷街道上,已经很难看到有坚守的行人了,更难看到熟人了。
在拘禁营里,米娜一度失去了对生命的希望。“我觉得我再不能见到太阳出来,再不能见到我的两个孩子,28岁就结束了我的生命”,“我也想自杀,但是在监狱里没办法,没有东西能让我快一点死去。”米娜没有死,半年前她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来到华盛顿市郊定居。她说,现在她不是为自己而活。
惟躁动不安之元,草木峥嵘之月,血雨腥风之日,西闲园草芥,默点心香一柱,遥祭故国死不瞑目之冤魂。
六四屠杀埋下不稳定的祸根,年年维稳费超军费了,仍难稳定。面对"64"三十周年,屠杀者政权更是风声鹤唳的惊恐,新疆上百万维族等少数民族如犹太民族关进纳粹式集中营,维稳维到袭用纳粹暴力方式了,他们的维稳巳是制造着不稳定,64后这30年,只见他们越维稳,越穷途末路矣!
你不听父母的劝阻,从家中厕所的小窗跳出;你擎着旗帜倒下时,仅十七岁。我却活下来,已经三十六岁。面对你的亡灵,活下来就是犯罪,给你写诗更是一种耻辱。活人必须闭嘴,听坟墓诉说。给你写诗,我不配。你的十七岁超越所有的语言和人工的造物。
自从1989年的学生运动被镇压之后,当局一直把青年世代当作是潜在的威胁,试图通过各种控制和影响,让青年世代成为当局的支持者。但是,青年世代本身具有的一些特点,包括叛逆性,好奇心和自然生发的正义感,这些都不是洗脑可以完全消除的。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青年世代对当今的社会现实有强烈的不满。
一个人,彻底放下身段,仰视一个又一个穷困而又伤痕累累的冤民,一字一句倾听他们的声音,记录他们的需求——我见证了何为“与哀哭的人同哭”。云飞为了保护朋友,尽量勿跟人接触。云飞这种表达,戳痛人内心深处某个隐秘角 。今天,找到“爱到深处心卑微”这句话,才理解云飞的“怯怯”,才真正释怀——泪奔……
伍振亮曾经是亚美艺术中心创办人,他宣布将其保存了将近30年、总共120件有关六四的艺术作品,正式移交给“人道中国”。当年参展的华裔艺术家张宏图表示,“艺术家虽然无法改变现实,但能表达自己的感受”,这次移交对于保持这批艺术品有历史意义,“更重要的是把这些声音继续传下去。”
纽西兰清真寺恐怖袭击惨案凶嫌Tarrant说他的理想的政治和社会价值最接近的国家是中国。国家恐怖主义与个人恐怖主义是息息相连的,国家恐怖主义造成了个人恐怖主义或集团恐怖主义。中共对新疆穆斯林的残暴统治与Tarrant的恐怖袭击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
美中剪不断、理还乱的贸易战,横跨5大风险:政治风险、意识形态风险、经济风险、科技风险、外部环境风险。习近平特别担心中国经济会放缓,但却把政治风险放在第一位,也就是习近平能否保持「定于一尊」的地位风险。
习近平和特朗普都选择更多等待或忍耐的策略。未来两年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看习近平能不能不仅稳住经济,而且在地方和基层治理上有明显改善,恰恰是习近平治国无能,将不仅给美中关系的未来,而且给世界的未来带来最大威胁。
从毛泽东,到习近平,共产党的官方宣传,把它的这些领导人对理论发展的“贡献”吹得神乎其神,天花乱坠,而其内容,其实质,完全经不起推敲。习近平矢志“救党”,但是,他无力以独特的思想理论为他的党指点迷津,其出色的贡献,却是把日益严密的警察式制度引进党内,看来真是“黔驴技穷”了。
中共的背叛行为和残暴的屠杀,造成了巨大的悲剧并延续至今。西藏人民反抗暴政要求独立,不但合情而且合理,况且西藏政府在法律意义上的主权独立,并没有因为共产党的占领而改变。所以在达赖喇嘛领导下的西藏流亡政府得到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同情和帮助。
蒋经国出任第六届总统就职的当天下午,对外发布了三点“指示”:第一不许称“领袖”,第二不许叫“蒋经国万岁”,第三,不许有“蒋经国时代”这一类名词出现在公众场合和报纸杂志上。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宣布解严后,蒋经国说:“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1949年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极权体制,企图把民众的一切都控制起来。极权专制的运作必须依赖法外手段:黑监狱、软禁、跟踪、窃听、酷刑、强迫失踪和政治株连。这就是形形色色的“黑监狱”层出不穷的深层原因。废除其中的一种两种,根本不影响这个超级“全控政体”的运转。
今日中国,从国家到地方,各级信访、司法审判与政府部门,不仅权力霸道、傲慢、冷血,且利益勾兑,一再违法侵权,欺诈性应对民众诉求。政府不依法行政;法院不依法审判;上访多被欺骗;民众无处伸冤。千人公民起诉当事人向各位代表发出呼吁,请摒弃歌功颂德陋习,履行代表职责,质询公权执掌者“最大腐败”谁负责?
如果像小鲁这样的顶级二代人物彻底脱离体制,拒绝体制给与的任何利益,并且成为彻底的体制反对派的话,他们将立刻会被体制视为敌对者或颠覆者,他们将受到严厉打压甚至迫害,反过来,他们的影响将比同类的草根人物大出很多倍,名垂青史。可惜,中国目前还产生不了这样的人物。
这种“宁左勿右”的思想之所以能泛滥,因为党的领导就觉得“左比右好”。左是方法问题,右是立场问题。范元甄的性格有个人因素,又是制度的产物。某种制度塑造出某种社会性格的人,这种社会性格的人又成为该制度的维护者,终于被体制抛弃。归根结底,范元甄也是一个制度的牺牲者。
强权可以横行一时,却终无可能肆虐长久。只要我们努力一分,自由就会离我们近一寸!曹顺利大姐,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鲜花盛开的3月祭奠你,我知道,只有那一束束自由的鲜花才可告慰你的英灵!
十几年以前,为着了解各地新兴城市家庭教会的缘故,去成都拜访了还不是牧师的王怡和他带领的尚处团契时期的“秋雨之福”。生命契合,一见如故。相处一段,观其行止,隐约处仍显特立独行之风。只要一触思想的话题,其眼深处立即有电光闪动,犀利的思想之锋自那胖乎乎的身体之鞘中跃出。
历史殷鉴离我们并不远。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历史学家们说,战争永远不会发生;一件发生在萨拉热窝的奥地利王储暗杀事件,把世界拖进了前所未有的血腥深渊。美中是否必有一战,是一个极为严肃的议题,既炒作不得,也麻痹不得,更绥靖不得。
特朗普发动贸易战让习近平的头脑清醒了很多,这而这个结果,应该有助于减少美中两国的恶性冲突。特朗普的贸易战不仅对美国有利,而且对中国乃至世界都有利。至于美国会不会成为最大获益者,习近平是否一定是最大输家?则取决于太多其他因素。
中国政治的当务之急是尽早实现从一党专政到宪政民主的宪政转型以及与此相随的道德重建,这也是中国政治在经历了党国体制干扰近一个世纪之后,回过头来再补课,完成“古今之变”的历史任务。宪政转型的主旨,无疑是要解决政府权力来源或国家政权合法性问题。
千家驹“实在想不通,一辈子跟共产党走,竟会落得这样的结局……我已无容身之地,这成了一个甚么世界,我决心了此残生,一死了之。在一九六六年八月廿七日,买了一瓶二锅头酒,坐公共汽车去了香山,决心在「鬼见愁」跳崖自杀,摔断一条肋骨,未死获救。
集权政治的错误判断在于,它总是低估人类的自然天性,低估人类追求自由和真诚信念的精神。利用国家机器实行“红色专制”的恐肺气氛和丧失自我的秘密警察体系违反人性。让民众们记得我们所有的人都曾经生活在惊弓之鸟的环境中,要让每一个人有尊严地生活,就不能无视体制魔力下的罪恶。
中华文化是一种奴性文化,早已经沦落为统治阶级奴役人民精神的工具,成为麻醉人民精神的麻醉药。奴性的文化浸泡出奴性的国民,可以概括为三个主要的特征:一是缺乏独立思想,二是缺乏平等精神,三是对权力顶礼膜拜。
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位曾经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活动的著名人权活动家曹顺利女士,今天是她去世五周年的日子,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让我的心情特别沉重。她捍卫人权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她的。
张先痴在逆境中愈挫愈奋,战斗不息,奋笔疾书,以顽强的意志和惊人的毅力完成了他长篇巨著“格拉古三部曲”:《格拉古轶事》、《格拉古实录》、《格拉古梦魇》,是研究中国大陆1949年后中共当局对民众进行政治迫实况,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