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1772 — 1794 (2221)
我曾被刑事拘留一个月,深知在那个连床和被褥都没有的地狱中,人的煎熬情形:痛苦失眠、缺医少药、沉重的劳役、牢头和流氓反社会分子的凌辱……但是对这些,秦永敏兄却从不提及,仿佛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芝麻小事。2015年夏,他就是以这种举重若轻的态度,泰然地再次跨进了牢门。
尽管统治者对历史真相进行了种种干扰和扭曲,终究一个新的科技信息时代来临了,中国终将走向权力回归本源的自由民主时代,一个光明的前景将实现。我相信未来,我的同仁也相信未来,我们的民族同样相信未来。
这是一个热忱的生命,虽无生荣,亦无死哀,但一个不停燃烧了80余年的生命,本身就是奇迹,以其自身的光亮,让我们内心的黑暗无处遁形。
法官怕照相,警察怕照相,只有我们这些人被他们到处照相、录像。进派出所的时候照相、进监狱的时候照相、进拘留所的时候照相。给我们照了多少有损我们人格的照片呀,我们都不怕,你们就怕照相!希望所有的警察不要再继续做亏心事了,正大光明地在人间走一回吧!
中国的民主转型应该把太集中的权力逐步放开,而不是进一步加强。必须对权力实行有效的制衡和监督,也就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才能避免新独裁者的出现,才能避免因为一个独裁者丧失理智而把中华民族推入灾难的深渊。
在这片国土上,天安门母亲群体得以自然形成,并不畏强权的高压,能坚持到今天,除了母亲们自身的努力之外,离不开海内外友人们的关爱与相助,在此,请朋友们接受我衷心的感谢。
道德和价值观事关重大,并非伦理学家的清谈。如果一个转型中的社会不能重建道德观念、价值观念,这个社会就充满了共产党留下的扭曲的道德、价值观念;即便它走上了民主化、市场化道路,这个国家的转型过程也是艰难曲折的。当我们讨论民主化和市场化的时候,不能仅仅把眼光局限在政治、经济层面,因为民主化和市场化能否顺利,还取决于社会转型的轨迹。
我曾经被公安机关的同志非常信任地保证:现在什么社会,我们长沙的办案机关绝对不可能对谢阳有酷刑!接着从神秘电话、神秘体制内人士、神秘短信、与公检看谈话中的无意泄露等信息中,我确信谢阳曾遭受严重的刑讯逼供。
对于这些管选举的领导来说,或许是一个新问题,过去只有组织推荐,指定候选人,或者是借选民推荐的名义来包装一下组织指定的候选人,从未有过选民自由推荐的候选人吧?法律上有的权利,长期不用,也就废了,没有人知道如何使用。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八十年代的立法局,其誓词已改为简单的“本人必定维护香港法律,并且必定以立法局议员身份,忠诚而确实为香港市民效力,此誓。”;香港市民应该质问,为何97前的议会要宣誓为香港市民效力,如今却不需要?是香港市民大,还是什么“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大?
让更多的人明白非暴力抗争的有效性,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对权利的维护中,最后的结果将不言自明。无法预料中国政治变局将以什么方式展开,但非暴力抗争的作用终将显现。这需要人们耐心而扎实的努力,而不是对非暴力抗争的否定。
在2000年的白皮书里,在中国政府“反对”的宾语中,“一国两府”被去掉了。换言之,从2000年起,中共当局只提反对“台湾独立”、“两个中国”和“一中一台”,不再提反对“一国两府”了。
我们必须尽我们的全部能力行动。在我们单独的行动不够的地方,我们必须敲响警钟。我们必须支持每个人的权利,包括她或他批评当局的权利。马丁∙恩纳尔斯奖是为全世界的人权捍卫者和民间社会行动者进行宣传的强有力的榜样。它提醒我们,虽然我们谁也不能单独拯救世界,但我们所有人在一起能够服务于世界,在一起我们就有影响。
此次美国大选,令世界清楚地看到,美国的政治领导危机远比人们原来知道的要深刻和严重。多数美国人虽然对政治精英不满和失望,但他们并没有把美国的领导危机归咎于民主。事实上,在这个危机时刻,美国人更珍惜自己的民主权利,更认真地看待自己的选票。
鲁迅孙子周令飞哪里想得到,现政权早就把鲁迅扔了——利用几十年还不够吗?现在鲁迅非但没有用了,而且很可能还会起“破坏”作用,或者说对现政权而言,鲁迅要算是个“危险人物”。如果他还活着,每逢国家有重大事件或活动,比如像现在要开的什么六中全会之类,他的房子前一定是要加岗哨的,他的行动一定是不自由的。
阿伦特一生都在努力尝试着把扩展的精神作为一个处方,用以预防因不假思索进而缺乏判断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她努力提醒人们要在政治生活中思考我们在干什么。即使过去是一堆碎片,我们也得按照某种秩序将这些碎片拼合起来,仍要利用这些碎片将我们的世界建设成一个充满意义的世界,而不至于沦为极权主义那种反政治的政治。
黄钟的基本结论是:各种政体的国家都可以兴起,也都可能衰落。但是,至今兴盛不衰的,只有共和政体。至于专制政体,自拿破仑战争(1803-1815年)以来,200多年过去,其寿命还没有超过80年的。为什么?因为犯错。无论内政外交,各种政体都会犯错。但是,在共和政体中,权力受到制约,很难一条道走到黑。专制政体缺少权力制约,错而难改,一错再错,难免衰亡。
1887年,马汉写过这样一段俏皮话,一段鞭辟入里的俏皮话:“任何时候通过吞并或其他方式扩张美国空间的计划,都在半途中遇到了宪法这头狮子。”在宪法这头雄狮面前,没有人可以凌驾其上肆意妄为,也没有人能做到让美国人民跟自己“万众一心,同心同德”。美国历史上,在任何重大公共问题上存在不同的声音,都不稀奇。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天,林老还在思考和写作。林老的自传名叫《烛烬梦犹虚》,这个书名极为贴切地描述了林老的一生。林老的恩情和教诲,值得我感念一生。林老的勇气和思想,将永留世间。林老的理想,必将实现。
习说的是对的,前后三十年从党与国的关系,是延续的,统一的。被灌输的人,当然拿着灌输的内容,找党说话,可是党是骗人的,不同的场合骗不同的人,用左派语言骗左派,用右派语言骗右派,也就是有凌驾于左右之上的统一性或者权力政治。它有着长期一致的骗人逻辑,驾驭意识形态,而不是被意识形态所驾驭。
当局最为恐惧的是维稳所依仗的国家镇压机器成员开始选择集体维权,这不仅包括老兵,也包括数量庞大的其他维稳力量,从警察、城管到五毛党骨干。

页面

最近各期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