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162 — 184 (2429)
香港逆权运动持续延烧,北京官媒将黎智英定位为「祸港四人帮」之首。历经媒体转卖失败,他仍一边上街撑民主,一边谋求媒体转生。黎智英老了,苹果却不能老也不敢老;经历过最好和最坏的时代,港人与港媒在风雨中快要抱不紧自由,眼前的商人仍盼着自由国度里的好日子。
集权体制下的政治家一旦失势,便堕入弱势,被剥夺自由,被泼脏水,成为任意宰割的羔羊。然而,赵是一位有历史感的政治家。赵跟家里人说,他就是要每年写信,给后人留下失去自由、努力抗争的历史纪录。
美中贸易战、香港反送中、经济三个问题不能解决,习近平就面临下台的压力,因为证明他的无能。大权集一身而无力解决,自然全由他负责。本来一年前召开的四中全会被习近平推迟一年,到现在定于十月而无具体日期,可见他的困境。
先父的一生:学生时的热血、抗战时的艰难、建国时欢欣、饥荒时的迷茫、文革时的绝望、天府大地重生的喜悦、改革开放的豪迈、八九的痛楚以及晚年的沉思,这一切,早已是过眼烟云,将慢慢地消逝在历史长河的淌流中。唯有他以最后的行为,向中国共产党人发出的呼吁,仍在回响:我们希望改变中国,希望改变世界,为什么我们不能改变一下自己呢?
赵紫阳搞政治改革是有理念的。这个理念就是要实行民主政治,要把中国变成一个民主与法治的国家。紫阳不只一次地对我说,“中国不转向民主政治,是违背世界潮流的,是违背人心的”;“民主的旗帜,我们党不去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我们迟早要走这一条路,我们与其被动地走,不如自觉地走”。
香港的骚乱,是抗议林郑月娥政府缺乏基本的人权,以及身为特首不断傲慢说谎。这是世界格局板块重组之际,在西中之间,必然出现的历史悲剧。香港不是西柏林,但中国却归认西柏坡。西方文明世界,必须抉择。
上星期五东北地区陨石坠落。《左传》有云“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在香港施行残酷暴政的凶手和帮凶们,且记住中共祖师爷也相信的“天人感应”,也记住“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不会有好运。
孩子,你是妈妈的全部世界。妈妈求你不要以死相拼。只要活着,明天你还可以上街,明天你还可以发出呐喊。林郑月娥,你也有孩子,为了孩子们的生命,请你选择下台!
香港人自治和法治的文化资源将成为台湾和国际社会抵抗和反制中共挑战普世价值的重要资源。在自由世界与中共的价值和文化之终极对决中,港人的坚持,最终将唤醒执迷“大一统”的国人,帮助这个衰老的文明,也帮助自己,获得新生。
对于中国律师来说,最大的悲剧是律师工作从本质上与政治无法切割,法律本身就是政治制度的组成部分。所以律师如果不想介入政治是非常困难的。如果还留在这个圈子里,在服从法律和“保持一致”方面经常面对的是一个异常艰难的选择。
当国家在说谎,真相就有罪;当体制在行恶,良知就有罪;当天下都向权力下跪,站立就有罪;当你集数罪于一身,就成了国家公敌。
秦晖的专业虽非经济学,但他近些年来有关经济问题及社会公正的研究却为中国的经济研究注入了新的活力。可以说,由贫困、收入分配等构成的社会公正问题已超出经济学范畴,而中国的现代化事业不仅需要经济方面的技术专家,更需要深具人文关怀的“超经济学家”。
一西一中,一表一里;政治关怀、思想关怀、专业关怀集于一身——这才是“杨小凯现象”的本质。如今,世间已无杨小凯,而“杨小凯现象”的价值所托,正是凝结杨小凯一生心血的作品。
拒绝“一国两制”,是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不分党派、不分立场,彼此间最大的共识。中华民国已经在台湾屹立超过七十年,一旦接受“一国两制”,中华民国就没有生存的空间。身为总统,站出来守护国家主权,不是挑衅,而是我最基本的责任。
要敲醒林郑与习近平的头脑,不能不搬出毛泽东在文革初期说的话:“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毛泽东玩弄权术打击刘少奇、邓小平;现在习近平躲在幕后玩弄林郑,还是其他高手在玩弄习和林郑?无论如何,请习近平与林郑等候历史的裁判。
一国两制,在一方,是坦克,是军人迈出的正步,一切都是设计好的场景,场景中人在展现他们伪装的微笑。在另外一方,示威者从头到尾黑衣包裹,手持雨伞,他们烧纸,形同送葬。在一方,是假装的凝聚,武力威赫下的团结,在另一方,是喷泉般汹涌的抗议,自由的言论永不枯竭。
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的七十年,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恐怖、最痛苦的七十年。共产党是民主、自由的天敌。要想从中共手中夺回被剥夺的种种权利,必须像香港同胞那样拿出胆气,齐心协力,奋勇抗争。
党国没有红三代。无论习近平红二代们如何折腾,如何强调“红色基因”和“红色引擎”、如何热衷红色崛起、如何向往红色帝国。中共党国已是亢龙有悔、国势日蹙、天命已殆、来日不多,“七十大庆”将是最后一庆。
黑天鹅冲天而起,香港震撼全球。北京未能预料到香港成了它最大梦魇。香港、台湾正在成为中国的代言人。特别是经历了两百万人浩大示威,经历了四个月可歌可泣抗争的香港,已经成了全球新冷战的第一战线。它已经敲响了中共的第一声丧钟!
习近平上台七年来,倒行逆施,治国无能,强势应对内外危局,几乎得罪了社会各个阶层,中共政权陷入六四镇压以来最严重的困境,同时要面对毛、邓两个时代所面临的内外双重压力。现在是考验习是否真有本事,顶住内外压力,扛200斤走十里山路不换肩的时候了。
今年是天安门民主运动30周年,为了帮助经济困难的“六四”受难者,给他们家庭一个希望,“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颁发第十届“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
这个法律选择出台的时机显然经过仔细考虑。这表明北京期待香港政府采取更强硬的姿态应对示威。极权政府只懂得用武力镇压,他们永远不明白,失去了人心,一味地通过强力来控制民众,不仅会使法律成为废纸和笑柄,更无助于解决香港目前的困局。
这一次中共建政“七十大庆”,会不会重演第一个“大庆”的命运,成为一场人为浩劫的开端?这种可能性不仅存在,且相当严重。这个判断的基本逻辑就是,习近平执政以来,选择以强势手段对付内外危机,结果是迅速恶化了中国的内外危机。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