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1795 — 1817 (2429)
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历史,除去人种和民族的特色,其实只有一条路。世界各国的近代史都是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自然经济到商品经济,从专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这个历史过程相应的,是人的解放,即从人身依附到人权的确立:每个人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2017,中国起来中国》这本书的英文版公开发行,从而让世界更多的国家和人民了解中共的邪恶本质,了解中国人民的苦难现状和期望,更多的关注中国的人权迫害情况。就像在英文版书公开发行的招待会上,前美国国会议员沃尔夫几次含泪所说的那样:“我们能不能少考虑点利益,为这些遭受了如此迫害的律师多说点话,多做点实事?!”
川普施政已经有十多天,政令频出,多是关于国内事务,移民政策;川普总统特有的“推特施政”会涉及经济、外交的个人想法,但无论是政令还是推特,与人权直接有关的只有一条,那就是美国之音1月17日报道的 《川普政府将审查美国援外项目》……国内网络上流行的《川普终止美国颜色革命》一文之“风”,就起于这一“青萍之末”。
当局此全面向VPN亮剑,即欲斩草除根,将大陆民众与世界自由信息隔绝。习近平在国际上推动全球化,却在国内搞网络封锁,岂不成为世界笑话。随着网速的提高、技术的翻新,中国政府试图全面封杀网民“翻墙”,有点想入非非。当局向VPN亮剑,注定要输给新科技的进步。
30年来,有关文革的文字可谓汗牛充栋。杨继绳为了写这部文革通史,单单是阅读量之大,就不能不让你佩服;再加上梳理辨析的工夫和贯通理解的眼力,历时十年,独立完成了这部巨著,在文革史的研究与写作上立起了一座里程碑。
尽管习近平为保专制煞费苦心,但“人算不如天算”:当今的中国,已经没有了毛共极权的内外条件,而习近平仍以“返祖”应对政权危机,这等于效法大禹的父亲鲧,以封堵的办法治理洪水,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
开放,允许国外商品资本包括文化进入不是侵略。如果开放会带来经济侵略,那就不如封闭的好。如果中国的落后源于封闭,便不是源于外来经济“侵略”,如果源于外来“侵略”,便不是源于封闭。
忽而百年。从1912年诞生的《律师暂行章程》到今天的《律师法》,从“替凶手辩护”被吊销执照的杨景斌到不久前的李庄案,代际传递的法治之梦尚未实现,百年迂回的律师仍在路上。
中共秉国六十七年了,本该涌现大批“共产主义新人”,可现实却不见一个比尔∙盖茨式“共产主义新人”,反而尽出“社会主义恶人”。从高层的胡长清、成克杰、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苏荣,到基层当街摔婴的林州警察、风流而死的张家界黎局长、青年贪官“上海小囡”……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2016年1月18日,来自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资深律师、法官和法学家曾致信英国《卫报》(the Guardian),对中国以前所未有的规模打压刑事辩护律师和人权律师的行动表达深切忧虑。该行动始于2015年7月9日当晚,律师王宇和包龙军夫妇与其年仅16岁的儿子被强迫失踪;最新事件包括律师李春富从500余天的秘密监禁中获释后,出现严重精神失常迹象,身体也受尽折磨。
面对政权的危机,习近平不学蒋经国更不学戈尔巴乔夫,而是要学习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习政权不是以实行政治改革、还人民以人权自由作为挽救政党、巩固政权的举措,反而以强化专制统治、对内残酷镇压、对外扩军备战的法西斯军国主义作为获得政权安全、巩固统治的举措,这完全是悖逆历史潮流、天怒人怨的倒行逆施,必然会落下彻底惨败、遗臭万年的结局。
谢阳的男儿泪,是一个无罪却待罪在身的人激愤的眼泪,是对迫害者的控诉,是对酷刑的反抗,是对终极正义的渴求与坚守。
近一百多年来,中国立宪屡屡失败,其实原因并不难找,因为宪法体现了社会契约,立宪的本质就是立约;我们人民首先没有一次真正的立约,要靠政府给我们立宪,怎么会成功呢?把希望寄托在光绪皇帝、蒋经国、戈尔巴乔夫身上,永远是不现实的。已经寄托了一百多年,难道还要继续寄托下去吗?
记得文革年代有句口号:“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今天提升为“国家战略”,也不是什么新举措,不过“新瓶装旧酒”。当年毛、邓、江、胡四代高层,好像并没有亲自挂帅管那么具体,只不过交给总后、总装、国防科工委一类专业机构。如今习核心亲自上阵,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主权转移前的香港,可以说是中国人社会的罗浮宫。主权转移后,特别这四年多,专制政权在这个香港宫放火,不断烧毁有核心价值的宝物。现在期望有人可以救出所有具价值的东西,显然是不可能的任务……
今日中国官僚思乱,终极原因不是反腐,而是官僚自身的罪恶,是极权政体之罪与人性之恶同构的结果。纵使官僚权贵通过制造动乱来赢得暂时干扰乃至折断反腐,但腐败及其产生腐败的极权制度必将导致社会全局性变革或革命,官僚集团也必躲不开被清算的命运。所以,唯有结束极权政体,实行宪政民主、人权法治,才能从根本上避免官僚腐化,也最终消除社会全局性动乱之源。
当一个国家成为一座监狱,当所有的强权压力和来自民间的零星的反抗越来越凝聚于一点,也就是说当你处于一个熵值极高的社会模式中时,也许,微不足道的一根火柴,就足以引爆整个世界。这根火柴,可能是一个名叫戈尔巴乔夫的古拉格囚犯的后代,也可能是来自突尼斯乡村的一个无照小贩。
今天许多人讲中国好起来了,经济好起来了,这是完全错误的,GDP不能讲总数的嘛。这就类似于毛泽东讲,我们一个人炼十斤钢,就比美国人多了嘛。我们人多,总量当然大,那有什么稀奇?(人均,每个人的平均)我们的平均比台湾四分之一还不到,差得远得很。稍微好一点点就拚命瞎吹牛,这是很可笑的。现在问题就是中国反对民主,共产党说民主不适合中国的国情。清华大学有一个学术讲座,里面有一个教授讲得很好,他说“不适合中国的国情,要改的是国情,不是民主!”
认为中国不怕贸易战的想法是大错而特错。当今中国经济持续低迷、“L型”远未见底,资金加速外流、外汇储备锐减,房价泡沫膨胀、股市濒临崩盘,一场伤筋动骨的中美贸易战,中国注定承受不起。
雅虎的消失与师涛写作《守住》,在时间上刚好重叠在一起。或许,善与恶早已注定结出不同的果子来。曾几何时,师涛是一名如同蚂蚁般卑微的囚徒,雅虎是一个如同大象般硕大的跨国公司。然而,师涛守住了真理、良知和自由,他的文字穿越时空,走向永恒;而雅虎失去了道义,也失去了创新能力,像茅草一样夭折了。
现在当局特别强调“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其实是从侧面反映了这个党对马克思主义,对一党专政制度的合法性,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去自信。其所以失去自信,也不是什么思想不坚定,而是客观上这条邓小平道路已经走到尽头,就像1976年毛泽东道路已经走到尽头一样,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