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双周刊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1496 — 1518 (1580)
任何试图用某个公权力机构的监督来取代舆论压力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除了法官无法不予理睬从而损害审判独立外,也因为国家机构相互间的监督是可以蜕变为相互勾结、相互利用的,防止这种蜕变最终还是需要虽然相对软弱但是却无处不在的公民的监督。
刑事拘留制度是警察权力肆意扩张的保障与体现,在实践中造成了对公民基本人权侵犯与践踏的现状。该制度违反了国际人权公约的基本原则及中国现行宪法。我们应当予以关注,并呼吁废止。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我们强烈呼吁广东司法当局立刻送郭飞雄到具有良好医疗条件的大医院,给予郭飞雄全面而有效的救治,并尽快依法为郭飞雄办理保外就医!中国决不能再发生第二个曹顺利悲剧了!
一个努力推动社会进步的公民因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而蒙冤受难时。那么,脚踏这片大地每个人对于这不公义的审判都背负着道德的枷锁,他们像蝴蝶一样不停地扇动翅膀,为了引起社会变革的飓风
人们常说中国“有宪法无宪政”,好像现行宪法付诸实施了,就会有宪政。但是,有此种宪法文本、此种立宪机构在,中国没有宪政的可能性。基於公民承认的政治合法性,和基於暴力流氓逻辑的“枪桿子里出政权”,根本无法相容。
法治社会不可能一蹴而就,司法权威不可能朝夕确立,但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命运。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也许注定会成为本轮司法改革中的垫脚石,然《论语》有云“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郭飞雄、孙德胜案审理过程中,司法部门有些是赤裸裸的违法;有些是变相剥夺律师辩护权、证人出庭作证权、公民旁听权。刑法学教科书不是说通过审判一案件来教育广大人民群众吗?如果当局对认定郭、孙有罪有信心的话,那么让更多的人去参加旁听不是教育了广大人民群众吗?何必要动用如此多的警力违法阻止公民旁听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身份的法律专家表示,此次出台的反间谍法,对间谍行为的规定模糊、宽泛和笼统,这实际上赋予国家安全机关更大的权力,在反间谍的名义下,让国家安全机关更容易打击中国国内的异议人士以及民间组织。
依法治国并不一定是什么好东西,具体地说,恶法治国在当今时代必然带来灾难。只有善法治国,才既有强国功效,又可以确保全民福祉,对国际社会也有益无害。
“法治社会”是指法律在社会系统中居于最高的地位并具有最高的权威,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法治作为一种治国的基本规则,要求法律成为社会主体的普遍原则,不仅要求全体公民一律守法,更重要的在于制约和规范政治权力。
中国迄今没有一部《土地基本法》,其导致政府强征土地带来的大范围的严重的社会冲突,以及浪费土地、免费享用和占有土地及土地收益和提供腐败空间等重大问题。因而要建立土地基本法律体系,约束政府涉土地行为和监督政府土地收益交归国库。
如果把国家比作一个人的话,那么思想和言论就是他的脑子,警察权是他的胳膊大腿;胳膊大腿虽然粗壮有力,却不能代替脑子思考,更不可能判断思想和言论的对错。如果说一个胳膊指挥脑袋的人很危险,如此治国岂不是更危险?
通常来说,信息以公开为原则,以保密为例外。国家秘密只能成为免予信息公开的例外情形。因为信息一旦冠以“国家秘密”,可以阻却公众的知情权,也让“不当”获取或传播者,陷入被法律否定评价的危险。在阴影里形成的不当的“国家秘密”,让人担忧,它们会在晦暗的角落里限制公众权利,提出钳制思想的举措。更让那些愤而反抗的民众,陷入因泄“密”被追诉刑责的境地。
这部只体现极权的狂妄,让各方产生反感的新国安法,无论是于国于民还是从减少国际社会争端,或从中国政府的长远利益来看,让其成为废法是最好的选择。
国家安全法的通过会加速其它配套法律的制定,并为相关权力执法部门扩大自身的权力提供了法律根据。在没有政治参与、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和公民社会的制度下,强势的国家安全机构可能成为专制的制度保障。国家安全因此可能成为国家暴行的托词。
这些法律之外的判决,最终败坏的,是这个国家法制的基石,意味着,检法全然被忽视,司法程序及保护人权、预防错案的防火墙被拆毁,最终倒下的,是整个国家的法制。
2015号8月29日,中共人代会常务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刑法修正案(九), 新增的9种行为由行政处罚改为刑事责任条款,其中第120条新增的私藏恐怖主义禁书罪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的关注。该刑法修正案(九)于2015年11月1日起实施。我们从法律条款解读来看看为什么这2个条款会引发极大的舆论反弹。
完善、修正法律本无可非议,但此次刑法修正案却蓄谋已久,目的并非是健全司法、保护公民,而是为了稳固中共日益脆弱的极权统治,操纵舆论,封杀言论,更严厉地控制国民。 习近平先生荣登大位之初,曾放出豪言:一曰“要容得下尖锐的批评”;二曰“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善哉,斯言!一时获得不少好评。不过中国有句俗话叫“听其言而观其行”,习总此语虽堪比金玉,但墨迹未干,言犹在耳,许多意见名人、网络大V、异议者,以及记者、编辑、律师,甚至访民、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青年,都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关押,直至课以重刑。这分明是收缴舆论,将人权关进笼子里,与习的许诺南辕北辙。 显然事情到此,当局仍还不满意。...
中共在1949年建立远超传统专制的极权主义政权之后,在镇反、反右、土改、文革等历次屠杀和政治运动中,把株连做法发挥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制造了空前的人间惨祸。文革结束之后,阶级斗争思维、蔑视法治人权的一贯手段并未结束,尤其针对被列为政治敌人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株连亲友甚至未成年亲属的做法,数不胜数,进入21世纪后更越演越烈。 中国维权律师王宇的16岁儿子,被中共当局从缅甸跨国追捕,抓回内蒙,令中共的政治株连再受关注。一人犯罪,家族成员也受牵连、受惩罚的制度,在中国传统的皇权专制体制下长期盛行。令人愤怒的是,中共近年的株连邪风有越演越烈之势。 秦始皇的《焚书令》中就有“以古非今者族”的规定,“族...
最近中共内部宗教工作会议的主旨,被理解为“北京要汉化宗教”是种误解,这个会议只不过是习近平在民族矛盾、地区冲突、社会认同危机等诸种压力之下,再次重申中共的万法归一原则:不管什么宗教,诸神都受中共领导。 4月25日,中共中央召开了一次高规格的党内宗教工作会议,这次会议的主旨被外媒批评为“北京汉化宗教”。考诸实质,这一批评陷入皮相之论,因为中共所有宗教工作的目的,从来就不在于“汉化”,而在于控制宗教并凌驾于宗教之上。现阶段加强藏疆地区的宗教工作,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政治目的,即防止地区(民族)分裂。 中共控制宗教的目的:消灭一切有组织力量 新华网报道4月22-23日在北京举行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
习近平没有谈到互联网的基石:自由——中国网民与世界网民交流的自由,中国人获取外面世界信息的自由。习近平多次强调官员要学习马克思原著,但是却对马克思关于思想言论自由的观点视而不见。

页面

最近各期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