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1772 — 1794 (2117)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人民为了维护自身权益,特别是当他们看到统治者只顾自己的利益,早已不知“人民”为何物,或者无时无刻不在忽悠人民时,人民站出来替自己说话,甚至提出自己的设想,何错之有——不,何罪之有?!
问题不仅在于一个掌权者可怕的心理病态,问题更在于一个权力不被制约的政治制度。这个丑恶的制度无法阻止一个病态的人继续糟蹋国家、祸害人民,使中共中央在文革后制定的“拨乱反正”政策沦为具有反讽意味的笑话。
对强权的崇拜是人类最坏的一种偶像崇拜。崇拜强权产生于恐惧。这反映了人类最下贱的一种习性:因为怕你所以敬你所以服你。崇拜强权是牢狱与奴役时代的一种遗迹。它是不加掩饰的反人权反人道。
在南国做过11年教师的70后苏昌兰,被排挤出体制之后,又介入夫家当地出嫁女的土地维权,为当地所嫉恨,后来的南北奔波,行动及网络发声,所为不过是些关乎妇女、女孩及女婴权利,却屡屡遭受当局威胁、警告、传唤、软禁、拘押、殴打。此次因发声援香港占中贴被收监。
傅莹在担任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时反复地对澳大利亚政府官员和媒体说,中国要把澳大利亚视为中国稳定可靠的资源能源供应基地。澳大利亚政府方面唯恐中国不这么做。
男人被杀、被囚之后,女人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不仅在生活生产上,而且在被斗挨整上。
他知道自己从事的是个很有意义也很危险的事业,他不想给别人带来痛苦。他自己准备坐牢,如果有了家庭孩子,那么受到伤害的不是他一个人……胡石根是铁了心,要把一生献给中国的民主转型。
我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理论不应为政治服务,但可以研究政治,评论政治。如果谈到底线,我的底线就是六个字,“凭良心、讲真话”。真话不一定是真理,但假话一定不是真理。
于是,我就把她的新饭盆拿过来看,一看,发现这个饭盆上也有许多划痕——明显的是旧饭盆。以前曾经听说过,拘留所把回收的生活用品重新处理,再卖给拘留人员。看起来是真的了!
室外是盛夏的艳阳,但室内却弥漫着一股不安的寒意,在谭松冷静讲述和墙上视屏图像中,土改的种种酷刑展现在听者眼前,恐怖得令人脊背发凉。四川川东地区五十年代初共产党土改血腥的真相对于文明世界中成长的香港人实在是太过残酷了。
怀旧之所以关乎国运,不但是因为怀旧者的行为是一面观察社会价值观实况的镜子,还因为社会价值观的主流倾向将决定国家转型的方向。
哪条法律、哪个官府条文或媒体公布、告示过:G20峰会期间,中国公民不得前往杭州观光、不得享赏近二十年来被蠢治污染现又重归人间天堂美景的杭州?而倘若真有此禁规,那就是史上笑话、地球奇闻了!
赵律师在法庭陷罪,问题出在立法上。因为306条有个逻辑悖论,它预设了控方的证据是客观、真实的这样一种虚拟的属性,一旦改变它或者挑战它,就意味着伪证。
我这番话里,一是表明了我的立场是不会改变的,二是表明我不怕坐牢,关我十年二十年我也有心理准备,这就是“硬话”,但表达的时候是用平和缓慢的语气语调说的,这就是“软说”……
我在内心固然可以用“精神胜利法”睥睨警方、把自己认的“罪”解释为不合法理的恶法所强加的罪名,但这个认罪无论如何是我人生中最屈辱的时刻。之所以再次揭开伤疤,是想对近来几位维权民主人士的“认罪”说几点看法。
市场经济中市场主体的普遍对抗性,使国家行为不论支持或限制任一市场主体,都会对另外的市场主体形成影响,在全球化时代,受益受害的主体,甚至分不清是哪一国的人民,哪来的对某国所有人都有利的“国家利益”?其实现在我们所说的“国家利益”,绝大多数是政治家想象出来的,属于“子虚乌有”。
澳大利亚的多元文化政策不应被滥用于颂扬犯有反人类重罪的罪犯和宣扬政治极端主义。毛泽东给中国人和世界带来是罄竹难书的罪恶和百年梦魇……假借文艺的法西斯美学是一种洗脑宣传,是中共对澳大利亚输出极权文化的无耻伎俩,是对澳大利亚基本价值的完全蔑视与挑战。
企图用公民社会来忽悠专制统治者,实属自作聪明;更不用说,企图用公民社会理论来实现社会转型,根本是异想天开。从德国进口的哈贝马斯公民社会理论一旦付诸中国现实,完全对不上号——事实证明,此路不通。
此次少得金牌更重要的意义是,借此机会可以给举国体制和“体育爱国主义”降降温、消消毒——借用习近平先生的话来说,要“洗洗澡,治治病”。我以为,举国体制与“体育爱国主义”可以休矣。
这3天的限制,我不仅不能正常生活,反而被他们拦截、软禁,并被强制送到派出所审讯,还被扭伤了胳膊、手腕。接下来的几天,我的胃部、胳膊、腰部一直疼痛。我不断在想:以后还有什么敏感的日子?我知道这种经历将不断重复。
2003年10月我从西城拘留所出来的时候,就给强卫书记写信,反映的14个问题中,就有“白菜游泳”的问题。2004年我进入西城看守所,那里的伙食改善了许多。没想到13年过去了,东城拘留所居然还是“白菜游泳”。

页面

最近各期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