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1772 — 1794 (2322)
彭明的家人的善良愿望并未能让彭明能够活着回家。58岁的彭明在狱中失去了生命,这对于中国的良心犯来说,他并不是第一个,也可能不是最后一个。如果中国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如果各界不能从彭明之死中加大对狱中良心犯的关注力度,那么,狱中的良心犯们极有可能还会重复彭明的命运!
在我看来,建立在复杂的历史恩怨、扭曲的名实冲突、纠缠的现实利益、虚幻的未来前景之上的中美台、中美俄三角关系已经走到了一个濒临崩盘的时间节点上,或渐变,或突变,因为川普的莽撞,崩盘会来得更快些、更猛些。中国“崛起”的好运快要到头了,大变局之下,不论谁是赢家(也许没有赢家),但中国和台湾将成为最大的输家,这几乎是一定的。
选委会尽管仍然由大部分的劳工、商界所垄断,但专业界别才是指标。人才精英是香港的中流砥柱。选委会的选举结果,不仅影响下届特首的产生,而且也揭示了中产专业人士参与政治的趋向。
如今,我认为一个可取方案,就是泛民十大专业界别,每个界别的泛民选委,就着应该把票投给哪位最后能够成功入闸的候选人,还是投白票,进行业界内咨询和公投,用问卷调查或商讨日等方法,来决定该界别最终投票决定。
2013年第一次被判刑时,在法庭陈述中,孟晗曾说,“作为当代中国的一位老工人,连体面劳动的权利也被剥夺,我宁愿选择在监狱度过我的余生。”这句话,在孟晗于“12∙3”劳工案中再次被捕后,广为流传,一语成谶。
中国雾霾的话语演变,与其他事情的舆论生态一样。最初是集体的恐慌与愤怒,媒体迅速跟进呼吁的步伐,继而部分地声讨、部分地沉默,在无力之时便学会了淡然处之,转而寻求不治根本的救济方式,在戏谑段子和绝望沉默之下,化愤怒为麻木,最终选择了于丹老师的自我疗程。
作者按: 本文是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山重水复的中国”之第三部分,现再单独成文推出。福山《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国内有专业性解读,但我以为都没有读出该书的要害之处,我所概括的“福山路径”,福山自己也未必认可,但这很可能就是中国目前正在展开的一条路径。
上海助选志愿者崔福芳、徐佩玲协助冯正虎竞选上海市杨浦区人民代表,在10月29日又一次遭到杨浦区公安局五角场派出所警察的违法拘禁,个别警察还恶意将扣押的二部手机浸泡在水里毁坏。崔福芳、徐佩玲依法于12月6日用邮政特快专递的方式向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
2016年12月11日零时,WTO十五年贸易保护期到期,但中国没有能够获得国际一致认可的市场经济国地位,这预示着未来中国国际贸易将面临四处碰壁的窘况。而中国若想最终获得这一地位,除非落实其在2001年入世之初所作出的承诺,或者向WTO提起旷日持久的申诉。这两种方式,都是习近平的“中国梦”所不能承受之重。
在信息化时代,人们不那么容易被愚弄了。人们知道,没有众多的人仗义执言、奔走呼号,聂树斌还会无限期地被冤枉下去。在聂树斌被宣判无罪后,社会舆论没有献上廉价的掌声,而是聚焦继续追究政法委官员责任,思考冤案层出不尽的制度性原因。民众正在成熟起来。
截至2016年12月14日,戈觉平(奔博)夫妇被抓捕的第39天,倪金方、胡诚、邢佳被抓捕的第34天,六人被抓捕的第98天,此十一人仍被指定监视居住。
我的发声不是为了我个人的遭际,针对本人而言,这就是一种政治迫害,是一出闹剧;针对历史来讲,这是一出悲剧。对我来说,本身从事的一份光荣而崇高事业,连死都不足惜,更何况漫漫刑期?
习近平上台以来的一系列作为,充分反映了“太子党”的政治性格,就是这个“横”字。川普,是典型的这种“愣头青”,他不懂国际政治上的一些规矩,也不在乎这些他眼中的“陈规旧矩”。可以预料的是,横的遇上了愣的,以后,习近平的麻烦大了。
克鲁格曼的错误在于,不管经济学理论上多么正确,如果它的政策不能跨越政治现实,那就是不可行的,失败的。特朗普的胜利给经济学家和经济学一个警示:理想的经济学是美丽的,但是现实不是理想的。
中国人的前半生,大多被禽兽校长和黑心政治老师洗了脑。下半辈子,更要认识一些比你呼吸过更多干净空气的人,听他们讲讲外邦的风光和人心,讲如何多快好省地离开这乱世危邦,活出大和谐和大自由。
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是我从来不可想象或眼见到来的事物。从小以来,我就熟读和吸收了那些值得如此名望的作品:吉卜林,肖伯纳,托马斯∙曼,赛珍珠,阿尔贝∙加缪,海明威。这些文学巨人,他们的作品在教室里传授,收藏于世界各地图书馆,并令人虔诚地谈及,总是给人以深刻印象。我现在加入这样一个名单,真是无以言表。
噢!我青眼的儿,你去过哪?/噢!我年轻的乖,你去过哪?/我在十二座云雾山那边挣扎/我在六条弯曲公路上走和爬/我在七片悲哀的森林中步入/我在一打死去的海洋前逸出/我仍在万里长墓园口内深处/ 而这就是苦,是苦,是苦,就是苦/而这是一场苦雨要落下
陈水淋在我们背后不做声的走动,大家毛骨悚然,忽听一声叫骂:“你要反动,你还敢顽抗、你……你……你!”一阵劈里啪啦打击声猛响,我的肩背像被子弹击中,反而不觉一瞬,随即不由自主下凹低陷,万分剧痛如涛扑跌。
毛泽东亲手培养的“党文化”,给中华民族造成了空前绝后的精神创伤。无论夏桀和殷纣,无论周厉王和秦始皇,也无论汉武帝的罢黜百家和明清两代的文字狱,都比不上“党文化”对整个民族伤害之深,这是精神世界的内伤,它抽掉了几乎所有中国人的脊梁骨,消灭了几乎所有中国人的独立人格。
人类历史证明了,无论在何等黑暗的环境之中,良知和正义都不会完全失去光彩,都会有存在之地。即便中共军警等鹰犬群体之中,亦有德高志远者,良知尚存者,良心发现者,正义未泯者。正是在愈发黑恶的专制群体形象的映衬之下,他们的事迹才愈发光耀。
在台湾维持中华民国宪政体制的法理现状的前提下,美国就是在维持和大陆邦交的同时,又和台湾正式建交,即,对大陆和台湾实行双重承认,即,一个中国两个政府,既然其前提仍是一个中国,所以也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如此说来,如果美国和台湾建交了,中共即便按照它自己的原则,也是可以接受或默许的,其实倒没什么理由和美国断交。
感谢上帝的美意!让我和高耀洁妈妈这位年纪相差将近四十岁的人相识交往……她高尚的人格、坚毅的精神、渊博的学识、待人的真诚和宽厚更是成为了我今生学习的榜样,做人的楷模。我对这位老人已经有了深深的爱和感情。
我们早就从已经成为民族圣女的林昭的叙述里,知道她有一群来自大西北荒原的战友:他们共同编印了《星火》杂志,在“万家墨面没蒿莱”的黑暗中发出反抗的希望之光,却因此而罹难。我们永远怀想他们,更渴望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群人?他们当年究竟发出了什么声音,让执政者如此恐惧,非除之而后安?他们给我们后人留下了怎样一份精神遗产呢?

页面

最近各期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